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祉此一生》至此一生正臣全文阅读 第七节 此花开尽更无花 祉此一生Twink

《祉此一生》至此一生正臣全文阅读 第七节 此花开尽更无花 祉此一生Twink

发布时间:2020-03-14 00:06:2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辛卓杨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乔伊,那话的小说《祉此一生》此文是辛卓杨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石兰、芙蕖向来与梅妆不和,但却十分忌惮轻霜。其原因不仅是因为她曾为小主,更主要的是因为与咋咋呼呼,怒忙冲动的梅妆相比,轻霜的深藏

>>>《祉此一生》在线阅读<<<

《祉此一生》免费试读


石兰、芙蕖向来与梅妆不和,但却十分忌惮轻霜。其原因不仅是因为她曾为小主,更主要的是因为与咋咋呼呼,怒忙冲动的梅妆相比,轻霜的深藏不略,难以捉摸着实让她们胆寒。

石兰、芙蕖记得她们刚刚入宫,芙蕖被分至慈宁宫苏麻拉姑身边当差时候,恰逢轻霜与慈宁宫主事太监全继成斗的如火如荼之时。

全继成,自崇德年间入宫,历经太宗、世祖、圣祖三代皇朝。起初先是在御茶房和古董房当差,后因书法出众,且颇有些功夫在身,故得孝庄文皇后赏识,迁至身边供职。几经升迁,终于坐上慈宁宫总管太监之位。

在位期间,全继成用其一身聪明颖悟、通权变达的本事,在孝庄文皇后在世时期混的风生水起,地位仅次于孝庄文皇后身边的苏麻拉姑。

而苏麻拉姑自孝庄文皇后死后,便不再过问宫中事宜,青灯黄卷,虔心礼佛,过着淡泊的晚年生活。故全继成与轻霜相斗之时,慈宁宫中乃是全继成一人独大的局面。

此外再加上他全继成身后有几位分位较高老嫔妃撑腰,轻霜与全继成之争,在旁人眼里根本毫无胜算。更何况那时的轻霜恰逢从小主之位被贬没多久,早已失了先势。所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端着凳子准备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是怎么输的。

然而就在全继成即将至轻霜于死地之时,内务府忽然到慈宁宫来拿人,说有人弹劾慈宁宫总管太监全继成,在任慈宁宫总管太监之时,因私泄愤,陷害他人,行贿受贿,贪财好货和顺治十年假传懿旨等十二条大罪,证据确凿,即日起将他收监候审。

三日后,内务府衙门传来消息,说全继成在大牢里畏罪自尽了,且死相恐怖。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轻霜身上,大家都想看看当她听到这消息后会有怎样的反应,但更主要的却是在揣测全继成的死是否与她有关。

没有人知道轻霜是为的什么和全继成结的梁子,更没有人知道这全继成的死到底是不是轻霜所为。而在这件事上,轻霜她自己又从来不做过多的解释。每当人问起时,她也仅是一笑置之而已。

是故时至今日,全继成的死都还是个迷。或许像宫里有些人说的,全继成得势期间得罪的人太多,如今见他失去了孝庄文皇后这个大依靠,便有人墙倒众人推起来。只是这推得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全继成死后,慈宁宫总管的位子由另一个名叫冯佑的大太监接管。而这个冯佑不仅是皇考淑惠妃身边的红人,更是轻霜的远亲。如此,慈宁宫内俱不敢怠慢了轻霜。

是而,石兰、芙蕖忌惮她也不是没有因由的。

“轻霜姐。”石兰跟着芙蕖喊着,一改先前称呼刘达海的轻谩,将那份在宜妃宫中侍候骄傲悉数掩藏,但锐利之气却无半点收敛。

轻霜依旧是仪态端庄,浅笑应是。一举手一投足,无不让人感到如水般的涓柔。清冽的眼眸,高雅的气度,如牡丹临风般的笑靥。真的很难让人想象这样一个天姿胜仙的她会用怎样的方法怎会是那个斗败权宦。

“石兰姐。今儿可是万寿节,前面正疯抢着领赏了,你怎么会有闲心在这儿和芙蕖唠嗑啊?”梅妆用挑衅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石兰。

石兰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贪小便宜。这会子她不去领赏,反倒和芙蕖坐在一块儿聊天,梅妆想她二人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目光扫到芙蕖脸上,梅妆眼中又忍不住闪过一丝睥睨的神色。在同在苏麻拉姑身旁侍候的宫女中,梅妆最看不过眼的就是芙蕖。成天小肚鸡肠,锱铢必较。什么都喜欢同她争,但却无一样争得过她。一双狐狸似的眼睛,总爱朝人抛媚眼,看着就讨厌。

“哎呦,梅妆妹妹提醒的是,我正打算和芙蕖妹妹一道去了。若是去晚了,可就错过彩头了。只是……”石兰故意将目光偏转向一旁未有扫好的落叶,故作思忖道:“这剩下未有扫好的落叶,不知轻霜姐可否另找人帮着打扫一下?”极尽谄媚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刻意的讥诮,似乎是在试探轻霜的底线。

轻霜似乎视若无睹,依旧柔眸浅笑。反倒是身旁的梅妆白了眼石兰道:“当然不可以!宫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该干的活,该负的责。她若是为了去讨彩,而罔顾自己的职责,那她还有什么脸面去领赏!倒不如去慎刑司领罚得了!省得在这儿碍眼!”说着别过头,看天,傲慢的样子丝毫不输给之前的石兰。

石兰听着,嘴角漾出一圈狡黠的笑意,“梅妆妹妹这话说的有理,只是你石兰姐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宫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该干的活,该负的责,那敢问为什么宫里还会出现哪些游手好闲,白吃干坐的人呢?”

