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大明王朝妙锦传》大明王朝 第〇三〇回 怒主下令众寻宝锦 藩王离京父送警言 大明王朝妙锦传御姐

《大明王朝妙锦传》大明王朝 第〇三〇回 怒主下令众寻宝锦 藩王离京父送警言 大明王朝妙锦传御姐

发布时间:2019-12-27 12:10:3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朱王孙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徐增寿,马皇后的小说是《大明王朝妙锦传》,它的作者是朱王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乾清宫,仙楼。 这一日朱元璋正独坐案前,不知何故满眼怒气。 这时,庆童窃眉窃眼进了阁门。 “皇上……” “人可是到齐了?” 庆童

>>>《大明王朝妙锦传》在线阅读<<<

《大明王朝妙锦传》免费试读


乾清宫,仙楼。

这一日朱元璋正独坐案前,不知何故满眼怒气。

这时,庆童窃眉窃眼进了阁门。

“皇上……”

“人可是到齐了?”

庆童未敢抬头,却窥向朱元璋的腿脚,回说:“都到了,已在下面候着了。”

朱元璋拍案起身,庆童溜溜迎上前去,欲行搀扶,却听他说:“不用,朕还没老到那个地步。”言罢,气乎乎跨出门去,直引得庆童盯梢似地跟在后头。

随后,二人相继迈下楼阶,在隐隐听见大殿里有人言语之时,他刻意提整衣襟,强压了心火,摆出一副难知的神色朝下迈去。

转过殿后团龙屏风时,朱元璋故弄声腔咳嗽一声。

顿时,殿内之人纷纷肃立,示以恭迎。

在场之人有:太子朱标、太子妃吕嫦安、皇孙朱允炆、法师宗泐。

见朱元璋现身,众人欲行施礼。

“免了。”朱元璋冷冷说道,自顾坐上龙椅。自上而下,巡视了一眼众家眉目之后,他终于开了尊口,“朕本不想召你等来的,但有股心火已在朕这心里闷了有些时日了。”

众人听闻不知所以,皇氏三人纷纷纳首;宗泐合掌敬候下言;庆童在侧暗窥众容。

见氛围异常凝重,宗泐还是先行开口:“请圣上明示。”

朱元璋长叹一声,换作无奈腔气,似如诉苦:“泐公啊,那文殊宝锦朕怕是无法物归原主了。”

宗泐虽是早有心理准备,可听他这样一说,也不免心中一震。

朱允炆问:“皇爷爷,文殊宝锦可是那奉在祖庭之物?”

宗泐早知朱元璋用心,当日借锦情形至今历历在目,今唤他前来,又说出那席话来,恐是逢场作戏,找个由头罢了。

朱元璋高瞻其态,对其心中所想早已揣测八九。但又恐高僧认定其早有贪宝之心,借故不还,遂忙周旋:“那经锦乃是佛家至宝,朕本想高奉太庙,沾几日荣光,以求佛法引登普渡,却不想……”言至于此,一通叹息。

此时,朱标问:“父皇,莫不是那宝锦已不知所踪?”

朱元璋厉目相向,斥责道:“还有脸说?若非你当日请那宝锦出太庙,何致于此?”

吕嫦安听闻此说,当即跪地:“父皇!太子当日也是救母后心切,才出此无奈之举啊!如说有何罪责,还望您都算在儿媳一人身上便是。”

朱元璋质问:“此事与你何干?”

“当日儿媳也在场,若不是儿媳经管不周,定然不会出现这等闪失。”言罢,暗扯朱标袍角。

朱标会意,连忙跪地。

朱允炆见他父母二人这般情形,亦是跪地泣语:“皇爷爷!孙儿求您莫要罪罚我父王与母后,都是孙儿一人之过……”

朱元璋见他那副模样,顿感一丝心疼,无奈问:“小东西,此事又与你有何干系?还不快起来?”

