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妃之恨:来世偿还》帝妃惊天 SM 帝妃之恨:来世偿还男妃文

帝妃之恨:来世偿还

古言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妃之恨:来世偿还》的小说,是作者滔滔徐不绝创作的古言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这个师兄,每次都来的不是时候。端木云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道:“梓敬,咱们都喝了差不多的酒,为什么我到现在才醒来。”龙梓敬收起笑容,

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10-01 00:04: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妃之恨:来世偿还》的小说,是作者滔滔徐不绝创作的古言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这个师兄,每次都来的不是时候。端木云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道:“梓敬,咱们都喝了差不多的酒,为什么我到现在才醒来。”龙梓敬收起笑容,

《帝妃之恨:来世偿还》免费试读

这个师兄,每次都来的不是时候。

端木云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道:“梓敬,咱们都喝了差不多的酒,为什么我到现在才醒来。”

龙梓敬收起笑容,看了看一旁的凌涵,欲言又止的样子。凌涵淡淡一笑,道:“既然你们师兄弟有要事商量,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了。”

“涵儿慢走啊。”

端木云看了看龙梓敬脸上浮现出与往日不同的严肃之态,顿时也收起了笑容。

“师兄,昨晚到底怎么了?”

“师弟,你真记不得你昨晚干了什么?”

端木云想了想,道:“我只记得我被紫瑶搀扶到房间后,紫瑶给我倒了碗醒酒汤。我喝下去后没多久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什么都记不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捅了大篓子了!”龙梓敬愤愤道。

“什么意思?”

龙梓敬端起昨日喝茶的碗,晃了晃:“你可知这醒酒汤里放了什么?”

“放了什么?难道昨日有人是致我于死地?”端木云大吃一惊。

“哼,而且是借刀杀人的计策。有人在里面放了‘绮梦妖娆’,若不是月儿赶到的及时,你对南宫紫瑶就要做出那种事情了。”

端木云愣在一旁。他曾经闯荡江湖,自然知道‘绮梦妖娆’是什么东西。那可是无色无味的毒药,又算是媚药。一旦服下,就如同中了媚药一般,而且它还会一点一点的摧残你的身体。没想到自己却中了这种毒。

“哼,枉你号称莫五侠,居然连这种低级错误都能犯。好在月儿曾经擅长使毒,这才保住你的小命。”

端木云猛然醒悟,立马又道:“那我对紫瑶做了什么?”他依稀记得,当时服药的时候紫瑶就在旁边,万一自己一时糊涂,做了对不起凌涵的事情,他还怎么去面对她?

“那倒没有。你若是真做了对不起凌涵妹子的事情,月儿第一个不放过你。”

还好,还好。紫瑶若是毁在他手上,他以后的名声还有脸面如何能继续存下去?

“师兄,你觉得给我下毒的人到底是谁?”

龙梓敬嘴巴抽动了几下,最终还是开了口:“师弟,你我皆是海量之人,昨日却喝了仅仅几壶就醉了一塌糊涂。这明显就是有人暗中在酒中下了药。”

“你是说……”

“没错,后来在你回屋的时候,也是她在你身旁。给你端醒酒汤。那时候你早就醉的糊里糊涂的,哪会注意她?况且你媚药发作的时候,她却不呼喊,任由你,那个。这作为一个黄花大闺女,一点也不正常啊。”

端木云瞳孔渐渐缩小。呼吸顿时有些急促起来。紫瑶,为什么会是紫瑶,她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龙梓敬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南宫紫瑶为什么会这么傻,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她绝对是被人利用了。甚至于被挑拨了。”

端木云点了点头。紫瑶不过是个寻常女子。“绮梦妖娆”这个毒药是不可能在她手中。这其中一定是某个人暗中赠与,然后花言巧语用来害自己。幕后之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那,你们把紫瑶怎么处置了?”

龙梓敬摇了摇头:“我和月儿都没将此时揭发。毕竟这关乎一个姑娘家的名誉。或许她也是一时糊涂。紫瑶平日里绝对不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她只不过是受了赵百川的蛊惑罢了。所以,我们也没有为难她。”

端木云松了口气。他自然明白南宫紫瑶为何做出这种事情。但是他不会去恨她,一直以来他都把南宫紫瑶当成他的亲妹妹一样,这让他如何下的去手。

“师弟,你变了。”

“嗯?”

龙梓敬叹了口气:“若是在以前你那冷酷无情的性格,估计南宫紫瑶早已经是死在你手中了。”

“这不是很好吗?以前师傅总是告诫我切勿多杀生。如今我确实做到了啊。师兄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端木云笑道。

龙梓敬正色道:“师弟你记住,对待无辜之人,自然是要和颜悦色。但是对待敌人,必须要冷酷无情,倘若一旦动了恻隐之心,那么你终将会害了自己。你可别忘了,当年吕伯奢为了款待曹孟德,最终却落了个什么下场?”

端木云默然无语。龙梓敬明里说的是南宫紫瑶,实际上是责备自己对赵百川还是处处留情。他见惯了血杀场面,但是他一旦想起同门师兄弟反目成仇的样子,感觉真的很不好受。于是他只得退让退让,在退让。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错了?

