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爱情不慌张》女神从来不慌张 9 安身立命 爱情不慌张御姐

《爱情不慌张》女神从来不慌张 9 安身立命 爱情不慌张御姐

发布时间:2020-07-18 00:10:2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倪曼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情不慌张》是倪曼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振,钱芳,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次危机,我做了两手的准备,卖房抵债无异于杀鸡取卵,我是绝对舍不得,是最后逼不得已的选项。 一手准备是向何礼国开口借钱,凭那这

>>>《爱情不慌张》在线阅读<<<

《爱情不慌张》免费试读


这一次危机,我做了两手的准备,卖房抵债无异于杀鸡取卵,我是绝对舍不得,是最后逼不得已的选项。

一手准备是向何礼国开口借钱,凭那这些年模棱两可的感情,他十分享受女人的倾慕,只要我更讨喜一点,极有可能得到帮助;第二手准备就是联系正在美国度假的闺蜜苏倩,料想苏倩虽然拿不出全部,十万八万总不成问题,好歹人家是千金大小姐,比我有办法。我心里忌惮苏倩的未婚夫吕爽,我与吕爽心里有过节,最好不与他们有更深的交集,只停在我与苏倩二人单纯的友情阶段上。

幸亏我见机行事,耐心地等到李格非道出实情,危机暂时化解了!李格非真是大救星,难怪后来看他越看越顺眼,两手的准备也可以搁置不用,手里的录音也没有利用价值,我仿佛获得意外的大赦,能不觉得飘忽起来么!

~·~

和李格非的这一次见面,比我预先想的好上一万倍,难以置信自己交上的好运。只是打回到史原没有闯祸以前,我却心怀感激,前后反差很大,好似重生为人。

人一旦落难,回来头看自己的茅屋陋室,也好似金壁华屋。第一次闯进我家的那些人,真是凶神恶煞一般,差点儿连小命都没了,这才领悟这种百姓生活的可贵。

我离开李格非家时,笑容那么明显。好想立即回到我自己的家,虽然是简朴的74平方米小公寓,让我有安全感,我保住了我的房子。

为了省钱,我决定坐公交回家,街道两旁的梧桐,枝头上刚发出嫩芽儿,朦胧的黄绿,染上了清寒的空气,一股懵懂的绿色,使我的血脉膨胀。

春天是生发的季节,一切蒸蒸日上,让我感到快乐。虽然眼前还有冬天的萧瑟,我却能看见绿色铺张,天地一改灰暗,涂上五彩。终于能放下这一周的担忧,我感到疲乏,只想安稳地睡上一觉。我决定不告诉吴壮,他出卖我的事还没找他算账,让他猜疑,是他的卑鄙在先。

以前我看吴壮,也算人高马大,现在非常讨厌他。

吴壮可以出卖我,这事让我永世忘不掉,我很难过,这段感情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他搬进我家才半年,虽然他不肯做家务,我宁肯自己收拾屋子,本打算向现实低头,与他开花结果的,却没料到半途而废。如今我三十二岁了,青春所剩无几。

我不主动提出让他搬出我的房子,除非吴壮这么做,我希望他马上就受不了,这就是我掀起冷战的目的。

~·~

周一上班,何礼国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猜想是为上周发生冲突的事。

“你身为部门经理,怎么能与下面的人发生争吵呢?甚至肢体上冲突,听说是你很不冷静,首先动手!公司又不是菜市场,影响很不好!”何礼国的脸上写满惊叹号,狠狠地教训我。

我经历上一周的磨难,加上周末的峰回路转,可谓大难不死,胆儿增肥。

我顶撞他说:“是我先动手,这叫先下手为强,难道何总宁愿听到我作为行政部经理,被手下人暴打的消息?”

何总一直有点儿瞧不起内地人,没料到我起义,一时无言以对,恼火地说:“那也不能在公司里泼妇骂街!”

“闹事的是底下员工,难道我就不算公司的员工?我感觉被您双重标准对待。”我倔强地委屈。

何礼国脸色缓和下来,说:“我这是出于关心,你怎么不识好歹?就算有冲突也该叫其他人过去帮忙,万一发生危险!”

我不认错,态度蛮横,说:“谢谢何总对我人身安全的关心!幸亏我先下手为强,要不然就吃亏了!”

行政就工作就是进退拿捏,各方权衡,要会看眼色,不能自己拿大。加上我在何总面前全无反醒,还像刺头一般去顶撞他。何礼国很不满意我的态度,为顾全他的修养,才语重心肠地对我说:“你做事前一定要设身处地为公司考虑,你不仅代表自己,更要维护公司的形象!”

“公司又不是受气包,我态度强硬起来,才是维护公司神圣不可侵犯的形象,让那些小人不敢随便放肆!”

我第一次不识大体,没体量何礼国正在行使男性领袖的魅力和威严。我完全可以恭敬地听他骂完,态度顺从就安全了事,而我非要闹情绪,让他心里不舒服,何礼国从没有给我耍性格的特权。

何总希望女手下在他面前机灵乖巧,唯马首是瞻。“明知道对方是小人,人家反过来批评你没有管理能力,只会粗暴对待问题,将公司与员工之间的矛盾激化,简直是不称职!还顺带把公司管理层都骂了一遍,这下你心里舒服啦!”

