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富贵天下》富贵天下酒52度价格表 总攻 富贵天下娘受

富贵天下

短篇连载中

火爆新书《富贵天下》是月下残荷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富,熊二,书中主要讲述了: 猪老大乘着酒劲儿说出了心中的不快,见熊二兄弟两个也是满肚子的牢骚与埋怨,脑中恶念一动,拿定主意,俯身低声议道:“既然我们弟兄三人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9 12:09: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富贵天下》是月下残荷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富,熊二,书中主要讲述了: 猪老大乘着酒劲儿说出了心中的不快,见熊二兄弟两个也是满肚子的牢骚与埋怨,脑中恶念一动,拿定主意,俯身低声议道:“既然我们弟兄三人

《富贵天下》免费试读

猪老大乘着酒劲儿说出了心中的不快,见熊二兄弟两个也是满肚子的牢骚与埋怨,脑中恶念一动,拿定主意,俯身低声议道:“既然我们弟兄三人都受不得这老妖婆的气,何不趁此大好良机,嗯——”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说到此处,猪老大不由得是咬牙切齿,右手为掌作了一个斩的姿势。

熊二兄弟一向胆小懦弱,方才也只是随着他倒倒心中的苦水,未曾想这猪老大竟动了真格的,兄弟二人惊愕得互相偷看了一眼,半天没敢作声。

猪老大觉察苗头不对,马上趁着火势浇了一把油:“哼,原来以为你们都是有胆有识的真英雄,原来只是嘴皮子功夫——说说痛快。你们难道忘记了原本自由自在的生活?难道忘记了这些年来挨打受骂的委屈?难道就不想着自个儿占山为王,风流快活?”

被他这一点化,那兄弟二人皆动了心思。猪大见有了门道儿,便把诸多好处都说了出来:“现今她多日未曾补得阳气,今日尚且补得些许,却因那小子无端闯入而伤了元气,气血倒行,非几日恢复不了功力。这正是老天赐给我们的大好机会,只要是我们兄弟三个齐心协力,定然能战胜那老妖,一雪当年她夺我宝地、逼我为奴之耻!待杀了这老妖,我老猪依旧回我那些快活的林子过我那快活的日子,这里一应财物全都归属于你兄弟二人,好歹也够半生的逍遥。”

狐老大斜睨熊二一眼,嘴角不易觉察的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来,从腰上抽出弯刀对着左手小指划下,将血滴入杯中,然后双手擎起酒杯来:“老大您这些话算是说到我们的心里头了,好!今日我们三个就歃血为盟,定要将这老妖碎尸万段!”

其余两个见了,也抽出刀来,照着样子举起酒杯,三个家伙杯子一碰,仰起脖子来一饮而尽。

“好。我们各自回去抄家伙,密道门口集合。快些,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们速战速决,以免惊动旁人。”猪大一派大将风范,率先起身大踏步地奔向自己的房间。

“是!”狐老大干脆的应了一声是,冲熊二递了一个眼色,旋即起身,快步追至猪大身后,右手已执腰刀在手,瞅准猪二的后背心“噗嗤”一声捅了进去。随后赶到的熊二看到这一幕,惊得傻了眼,立在一侧不知所措。

狐大急了,他焉知自己不是猪大对手,高声呼喊:“你这头笨熊,还不快来帮忙,不然我俩的小命可要落在他的手里!”

熊二方才如梦初醒,操起腰刀奔至猪大一侧,猪大挥起膀子冲着他就是一拳。熊二还算灵活,上半个身子向后一仰,躲过拳峰,转身向左侧一闪,右手尖刀向前一递,刀峰直插入猪大后腰。

猪大嚎的一声匐匍于地,鲜血从伤口处喷射而出。猪大于地上翻滚着,欲挣扎而起,狐大冲上去一脚踩住胸口,用刀抵住脖子。

“且慢,大丈夫死有何惧,却要死个明明白白,我猪大今日要是不明就里的见了阎王,就算做鬼也不放过你们!”猪大喘息着,假借着话头来拖延时间,寻找着绝境反扑的机会。

“哼!好。你是英雄,那老子也绝对是条好汉。今儿个就让你死得明白。”狐大有些个得意忘形,将手中带血的腰刀往猪大的脸上蹭了几蹭,嘿嘿冷笑了几声:“你把我狐大当耍的了,我狐大可不是个大傻瓜。你说的倒好听,杀了那婆子,你独自己回老窝去享乐,把这店子全部的给了我们兄弟。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还会信他几分,可偏偏是你,说得个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相信一分!想你平日里对我们兄弟颐指气使,动辄打骂,一点也不比那老妖婆差到哪儿去。你哪里把我们当作兄弟看待,分明把我们二人当成任你驱使的走狗。我们一年三百六十日,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的,整日在外头风吹日晒,挨冻受饿,你可倒好,在家里专等着我们弄到了行货,你好去老婆子那里邀功请赏,我们的好处你却只字不提。今日里你设计让我们替你去卖命,事后呢?往好里说,依然把我们当成卖命的狗腿,往不好里说,依你那黑心肝的,定会将我兄弟二人结果了性命,你好独占这块宝地!怎么样?我没有冤枉你吧?”

