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我与师兄去流浪》大师兄去的久了 第三章 谁的苦酒敬月光 我与师兄去流浪Size Queen

《我与师兄去流浪》大师兄去的久了 第三章 谁的苦酒敬月光 我与师兄去流浪Size Queen

发布时间:2020-07-21 18:04:2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小妖叮当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与师兄去流浪》是小妖叮当最新写的一本古典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小白,门中,书中主要讲述了: 原来这人是四师兄鲍如黑。 只听五师兄“嘿嘿”一声冷笑,说道:“谁说我房门开着就不能养马蜂了?” “我这儿防小人,不防君子。你凭白

>>>《我与师兄去流浪》在线阅读<<<

《我与师兄去流浪》免费试读


原来这人是四师兄鲍如黑。

只听五师兄“嘿嘿”一声冷笑,说道:“谁说我房门开着就不能养马蜂了?”

“我这儿防小人,不防君子。你凭白无故,哼哼,来我这里捅什么马蜂窝?”

但听他呼哨一声,蜂儿就乖乖地飞回来了。四师兄如蒙大赦,哎哟连声,赶紧落荒而逃。

远远传来怒不可遏的骂声:

“赵小白同学,你等着,我发誓,总有一天,我定要烧了你这恶毒的巢穴!”

“居然养马蜂,嘿嘿,公然的陷阱!哼哼,你这狼心狗肺的小杂毛……”

小女童不由一阵讶然,急忙抿着嘴儿偷笑。

然后随五师兄进屋。

坐在他布置得颇有些雅致的小客厅。

嗯,师兄这小屋,陈设处处透着精心,却也透着简单。

椅子就是山中树桩,桌子也是路边枯木。一个小小吊椅,分明就是山上最普通的藤条编制而成。

师兄手里拿了陶壶,看样子是要亲手煮茶,陶壶很讲究的。

小姑娘不免心中暗惊:师兄他琴棋书画,左道小术样样都碰也就罢了,居然还精于茶道?

看到小师妹心中凌乱,静坐不语,赵小白微微一笑:“我这里虽是陋室,可家当却不少。”

“比如自制的迷药、麻药、软仙散、催泪瓦斯、含笑半步癫之类。”

“还有些自创的小法宝、术法心得和练功小窍门,等等。”

小女孩听得一愣,脱口问道:“催泪瓦斯?那是什么?”

赵小白不由一怔,自知失言,急忙掩饰道:“这个么,我随意起的个名儿,不过就是为了…神秘些,不不,听着上口些罢了。”

小女孩听了,善解人意似的“哦”了一声,眼睛里却依然很迷茫。

赵小白看得愕了一愕,心里不由“咯噔”一声:不好!这千防万防的,还是坏事儿了吗。

只好脸色整了整,又继续胡扯道:“你的那些师兄师姐们,虽然个个好逸恶劳,却道行高深。”

“莫说小小一把锁,就是普通的阵法,对他们来说都是有不如无。”

“我屋里这些东西,只要哪位同门直接开口讨要,我多半总是会给的。但若想乘我不在,不告而取,可难免就要捅马蜂窝了。”

说到这里,他斜眼朝小女孩觑了觑。

她脸上的疑色似乎在渐渐消散,大约有什么觉得好笑的,小小嘴角微微弯起。

不由松了一口气。

仍然语重心长地解释道:“我打个比方。”

“今日来访的如果是你三师兄李左车,那就半点事也没有。”

“他浩荡君子,深谋远虑,更给人世间留下“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千古名句,哪会上这样的小当?”

小女孩“嘻嘻”一笑,疑色尽消,说道:“紫月感谢师兄教诲。”

她的心里却在暗想:是啊,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你这一招实在太阴险毒辣,饶是三师兄来,只怕也是始料不及,不得不狼狈逃窜。

想到此处,小女孩禁不住脸色变幻,差点忍俊不禁。

赵小白看着她狡黠的模样,不由吃了一惊,觉得这小丫头片子只怕心思灵动,鬼主意不少,倒是个......好苗子。

开口说道:“这茶煮来还须一时半刻,你不妨在寒舍内四处看看。”

“至于师兄的卧室嘛,你虽年纪还小,然总是女同学,非礼勿视,我看就免了吧。”

小女孩也不客气,依言起身,嘴里说道:“师兄修身有道,我就随便看看,或有教益,打扰啦。”

东边有男儿汗臭气隐隐传来,应是师兄的“闺房”。

他特意交代让我别进去,什么男女有别之类的都全是瞎话。他的用意,多半还是在于这气味难闻之故。

西首一道小门半掩,推门而进,发现这是师兄的书房,一个书架,一张书桌,仅此而已。

书桌后的壁上,挂了一副字,笔迹云山雾罩,鸦飞鹊展,乃是草体。细细辩来应是: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小女孩看得一怔,忍不住咧嘴微笑:嘻嘻,这幅字帖,说的好有心机!

心里头明明揣着头猛虎,煞气满满,凶暴狂躁。

却刻意掩饰了凶残和粗鲁,不动声色地去嗅蔷薇,假装很有情趣和爱心?

真阴险啦。

呵呵,师兄啊,这样精妙的生活艺术,师妹今日承蒙指教了。

桌上平放着一本线装书,封面已摸索得十分破旧,拿起来一翻,里面夹了片金黄的杏叶。

看起来,这就是他的书签了?

粗略地看了几行,恍觉就是【山海游】的手抄本。

唉,这么初级的读本,像师兄这样的高年级同学,还需要如此细看吗?

