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窈娆公主惑君心》窈娆的意思 腹黑攻 窈娆公主惑君心帝王攻

窈娆公主惑君心

架空已完结

朵花新书《窈娆公主惑君心》由朵花所编写的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母妃,玥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路上阳光甚好,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稀稀落落洒在肩头,快至厢房时树木变的低矮,阳光没了树叶的遮蔽,完全将她们笼罩于其中,幸而Chun日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5 00:10: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朵花新书《窈娆公主惑君心》由朵花所编写的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母妃,玥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路上阳光甚好,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稀稀落落洒在肩头,快至厢房时树木变的低矮,阳光没了树叶的遮蔽,完全将她们笼罩于其中,幸而Chun日的

《窈娆公主惑君心》免费试读

一路上阳光甚好,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稀稀落落洒在肩头,快至厢房时树木变的低矮,阳光没了树叶的遮蔽,完全将她们笼罩于其中,幸而Chun日的光是温和的。或许由于这风景和阳光的缘故,娆儿更是想通了不少,转眼至了厢房,心中阴霾已少了许多。

厢房的门吱的一声打开,玥姨看到娆儿和凝夏,眼带笑意回头看着里面道,

“夫人,果真是小姐她们来了呢。”而后又看着娆儿说,“小姐,夫人听到声音就让我来开门,凝夏陪你逛了一圈,看起来气色也好多了,连眼神都比在府中有神采呢。”

凝夏此时低声说,“玥姨,是小姐自己逛了逛,我去找那凌虚道长,没有找到,回去后小姐也找不见了,幸亏小姐安好无事,否则我也就死也难辞其咎了。”言罢,凝夏低着头似在等人斥责。

娆儿只是笑笑,进了厢房之内,厅中薰炉中冉冉散开的柏香,静心凝神,母亲坐在里屋之中,有风从门外拂来,母亲只是那样静静看着她,却又勾起她心中万分的不舍。

“母亲…”娆儿轻声叫道。

“娆儿,你又胡跑了,也罢,看你心情似好了许多,只要没有那么压抑就好,哎…明日便是你的进宫谢恩的日子了,今日早早回去吧。”

娆儿随母亲出了钟灵观,坐于轿中,应是有些累了再加上她昨夜也未睡好,昏昏欲睡,果不其然,过一会儿便睡着了,一觉无梦。

隐约感到晃了一下,眼睑微张,朱唇轻启,“凝夏,到府中了么?”

“是的,小姐,到府中了。”凝夏说着,扶娆儿下了轿辇。

天色渐昏黄,风更凉了些,凝夏给娆儿披了件紫色绣花双宫绸披风,建平和玥姨已立在门前等她。

“小姐应是累了吧,我先让厨房做点小姐爱吃的点心和粥,小姐吃下就回房休息吧。”玥姨看娆儿打了个哈欠,遂说道。

娆儿摇摇头,说,“我在轿中睡了一路,现在正清醒着呢,天色尚早,今日便等父亲回府后一并用餐吧。”

建平微笑示意,而后说道,“你随我来吧,我有话要对你说。”

“母亲,女儿想趁天色尚早,和凝夏去后花园一趟,完后,再去找母亲,好吗?”娆儿柔声说道。

建平只略叹了口气,便说道,“好,你去吧。”

日光渐渐稀薄,远处天空的云儿似镶了层层金边,轻风扫过后花园湖面,涟漪悄悄荡开不扰人心。蔷薇香气馥郁,让人一不小心便溺在其中难以自拔。熙露亭内,一紫白一青绿两个女子,青丝均被吹起,在空中舞着。

“凝夏,昨日的你我还尚能在此玩笑嬉戏,今日却已全无心境。昨日还能盼那良人,今日却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这人世间的事,世事无常。”娆儿语气故作低沉。

“小姐,不宜如此抑郁,既然那血雨腥风欲来,而我们又无法阻止,那我们也只能如凌虚道长所言,举步维艰,唯有心境放平。”凝夏说着,想给娆儿些许信念,但出口的话却透着无奈。

