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爱情不慌张》爱情不慌张倪曼 21 故乡的香 爱情不慌张反攻

《爱情不慌张》爱情不慌张倪曼 21 故乡的香 爱情不慌张反攻

发布时间:2020-07-18 00:10:4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倪曼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倪曼原创小说《爱情不慌张》,主角是林振,钱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下山后,我特意将车停在一片荷塘岸边。 穿镇而过的金牛河将山脚下的水库里的蓄藏带到很远,浇灌大片的农田,河塘靠近流水缓缓的湖边,清

>>>《爱情不慌张》在线阅读<<<

《爱情不慌张》免费试读


下山后,我特意将车停在一片荷塘岸边。

穿镇而过的金牛河将山脚下的水库里的蓄藏带到很远,浇灌大片的农田,河塘靠近流水缓缓的湖边,清凉之气扑面而来。这里还能看见金牛湖,远山脚下,一片湖面,绿树环绕,半明半暗,如巨大的明镜闪着白光,阳光下看不见波澜,沉沉地静止不动。

水库里的水深碧而阴凉,如同地下井水,浩浩汤汤地流淌下来,带来温差造成的氤氲之气,从早到晚在河面上弥漫,湿气大,人的皮肤看起来滋润饱满。

旱季时全靠金牛湖放下水来,通过一条蜿蜒的金牛河流向周边田野村庄,以供浇灌与人畜牧饮用,小时候我们就直接喝这河里的水,不但用河水洗菜淘米,直接舀上来煮饭,烧开水,这水泡茶是极好的,有山泉的清甜,这里的稻米也是口感极佳。金牛镇就在这条金牛河徜徉的地方,这小小荷塘的水流也引自金牛河,活水的汇入,使这处格外清凉,再从另一边流去稻田。这里是我父亲和哥哥承包下的鱼塘,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景观,希望还能入李格非的法眼,他也随我下车。

蓝天白云下,清风拂柳,鱼塘的初夏景色不错,铺上半池荷叶,间有朵朵玉芙蓉,两岸桑柳间隔成行,两间旧式砖瓦房,若在此间消暑养老,人生足矣!我可不这么想,我为离开这里殊死搏斗,才在城市里立足,我贪念城市里的喧嚣与争名逐利。

农民是一辈子的职业,面朝黄土,背朝天,根本没有退休这一说,我父亲六十四岁了,还过着种地农民的生活。个头儿不高,腰弯下来,背上凸出像一道驼峰,我此时揣度外人的眼光下,父亲竟然看起来如此矮小。一辈子为儿孙操劳,我哥哥推说承包鱼池全是父亲的主意,吃辛苦当然是父亲。

父亲看见我回来很高兴,洗净了脚,赶过来。瞧见身后跟着陌生人,父亲显得紧张,又反复检查腿上的泥有没有洗干净,扶正头上的一顶回族男人常戴的那种小白帽,他干活时总要穿旧背心,上面缀满了洞,我若事先告诉带外人过来,父亲一定换上待客的衣服。父亲还张罗着要再下塘里捞几尾鱼,招待客人,他的热情显得木讷,却格外朴实与感人。

我赶忙说不要,“老爸,你别总是下水,腿伤会复发的!”

父亲憨厚地笑,说:“没事儿,现在天热,凉水是不能下的。”

近十年父亲才不穿回民的传统男装,完全汉化了,很难买到现成的民族服装,奶奶在世时都是亲手做的。鱼塘边的两间小屋里是父亲日常住的地方,方便照看。大屋在村子里,离此不远。

哥哥不在,我嫂子坐在树阴下为一只花猫捉跳蚤,下午她才会去村子里找人打麻将,一间小厨房里灶台上饭菜两熟。

嫂子见我带客人来,一下子拘谨起来,整了衣裳下摆,又拢一拢头发,想起来忘记洗手。拘谨地表示热情欢迎。她目光移过李格非,对我说:“你哥哥兑了点小龙虾送县里卖,顺便打了话费清单了,他呀总是往手机费里充钱,玩!我打电话叫他回来?”立即察觉这前面的话不该当着外人,脸上火热地用手搔头。

我让她不要叫哥哥回来,不必忙着招待我们,只稍坐一会儿就走。

外人眼里,李格非的外表颇不俗,完全是城里人的模样,又像个有体面人,难免让乡里人紧张。我自己动手泡茶,请李格非坐在树阴里歇息。

嫂子热情拿出洗净的桃子,又重新张罗要回家去做饭,请我们去大屋那边坐。李格非是不肯留下吃午餐的,我们还算上是朋友,不宜过度热情。嫂子想起早上煮了茶叶蛋放凉了,让我包一些带走。

“嫂子从娘家那里学会的煮茶叶蛋,非常独特,有荷叶香,”我借机向李格非卖弄。

李格非颇有礼貌,初见我父亲头上戴的民族帽子没有吃惊,更没有贸然问我是回族与宗教之类的问题。田野的景色吸引住李格非,半池新荷,半池养鱼,中间有鱼网分隔开来,以防大鱼游过去咬坏了水生的植物。

我坐下歇息,眯眼欣赏,对李格非指点说:“我是费了好大劲儿才离开这里,考上县城一中就很难,高三又读了两年,第二次参加高考才考上大学。”

李格非与我同龄,却没有经历过千军万马过独立桥式的竞争,他是交上好运气!我有资格在他面前冒充前辈,指点江山。

李格非问我:“你若不努力读书,会成为这乡间的一名农妇,生几个孩子!”