嗯?这里有注解,蝇头小楷,墨迹尚新:谁的苦酒敬月光,谁的真心喂豺狼。谁的梦想在流浪,谁的青春不迷茫。

后面还有一行小字,字迹潦落,张牙舞爪:世界这么多,又还这么大。

我要去流浪,我要去远方……

什么意思。

看着这些注解,小女孩不禁满头雾水!

只觉得师兄他……哎!青春期男生的情怀和小心思,都是这样地玄妙难言,深不可测吗?

还有…嗯嗯…都是这么叛逆吗……

脑中似有什么东西飘飘荡荡,嘴里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无词。

“世界很大我知道,可他凭什么说世界这么多?

他到过很多世界吗……”

桌头放了本薄薄的册页,翻了翻,正是【素女心经】,上面还夹了片好看的杏叶。

打开心经看了一眼,当头就是修仙九境:什么【下三境】:炼气、凝脉、洞明;【中三境】:破玄、腾空、搬山…云云。

默默看了看,悄然合上。

心知这必是师兄为自己准备的,也就老实不客气地拿在了手中。

暗暗想道:五师兄虽说风评不佳,可实际上,这青鸾峰上乃至整个北山诸峰的同门,就他最是透着神秘。

只怕就连师父他老人家,都未必摸清了他的底细……

听到外面传来沸水掀动陶盖的声音,小女孩转身走出书房,心里却有些恍惚,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没有看清楚。

赵小白刚煮好了茶,就见小师妹很精准地不请自来,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对她轻轻一笑,说道:“这是山中的朝露,加了四时花蕾,再以文火煮沸的,你尝尝?”

小女孩不禁吃了一惊:朝露?竟是朝露吗!远古诗云: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朝露一朝即化,生命只在一霎,最是伤怀。嘿嘿,他还蛮有情调的嘛。

只不过,他一个半大小子,毛手毛脚的,采来那该多么不易!我可不能牛饮……

很文雅地接过小瓷杯,轻轻啜了一口,明明热气直冒的滚烫的茶,喝下去却顿时一股清凉之意,直透心脾。

“哇,好茶!”她不由击节赞叹,再喝了一口,瓷杯却已见底,歉意地对师兄笑了笑。

赵小白给她重新倒了一杯,说道:“书你也拿了,你先自己细细地看,有不明白之处再来问我。”

“再过两月,就是大陆修仙界的蟠桃宴,这次你跟我去。”

“到时候各仙门聚首,少不得又有献艺比试的环节,你可要用心了。”

小女孩惊道:“我入门这么晚,修为不值一提,半山阁这么多师兄师姐,还要我去干什么呀?”

赵小白浅浅地抿了口茶,说道:“你没听说吗。”

“师父这次,和各峰的掌山师叔师伯拚酒,不出意外地又输得很惨。”

“今年的蟠桃宴,还得我青鸾峰独自去应付。”

接着他又掐着手指头,一一道来。

“我青鸾峰大师兄,尚在世间游历,一年半载不会回山。”

“二师姐负有照管本峰日常杂务的重托,诸事繁复,想来应是无暇分身。”

“三师兄李左车,为了他日能与南山派的栾布一争高下,近来总是精研阵法,常年在后山闭关。

难不成有谁忍心,把他从洞府里拉出来?”

说到这里,他心里一动,总觉得两人的名字,有些古怪,可究竟古怪在哪儿,一时又想不起来。

不由眯了眯眼睛,又继续说道:“至于你四师兄鲍如黑这人么,哼哼!”

“去年的蟠桃宴他输得灰头土脸,今年哪还能涎皮赖脸的出去丢人?”

“算来算去,如今就只有你五师兄我亲自出马了。”

小小女童听得频频点头,十分佩服师兄的神机妙算。

“我自然是不想去的,可师父这一次坚决不许,我已是百般抵赖不得。”

“蟠桃宴上比试献艺,按惯例是要分初级弟子与精英弟子两场的,入门晚有什么打紧?”

“你好歹是我教的,修为低微也好,高明也罢,我总是知根知底,你不跟我去谁跟我去?”

小小女孩急忙点头,道:“哦哦,原来这样。”

然后又扭扭捏捏地问道:“师兄,记得你上次说过。”

“如今咱西牛贺州大陆,修仙五大门派的排名,乃是中山居首,然后东西南北各山依次排开。”

“可我听说,从前都是中山在上,然后先南北,才东西的。”

“是谁弄的咱们北山派,名声一日不如一日的呀?”

师兄顿时神情一黯,谨慎之极地对窗外望了一眼,这才轻轻斥道:“实情虽是如此,但这话你可不能在人前乱说!”

“我北山诸峰那也高手如云,除了咱这青鸾峰,那边无涯、飞来、云隐各峰,哪一个不是藏龙卧虎?”

瞧了一眼小师妹的神色,她似乎很有些不以为然。

赵小白不由一阵泄气。

眯眼分辨道:“只是这些年一直运气不太好,每每派出去赴蟠桃宴的人员,都是些既沉不住气,又好大喜功的家伙。”

“这些人总是不够淡定,在外闯荡的时候,锋芒太露,早被人研究得透透的,比试的时候不免出场就死翘翘。”

“但若是各峰的几个冷静一点的怪物肯出山,情形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以后可不许再妄自菲薄

我与师兄去流浪

我与师兄去流浪

作者:小妖叮当类型: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与师兄去流浪》是小妖叮当最新写的一本古典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小白,门中,书中主要讲述了: 原来这人是四师兄鲍如黑。 只听五师兄“嘿嘿”一声冷笑,说道:“谁说我房门开着就不能养马蜂了?” “我这儿防小人,不防君子。你凭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