“不。皇爷爷,您不知,那日正是孙儿奉引的佛宝前去救的我祖母,可孙儿刚过阙右门,便失足跌倒,以致宝锦落地。那会子偏又听闻皇祖母薨逝,孙儿一时情急,只顾一心随父王和母妃朝社稷坛奔去,却忘记拾回此物……”

朱元璋眉头一皱,顿时起身,半作责备:“你这孩子……”

朱标夫妇大惊,庆童忙去搀扶。

见此情形,宗泐断定,那宝锦确已丢失,再作多言也是无益。况日前已然亲眼领教过这帝王真容,眼前又见这一家男女老少泣怒相对,又置自个儿这旁人于何地?来日又当何论?

于是,他忙上前相劝:“圣上!莫要动怒。说来,都是贫僧过错——若不是当日贫僧进言说那宝锦兴许能救皇后性命,何置陛下儿孙今日之不义呀?敢问圣上,孝子贤孙,何罪之有啊?”

“泐公明见,教朕惭愧呀……”朱元璋听闻,缓缓步下陛阶,又朝殿外高宣,“来呀,快给泐公赐座。”话音落时,两张座椅已至面前,朱元璋亲来相扶,可宗泐却顾看朱标一家三口,不肯独坐。

朱元璋顿明其意,借坡下驴:“都平身吧。”

三人得令,相继平身。

朱元璋引宗泐落座,又吩咐奉茶。随后唤朱允炆近前:“炆儿,过来。”朱允炆靠近前来,朱元璋一手扶其臂弯,一手为其拭泪,又是一番细问,“皇爷爷问你,可要如实回答。”

朱允炆点头。朱元璋问:“你可还记得那时,都是哪些奴婢跟在你左右?”

他这一问,反倒使一旁的庆童一惊,一颗心顿时弹向了喉咙,慌忙勾身欠腹,暗窥那孩子。

“回皇爷爷话,当时夜色昏暗,况孙儿一时慌乱,并未留意……”

听他这一说,庆童终算是松了一口气。

朱元璋一声叹息,回头交待朱标夫妇:“你二人立刻给朕彻查,宫中奴婢,但凡当日在场者,务必逐一盘问。可是明白?”

二人忙回说:“父皇放心。”

“必要时,自去唤锦衣卫来,给朕细细地搜!就算把这皇宫翻过来,也要寻回宝锦!”

“儿臣领旨。”

宗泐忙道:“圣上,若因佛宝而伤人命,岂非佛祖之过呀?”

“泐公放心。”朱元璋故作爽笑,明有所言,暗有所指,“太子比朕仁慈得多。”言毕,回头对朱标夫妇冷言,“速速去查。”

“是。”二人纷纷向朱元璋和宗泐施了别礼,宗泐一一还礼后,二人方转身离去。

“泐公莫要多礼,但坐无无妨。炆儿,回仙楼读书去罢。”朱元璋让道,转头又吩咐庆童,“服侍小王爷上楼。”

庆童得令,立马十分精心,万分体贴地牵了朱允炆小手,二人同样施过别礼双双朝仙楼方向而去。

他俩转过锦屏,迈上台阶,庆童提醒其当心,可朱允炆却一面上楼,一面眨巴眸子问道:“庆公公,您老的手心为何湿凉的?”

这一问,突如其来。一时间,这庆童竟不知如何作答,忙不迭敷衍:“公……公公年岁大了,时有体虚之症,手脚时常渗汗。”

“哦。可是……”朱允炆欲言又止。

庆童忙问:“可是如何?”

“我皇爷爷比您还大两岁呢,他为何不似你这般呐?”

庆童暗压满心虚气,回说:“皇上乃是万岁之身,他老人家的年岁再大,那身骨也康健着呢……对了,小王爷难道真不记得丢失宝锦那会儿,究竟何人在侧?”

“记得,我不说!”

这话顿时拧得那老奴心头一阵惊绞,慌忙蹲下身来,抠住其双肩追问:“你记得何人?”