何礼国无形中透露,有人在他面前打小报告。

我一肚子怨气,没有强硬的后盾支持,不能作弱女子,唯有站出来替自己伸张正义!我若不闹一下,太好说话,何礼国也太把我看偏了,遇上什么难事首先想到是我的错,他根本不维护我的立场与威信。

何礼国看似站在公司的立场说话,不偏袒我,还对我严苛,将我往火线上推。没准还要借机在管理会上杀鸡骇猴,公开批评我,警戒别人。事情是我在做,压力是我在扛,遇到麻烦就全是我的错,当老板也太容易了!我心想,他这个老板当威风,每次责难我,搞得我威信扫地,好像不靠何总罩着我在公司根本混不下去。

果然来这一套,何礼国说:“你马上通知管理人员开会,我要让他们严肃管理手下,好好批评那个越级汇报的人,还有跑到办公室来和领导吵闹的员工,要点名批评,下次就直接处罚,这成何体统!”

我的情绪沉淀下来,做出反思的样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说:“我以后一定会注意!”

“你知道公司为什么提你做行政部经理嘛,一直说你情商高,处事灵活,对下面人亲好力也好,能做好润滑剂的作用。人是最难管的,本来这个行政部让女人做领导,我是想要柔和的管理方式,人性化的管理,尽量不要与员工起正面冲突,一切按规章制度来,下不为例?”

我恭顺地向他解释说:“行政部就是被找麻烦的部门,我不会保证没有下一次,但是下一次我不会动手!”因为我打不过,这一次我也吓得一身冷汗,手直抖。

何礼国上纲上线,一方面肯定我,一方面指责我。“带领一个部门应该做出个表率来,解释好矛盾就是工作能力,不要遭人瞧不起,今后还怎么领导他们呢?”

我没有不服气,态度马上端正,点头称是。并借机汇报工作,我说:“行政部年初辞掉两个人,一个主管的空位好长时间没有补上,外面传言,说公司年终亏损不景气,借着人力资源经理调去的机会,降低人力成本,故意裁减管理费用。这种言论对公司不好!”

我也算打个小报告,将批评我的情节带过去。何礼国马上沉下脸,说:“那些人知道什么东西?不是亏损的问题,是总公司推行的管理改革,我先不和你说这些,不久总公司那边会派人过来组织学习,你注意看新通告。”

“好!我知道了!”幸亏我没有进一步说出有人议论——人少、事多、老板抠,才会频频发生员工不满而冲突。

亏损的是我们皖分公司,集团总公司并不亏损,独立核算,把利润都让给总公司和零售的前端连锁店。我如今既当部门经理又兼主管、办事员,一个人顶两三个人使唤,我却没资格抱怨,更不能带头不配合。

我是何礼国的心腹,要始终保持枪口一致,我的配合度一直保持蛮高,不敢在他面前公开唱反调,私底下没少被人议论我是狐假虎威。何礼国是个顺毛驴,若是跟他顶着干,他可能表面不什么说,背后一定会给这小鞋穿。原来的财务部总监就是被他赶走的,上一任财务总监是总公司派下来的,他大哥何礼首那一边的亲信,虽是亲兄弟,互相也是监控与不信任。生意人都是天生人情凉薄,家族兄弟也是竞争对手,搞不好就成了死对头。

何氏集团是家族企业,何礼国是大老板的小儿子,四十五岁,长得人模狗样,就相貌而言属于何氏里出类拔萃的,何老董事长的第三个儿子,曾经是何老董事长期望最高的儿子,送去美国留学,后来何礼国背上了浪荡子的名声,势力一直不如两个哥哥,恐怕是与家族内部竞争,有心制造出的舆论也未可知。

何礼国算不上放荡的花花公子,生活上的奢侈也不能算败家,勤奋上确实比不过他的两位哥哥,争权夺利上失了势。总公司上市的那段时间,股权和领导权竞争激烈,何礼国受到排挤,被撵出广州的总公司,流放到皖分公司来。

我入职是在广州总公司,原籍在安徽,我正想回老家工作,于是借着何礼国挑选人员之际,再一次毛遂自荐,成为辅佐他的第一批老臣中的一员。肱骨之臣的地位对我来说有好处,一到安徽分公司,我被破格提拔成办公室主任,后来又升职为行政部经理,正式员工也有一千多人的企业,这个职位过去一直是男人担任,我在公司倍受器重,在家乡人面前长了脸面,也算衣锦还乡。

何礼国是儒雅的人,至少外表营造出如此的形象,他身材魁伟,年轻时瘦高过,到中年便发福,他的脸盘膨大,更加显得仪表堂堂。何礼国喜欢抽雪茄,轻易不说英文,却能允内行唬住人,以深藏不露彰显他留学海外的背景。

常听人说何总是技术出身,这绝非事实,据我所知

爱情不慌张

爱情不慌张

作者:倪曼类型:豪门世家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情不慌张》是倪曼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振,钱芳,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次危机,我做了两手的准备,卖房抵债无异于杀鸡取卵,我是绝对舍不得,是最后逼不得已的选项。 一手准备是向何礼国开口借钱,凭那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