我有墨镜遮挡,尽情鄙视他,说:“那个时候,能离开农村的唯一出路就是努力上大学,不然就算去城里打工,家还是在乡下,不算城里人。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哪里不一样了?”他请教。

“以前,户口是严格区分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现在人口都往城市里集中。”我懒得浪费口水解释给他听,反正他无关痛痒。

我能在省城买房子安家,有不错的工作,不仅是我个人的骄傲,也是全家引以为豪的事,我父亲穿着破洞的背心汗衫在客人面前也不觉低人一头。父亲是中等个子,现在干瘦显得个儿矮,我应该是遗传父亲,个头也不高。

我问李格非:“你上次招待的茶为何有荷香?我以为茶里放了泻药,秘书小姐故意整我让我将这样的茶端进去,喝完客人就全往洗手间跑,那我可就有嘴说不清。”我笑自己的小心机,总逮机会就向李格非解释那天我的奇怪表现,不解释我很不舒服。

“你有凡事往坏处想的习惯,怀疑别人,有受迫害的倾向!”李格非不看我而为我指出。

“我有受害的经验,才会不自觉地提防。”我撇嘴,不愿再提难熬的初入职场,工作中我一年所学到的超过我大学四年,磨难是人生的催熟剂。

李格非揣摩地看我,问我:“你读过《浮生六记》么?上面说深夜将茶叶放入新开荷花中,天明取出,煮山泉水泡上,荷香四逸,从那上面学的。”

我大彻大悟:“很有异趣,那茶叶的香味岂不是混合了?”我读过,不记得有这个内容,功利性的阅读。

李格非唇角上扬,半边脸展现一个生硬笑容,转瞬即逝。

我喜欢偷偷观察李格非,他俊美的脸上连汗都没出,衬衫的纽扣整整齐齐,哪像我穿着清凉的裙子,早已大汗淋漓。他在周围踱步观赏,立即化为景中人,李格非如精美的瓷瓶,线条分明,干净清爽,怎么做到的呢?

蓝汪汪的天,绿莹莹的地,汤明东换了一张脸,连名字也换了,令人望而生畏。他与柳树池塘、鸡鸣狗吠、满地鸡粪的农村环境多么格格不入,很难想象他在这里像我一样度过童年和少年,我无法将他当成昔时同学看待。

我纳闷地问他:“曹植昔时写《洛神赋》,从京都归洛水的途中,会不会是看见水中荷花而幻想成仙女,才写成的?我就常把荷花看成美丽的仙子,茕茕孓立,不枝不蔓。曹子建郁闷不得志,对着满池荷叶与高举的红色菡萏,难保不走神,灵感迸发,对荷花大笔一挥,入情入境,白描加上他想象力丰富,一挫而就,写出仙袂飘飘,出神入化,如羽化而登仙的文章,还扒在书案上午睡,梦见仙子来约。”

我嫂子也看过来,听见我在卖弄文科生的学识。

李格非沉吟半晌,加重语气对我说:“任何关于你看到的古董,都不要打听来历,也不要问其价格,更不能公开谈论见到的客人,这是行业里的规矩!”

他说得严肃,好像一下子推开我,距人于千里之外,连我嫂子旁观都觉得突兀,陌生感在我和李格非之间划出鸿沟。我顿时觉得冤枉,我又不是他说的行业中人,赌气不说话。

冷场了好一会儿,我嫂子又跑出来送刚滚的水,兑进茶碗。李格非不忘道谢,“这茶叶蛋放进了荷叶,真的有一股荷叶香气,非常好闻!”他嘴巴倒会讨别人喜欢。

“是新鲜的荷叶,用柴禾烧灶台的!”嫂子羞赧,胡乱指向池子里和墙角边,现在用柴草烧锅的越来越少。被陌生男人夸奖,她脸上露出娇羞,不好意思,煮荷香茶叶蛋使用的是最差等的茶末子。

嫂子捂嘴笑,嫌自己嘴拙,看向我,希望我这个高才生来替她解围。

女人见到帅气的男人,总会变得娇羞乖巧起来,我注意到嫂子是一个好看的女人,除了牙齿不整齐,也没有平时的犯嫌与怨气。大侄子史亮亮的牙齿也不整齐像他妈,嫂子学城里人也给儿子花钱矫正牙齿,却因史亮亮不听话弄坏了牙套,牙齿矫正没能坚持达到预期的效果,半途而废,大嫂常抱怨一万多块钱白花了与儿子吵嘴。我嫂子以为李格非是我的领导,想在他面前好好表现,从他仪表、气度和谈吐不凡还有开得好车推断出来,我又没有否认。

嫂子矜持,不敢拿正眼瞅李格非,对着我说:“他爷爷刚才进塘里就是将这些荷叶摘一些下来,晒干了,每年暑假快过时有人下来统一收购。”这些我都知道的,她特意说给外乡人李格非听的。

父亲与嫂子再三留我们吃午饭,虚礼一番,这是乡下人的真热情待客。李格非推辞,我跟随他一起告辞出来。

李格非不急于赶路回去,我作为向导,自作主张开车带他兜风,游览小镇。刚才他说话噎人,一点都不讲情面,我心里还有疙瘩,不主动与他说话。

开车转了一圈,金牛镇实在很小,两三条纵横的街道,普通的商铺与房屋,

爱情不慌张

爱情不慌张

作者:倪曼类型:豪门世家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倪曼原创小说《爱情不慌张》,主角是林振,钱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下山后,我特意将车停在一片荷塘岸边。 穿镇而过的金牛河将山脚下的水库里的蓄藏带到很远,浇灌大片的农田,河塘靠近流水缓缓的湖边,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