“庆公公,您抓疼本王了。”朱允炆撅起嘴巴道。

这一提醒,庆童方知自个儿乱了方寸,失了仪态,于是立马收整神色,皮笑肉不笑地问:“老奴一时情急,还望小王爷恕罪。”

“无碍的。可是公公为何情急?”

“您想啊,宫中失了佛宝,连皇上都怒了,老奴能不急吗?”

“不就是一块大个儿的帕子?有什么了不得的?非要搅得宫中上下人心惶惶的?”

“是是是。”

“我不说,是因为那几个奴婢经常陪我玩耍。我了解他们,他们都很善良,肯定不会做出那种鸡鸣狗盗之事来的。况且,当时在场的人多得是,如果我说了,皇爷爷若找不到那物件,拿不准一怒之下还会伤了他们性命。你说呢?”

“是是是,小王爷仁善,此乃仁爱之举……”

“所以说,公公务必要替我保守秘密哟。你要是能替我守口如瓶,我也可以把你当成朋友。”

“这……”庆童佯作犯难。

“你答不答应嘛?”

他故作迟疑了一会儿,又作一副迫不得已的诡态点了头。

这时,朱允炆露出了笑模样,伸出手指道:“那好,咱们拉钩钩。谁要食言谁是癞虾蟆。”

庆童一直顾虑万一哪日朱元璋一命呜呼,自家这司礼监秉笔大总管之名,只怕迟早都会因江山易主而落旁人之手。到那时,莫说贫贱,哪怕死活都是任人摆布的。更何况,在他心中,一直深埋着一个惊天的阴谋,正随着时间的推移缓缓酝酿着。不想今日,眼前这小子竟主动向他敞开了大门,道是天公作美,使他渐觉大梦越发美妙起来。

于是他又是挤眉弄眼,又是故弄着满脸褶子,抬手勾住那孩子小指,呵呵答道:“好。拉钩钩,谁要食言谁是癞虾蟆……”

只说,自那日起,锦衣卫奉命于皇宫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抄了个遍,也未见得这宝锦踪影。至于此物究竟落于何处?尚在何人之手?想必诸位看官早已明了,唯有那当局者身如台上一尺烛,未见足下方寸黑。

再说此时,大殿内,朱元璋与宗泐二人还在攀谈。

宗泐浅笑说:“恕贫僧失礼,尚有一言,不知圣上可能入耳?”

朱元璋笑道:“听大师这话,定是一席难以中听之言喽……无碍的,朕岂会不知那‘良药苦口’与‘忠言逆耳’之理?但说无妨。”

“那宝锦再是神作,圣上也不该将其奉入祖庭啊……”

朱元璋听闻,瞬间一怔,追问道:“泐公何解?”

“有道是‘佛居法坛、神坐道台’此谓各有其位。而今圣上却因一时兴起,将那佛宝奉入祖庙瞻仰,在贫僧看来,此举大为不妥呀……”他欲言又止。

朱元璋急问:“泐公既开尊口,只管说来一听,有何不妥?”

宗泐问:“圣上可信那因果之说?”

朱元璋一息长叹,道:“从前未信,如今老了,倒是越发信了。泐公既已开诚,望请布公。”

宗泐直言不讳:“当年圣上入我佛门而中道废戒,本就欠那时修行一个圆满。而近日,你偏误将那佛宝奉入祖庭,恐是有‘祖欠而后偿’之兆啊。”

朱元璋沉吟片刻,又问:“大师莫不是说,那佛宝怕是会引渡朕之儿孙中某一人剃度为僧,代朕还愿?”

宗泐点头,合掌念道:“

大明王朝妙锦传

大明王朝妙锦传

作者:朱王孙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徐增寿,马皇后的小说是《大明王朝妙锦传》,它的作者是朱王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乾清宫,仙楼。 这一日朱元璋正独坐案前,不知何故满眼怒气。 这时,庆童窃眉窃眼进了阁门。 “皇上……” “人可是到齐了?” 庆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