娆儿深呼一口气,继而说,“你看这满园蔷薇花和这那湖中未开的牡丹,我不得不离去,无法见到那牡丹花开,无法照料这蔷薇,我将她们托付给你,你知道母亲不喜蔷薇,所以你可要护好她们呢。”

“小姐,凝夏离开小姐,便如同这花儿没了根须,开的再美没了根终究会消亡殆尽。”凝夏声音哽咽。

“胡说,你的根须同这里的花儿一样,都植于豆卢府邸,我只是栽花之人,而你的命在你自己手中,你应替我看那牡丹花开,替我完成我痴望的梦。”娆儿厉声道。

凝夏见娆儿如此说,久久未语,末了才道,“凝夏知道了,小姐请放心,凝夏会侍奉在老爷夫人身边,也会照顾好蔷薇和牡丹,让小姐梦回处安乐幸福。”

娆儿听凝夏这样说,心中才略松口气,她不愿凝夏为她葬送一生,这样,已是最好的安排和打算了,日后如何,只有听天命了。

“好了,天凉了,我们走吧,你先回房,我去母亲那里。”娆儿说着边帮凝夏拢了拢落下的发丝。

云儿的金边慢慢降了一个色调,已没有人的熙露亭边,湖中牡丹花花尖欲打开,却拼尽力气也未成功,萦绕在她周围的蔷薇香气却更加浓郁。

“娆儿,你知道母亲为何不喜那血蔷薇么?”建平说着,玉指轻轻的摩挲着紫楠木盒上的纹理,娆儿知道那里面是她昨夜刚绣好的手帕。

“母亲,娆儿不知。”娆儿柔声道,接着又说,“娆儿只知道血蔷薇寓意不好,难道这便是母亲讨厌她的缘由吗?”

“今日叫你过来,就是要给你讲一个故事,那是我年龄尚小的时的阳光明媚的一天,我与母妃,也就是你的祖母在宫中赏花,那些娇媚的花,带着醉人的香气,绕着母妃身上月牙白的勾花罗裙,煞是美丽,记得母妃告诉我那是她最爱的蔷薇花。母妃笑着,父皇来了,身边还跟着皇后和一个粉衣女子,只见那粉衣女子对父皇说道,‘启禀皇上,就是这些花儿中掺着**,能让闻到花香的男子情不自禁,难以自持。’我当时还小,根本不明白那女子说的话是何意,我只知道那花儿确是香气缭人…”

建平说到此处,语气中尽是悲戚,眸中神色似是回到了那空渺的以前,她顿了顿继而道,

“我只是听到母妃语中带着自信和坚定道,‘皇上,这香气是花中自带香气,何有迷情之说?难道皇上相信臣妾会为一时欢愉和一己之私便置皇上身体于不顾吗?’然而,她又怎会料到这是早已布好的局,那粉衣女子怕是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杜姐姐此言是在贬损皇上不懂养花之道了么?杜姐姐自己看,那花落下的花瓣均泛黄褐色,这难道不已是铁证,只需将这花瓣交予太医检验一番即可,也能免了是妹妹冤枉你的嫌疑。’母妃看那花瓣确实如此,已知是有人陷害,却仍说道,‘这花瓣怕是早已被人下了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请相信臣妾,臣妾就算永失皇恩,也断不会做这等污浊之事。’而这时,一旁的皇后却说,‘杜妹妹莫忘记,这些花儿都是皇上派人亲自搬运过来的,而妹妹宫中也均是皇上身边亲信护着,旁人怎能靠近呢?’听到皇后此言,母妃一时语噎,她若执意说有人下药,那便等于在质疑父皇,但若不如此,那下药之人便也只能是自己了,母妃久未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父皇,过了许久,母亲已面带绝望,‘皇上不信臣妾,臣妾又何须多言?这花瓣亦无需再验,臣妾唯有一死已示自己清白!’言罢,只见母妃拿起了修花剪…”

《窈娆公主惑君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