“你,你还是休息一下吧。你这么冒冒失失的,你让我以后回清溪怎么放的下心。龙梓敬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

端木云顿时感动起来。这个师兄和他从小玩到大。一起闯祸,一起练武,一起闯荡江湖。两人早已经是刎颈之交。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嘻嘻哈哈,吊儿郎当,但是在山上除了师傅,只有他最疼自己。一直以来,都以一个兄长的身份来约束自己,照顾自己。在自己患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甚至为了这个小师弟,甘愿放弃自己的一切荣誉,心甘情愿的退出江湖,弃剑封刀。这一点,若不是有这么大的友情,谁又能做得出呢?

龙梓敬满脸严肃的走出屋外。他不会像端木云那样,对南宫紫瑶那样宽容大度,他只知道,这个恶毒的女儿竟敢对师弟下毒,那么他就不必对他手下留情,哪怕让师弟责备他一辈子!

走到南宫紫瑶的屋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凝神提气,一脚狠狠踹向南宫紫瑶屋子的房门。

“砰。”的一声。房门没锁,很容易的踹了进来。

“南宫紫瑶你给小爷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说别怪小爷我不客气!”

说话的声音停了。屋内死一般的寂静。只见屋内楚凌涵,何烟月,还有南宫紫瑶皆一脸吃惊的望着自己。

龙梓敬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一巴掌。失策啊失策,在自己女人的面前失态了。

“咳咳,月儿,你刚刚看到的不是真的,其实你的梓敬是个很斯文的君子。”

半晌,凌涵咳嗽一声,道:“梓敬,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奇奇怪怪的。还有,紫瑶哪里得罪你了?你说的这么不中听。”

龙梓敬赔笑道:“那个,打扰三位聊天了,在下先走一步哈。”

说完,嗖的一声,立马就不见人影。

烟月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什么她会看上这么一个人。

龙梓敬尴尬的跑出屋外,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松了口气。倒霉倒霉,怎么月儿和凌涵会在南宫紫瑶的屋里。不过看凌涵的表情,似乎月儿还没告诉她昨日的事情。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到时候又生事端。

不过赵百川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龙梓敬倒是挺佩服他的,连南宫紫瑶都能被他说服,真不知道这张嘴怎么长的。这一次既然失败,定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赵百川啊赵百川,你难道非要逼我师兄们反目成仇,你才高兴吗?我们二人既然已经不是天夜派的弟子,你又为何苦苦相逼。倘若师傅在世,一定也不愿意看到这样一幕吧。真希望这个大师兄能放下贪欲,野心。这样或许对双方都有好处。毕竟,邪恶终究会倒在正义的一方。

“老大,老大。”

“嗯?”端木海揉了揉眼睛,满脸困意的从床上走了下来。奇怪,为什么他听见曾经的一阵熟悉的声音,而且曾经让他熟悉的不得再熟悉。

“老大,我们在这。”

这一次端木海听到了声源处。也顾不得穿鞋子,赤着脚跑到屋外。只见屋外正站着两人。一个身穿青衣,皮肤黝黑,骨瘦如柴。另一个身上穿着灰衣,面色泛黄,却长得虎头虎脑的。二人的穿着打扮皆是破破烂烂,但唯独那黑漆漆的双眼,在乌黑的月光下,显得闪闪发亮。

“瘦猴,小虎。原来你们还活着。哈哈,太好了。”端木海大喜道。

瘦猴和小虎苦苦一笑:“老大,你这话说的真新鲜。我们二人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早就变成一滩黄土了。何来死而复生的说法。”

端木海一愣:“那我难道看见的是幻觉?”

“老大你看见的不是幻觉。只不过我们二人在阴间实在是缺钱花。你现在是第一首富了,也应该烧点纸钱过来啊。”

端木海听的越来越莫名其妙,刚要说什么。却发现瘦猴和小虎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最后,居然硬生生的凭空消失了。

“瘦猴,小虎!你们别走啊,回来啊!瘦猴,小虎!”

“老爷,老爷你怎么了。老爷你醒醒啊。”

端木海猛的睁开双眼,坐了起来。端木夫人一脸焦急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急道:“老爷,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端木海顺了几口气。摆了摆手。“没什么,只不过是又梦见了瘦猴和小虎他们两个。”

端木夫人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个心结难道还是没解开吗?”

“解不开啊,这一辈子都难解开。冰冰,你说他们两个蠢货在阴间会不会被人欺负,会不会没银子吃不还穿不好?”

“老爷。你,你太累了。瘦猴和小虎毕竟走了十八年了,一切就让它过去吧。”

端木海摇了摇头:“不不不。明天我打算去到瘦猴和小虎的坟前上个坟。给他们烧点纸钱,顺便尽一下我这个老大的责任。”

端木夫人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吧,那明日妾身准备一些纸钱,牲畜什么的。陪老爷一起去吧。”

“如此甚好。”

第二日,端木老爷让下人准备了一些黄纸,牲畜。也没带多少下人,带着端木夫人和几个机灵点的小厮,出了清溪城,走到清风岗上。

清风岗,顾名思义,此处环境优雅,让人心驰神往。如今正值初春,岗上的桃花也已经开了,一阵风吹过,桃花纷飞,乱

《帝妃之恨:来世偿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