熊二听了狐大的话,茅塞顿开,冲过来朝着猪大的脸上呸了一口,大骂道:“我呸!你这个挨千刀的,想不到竟然如此恶毒!大哥,别跟他废话了,赶快结果了他!”

眼看着猪大就要呜呼哀哉,突然从他的口中又喷出了一团恶气,将狐大与熊二包围其中。一、二、三,三个数的功夫,两个家伙便两眼一闭,倒向一旁。

熊大推开狐大压在他身上的胳膊、腿儿,拣过狐大的那把刀,如疾风卷劲草一般朝着兄弟两个上下一通狂刺。可怜狐大、熊二一声没吭,便被捅成了马蜂窝,那血如同地底下涌起的一股股喷泉,忙不迭的向外奔腾着,只一会儿,便又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只余地面上一片殷殷血迹。

猪大也使尽了全身的力气,那一刀一刀捅进去的全都是恨,这千般仇恨顷刻间都随着这遍地的鲜血慢慢的渗透,消解进土壤。

猪大也丧失了昂扬的斗志,坐在血水当中暗地里琢磨起来:自己已身受重伤,还谈杀什么蛇妖,就算她完好无损的时候,也敌不过那老妖十个回合。如今杀了这兄弟两个,正好可以把一切责任完全地推到他们的身上,就说这兄弟两个趁着她闭关修行欲图谋造反,被我拼着性命杀死。不但把罪责推卸得一干二净,而且还立了大功一件呢!她今后一定会对我另眼相待。

想到这里,不禁洋洋得意起来。

倏地,一把冷冰冰的利刃架到了他的脖子上,猪大借着走廊远处微弱的光亮往上一看,见是一位身着夜行衣的女子。

虽然外面天色微明,但店中依旧一团模糊,猪大原是妖怪变身,视力尚比普通人高明,往那人脸上看却也是一团漆黑,只是从对方高高隆起的胸脯上方才断定是个女子。

“哎呀,这位女侠饶命。小的未曾得罪女侠,还请您高低放了小的一条生路------”猪大要害命中两刀,方才又一阵劳命,气力无多,只得死皮赖脸的苦苦求饶。

女子并未听得他一番讨饶,手中利剑一抹,猪大的脑袋咕嗵嗵滚落在地:“哼!孽障!饶你作甚?不叫你千刀万剐算是便宜!”

女子在猪大尸身上擦干了剑身上的血迹,将宝剑入了鞘,三步并两步急奔至楼上。

沈富依旧在床上昏迷着,女子推了几下、唤了几声,也不见醒来。女子便去那脸盆架子上取来铜盆,照着沈富的脑袋,哗的一整盆水顷泻而下。

但凡中了迷烟的人,都是仰着下巴、鼻孔冲上使劲儿的呼吸,这一盆水从天而降,直直的灌进沈富的鼻孔。沈富被水一呛,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睁开了眼睛。

“啊呀!”沈富大叫一声,霍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战战兢兢的冲着女子问道:“你,你,你又是何方妖怪?是来拿我性命的吗?”

“你——你才是妖怪!好心当做驴肝肺!本姑娘是来救你的。”女子看到沈富大惊小怪的样子,心中嗔怒,剑眉倒竖。

列位该说了:你这写书的也太没水平了,人家分明是女子,怎么写成‘剑眉倒竖’,‘剑眉’应用在男性身上,而女性应用‘柳眉’亦或中性一些的‘浓眉’。

这可不是我瞎写,您听我讲讲这女子的模样便知:这时晨色已然完全展开,又是二楼,除了一层窗纸别无任何遮拦,屋内一应俱可分晓。但见这女子生得真可谓是上天惊得玉帝逃,入地吓得阎王哭。一张洋梨型的大脸,上面正进行着一场你争我夺的殊死格斗。两对又浓又黑的剑眉一高一低,下面的眼睛是一大一小。一副蒜头儿鼻子把个嘴巴压变了形儿,嘴巴不堪重负的歪斜着,嘴唇好像被蜂蜇了一般,厚厚的上翻着。黑黢黢的面皮上没一处看着顺眼的地方,难怪猪大愣是没看清这张脸的模样,那要是走在黑夜里,非把她当成是一具无头女尸诈尸了不成?

万里山河天地赐,一世美丑父母根。

纵使闭月羞花貌,怎若侠义柔情真。

这女子虽然容貌丑陋之极,但却是一副热心肠。平日里常做些行侠仗义之事,因此备受大家的喜爱,虽然长得难看,却被大家送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黑珍珠。

这黑珍珠性情豪爽,大大咧咧,从不计较别人议论她的长相,她自己也不在乎什么美丑,所以也不用任何纱巾或斗笠遮拦,自是走到哪儿吓到哪儿,她却把这当做一件快活的事儿。

今天她也知道是自己这天下无双的容貌惊吓着了沈富,竟然万分羞愧,把个原本歪斜的嘴巴往旁里一撇,气得咬牙跺脚。

《富贵天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