轻霜会心一笑,心想:“原来她是替芙蕖出头,找姐姐的不是来了。”

一旁,梅妆听见这话,却以为石兰是在暗讽自己,心头登时窜起两道无名之火,“谁游手好闲!说白吃干坐了!石兰,你今天可得把话给我说清楚!”

见者梅妆气炸,石兰心里好不痛快,刚想在出言还击,不想轻霜忽然上前温和的笑道:“多谢石兰妹妹指教。你刚才说的,随后我自会向冯总管禀报,让他多加留意。只是这毕竟是慈宁宫的事,你身为翊坤宫的人,关心太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惦记着慈宁宫的差事,想要来慈宁宫当差哩。此事若是传到宜妃娘娘哪儿,指不定会闹出点什么嫌隙就不好了。你说不是,芙蕖妹妹。”

轻霜和颜悦色的笑脸,不温不火的腔调,立时让石兰心头一紧。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借此挑拨她与宜妃之间的关系么?做奴才的最重要的就是忠心。而在紫禁城里当差,嫌弃自家主子更是大忌!让她不要多管闲事,这是她们慈宁宫的事,是么!

石兰讥诮的瞄了眼轻霜,“你以为宜妃娘娘是什么人,她会像其他宫里那些无知妇孺一样听风就是雨么?”心念着,忽感身旁的芙蕖有些不对。瞥眼一看,只见她脸色煞白,似受了惊吓。

原来方才轻霜最后那句话有意点芙蕖的名,而不是石兰,是想警告芙蕖,让她安分守己一些,不要在挑拨是非了。旁人看不出她的那点不甘寂寞的心思,她轻霜却看得真真的。若不是她老在石兰面前说豁尼沁伊然的不是,说她们的不是,依石兰的性子,又怎么会贸贸然代她出头。石兰虽然爱贪小便宜,又很八卦,但心底却有着一股子正气。

轻霜平素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利用旁人的同情心。这会子芙蕖犯了她的大忌,见她是初犯,只是点上一点。如若再犯……

轻霜瞄向芙蕖阴鹫的目光,顿时让芙蕖不寒而栗,但转瞬间便温和笑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方才石兰妹妹不是正打算和芙蕖妹妹一道去前庭么,还不赶快去!这儿的事,我自会吩咐其他人去做的。”明明是一番打趣的话,但在石兰、芙蕖二人耳中却显得异常刺耳。

芙蕖这丫头纵然心眼儿不好,但终究只是一个小丫头,心里承受能力差,刚被轻霜这么点了一下,半天都没换过神来。幸好身旁有个石兰救场,同轻霜客套两句便匆匆领着嗦嗦哆哆的芙蕖走了。

然而他们俩刚走,轻霜就不乐意了,“姐姐,你干嘛对她那么客气!你没看见刚才石兰那副不把咱放在眼里的样子么!还有那个芙蕖,就知道在哪儿装可怜博同情,我看着就想吐!”

轻霜调侃道:“瞧你这怒不可遏的样子,你瞧着别人想吐,熟不知别人看你会不会想吐了?尤其是你在饥肠辘辘,正准备大吃一顿的时候。”

“姐姐!”梅妆娇嗔着跺着脚,“你就会笑我!我说的是正经的!你刚才没瞧见,我们刚出现时石兰、芙蕖她们惊蛰的神情么!想来她们定在背后说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轻霜忍俊不禁道:“你很想知道么?”

“姐姐知道?!”

轻霜淡淡一笑,道:“那就得问你伊然姐姐了。”话应刚落,乔伊然恰好从织坊内推门而出。

“姐姐!”梅妆惊呼道。她做梦都没想到乔伊然会在屋子里。想着一柱半香前,她就曾碰见小魏子说宁寿宫来人要找乔伊然,看时间,原以为乔伊然已经走了,不想她现在还在慈宁宫里,“姐姐,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你不是应该要去宁寿宫的么?”

乔伊然不解的看向轻霜。轻霜很快会意道:“方才我们从前庭回来的时候,恰好碰见到处找姐姐的小魏子,好像是因为宁寿宫派人来找姐姐过去的缘故。具体的,姐姐还是等小魏子来了再问吧。想来,不需多事小魏子就该找到这里来了。”

乔伊然淡淡的笑着点点头,心神忽然被轻霜眼角那一抹极致的温柔所动。想着眼前如水做的佳人,上一秒是怎样不愠不怒,面带笑容,自成威严的喝退寻衅小人的情境,乔伊然忽然有种做梦的感觉。只是不知眼前所见是梦境,还是方才所听是梦境。

“轻霜啊,轻霜,你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为什么看你就总像是在看镜中花,水中月般朦胧、美好了?”对着轻霜千娇百媚的凤眼,乔伊然不禁痴了。

“姐姐……姐姐……”轻霜浅笑呼唤,声音柔弱无骨,宛若含苞待放的玫瑰,“你怎么了?是不是什么地方不舒服?”

乔伊然猛然回神,冲着轻霜咧嘴一笑,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脑袋懒散的搁在了她娇弱的肩头,闭着眼,幸福的笑着。

她喜欢轻霜,不

祉此一生

祉此一生

作者:辛卓杨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乔伊,那话的小说《祉此一生》此文是辛卓杨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石兰、芙蕖向来与梅妆不和,但却十分忌惮轻霜。其原因不仅是因为她曾为小主,更主要的是因为与咋咋呼呼,怒忙冲动的梅妆相比,轻霜的深藏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