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狩妻法则》狩妻法则txt下载 下克上 狩妻法则穿越文

狩妻法则

现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画里禅空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狩妻法则》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季摩,萧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一个个的都是小孩子吗?拿自已的身体开玩笑?”七

|更新:2021-01-23 05: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画里禅空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狩妻法则》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季摩,萧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一个个的都是小孩子吗?拿自已的身体开玩笑?”七

《狩妻法则》免费试读

“一个个的都是小孩子吗?拿自已的身体开玩笑?”七七继续瞪他,“你先下去吃饭。”

话一出口,七七觉得怎么有点不对劲啊,这口气怎么像是前世的老婆管老公呢?

都怪这个郑狩太能装疯卖萌了,让她不知不觉地就随意起来。

脸上晕开淡淡的胭脂色,有些不自在地别开眼:“年季摩现在在哪里?楼下?”

郑狩指了指隔壁的客房,扯了她的一只手微一使力将她放倒在了床上,抬起上半身支起肘将她虚虚地笼在了身下。

七七的脸更红了,干巴巴地问:“你干嘛?”

“你真美,七七。”他痴迷地看着她,头渐渐压下。

男子的唇很厚实,带着独属他的气味,也带着他的热情将七七一起燃烧。见过年季摩与她的热吻,他也有样学样地用舌尖在她唇上舔了一圈,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将他的粗长大舌挤进了七七的双唇。七七犹豫了一下,张开嘴主动将之接纳进来。郑狩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便闭上眼生涩地与她共舞。

上世虽与萧允有过婚约,却因两人关系淡漠,都没有想着要亲近。说出去都没有人会信,两人订婚二十来年,却是连个吻都没有过,最多是不懂事时两人一起牵过小手。而萧允之所以对东方玉一度那么痴迷,跟他的情事都是东方玉一手教出来的也有关系。不光女人对她的第一个男人铭刻于心,对男人来说,他的第一个女人也会在心中拥有最特别的位置。

郑狩和年季摩都是初哥,杨七七却也是在穿越到了这个异世之后才将初吻丢在了年季摩身上。(郑狩之前那唇上的触碰,不能算是个合格的吻吧?)大家都是新手,但七七因为环境的关系,就算没亲历过,但也是见过的。于是,起先是七七生疏地教着,郑狩乖乖配合。等到他熟悉了大概的原理程序,却是立马反客为主,将七七纠缠得气喘吁吁。

郑狩甜蜜并痛苦着,在身体失控前用尽全力下了床,此时他胸膛起伏着,眼眸有些发红,急急地冲进了浴室。

该死的,七七的味道怎么可以这么美?

打开冷水龙头,将头伸到了水下,用以冷却勃发的欲望。

七七听着浴室的水声,想也知道他在做什么。

唉,让他们这么难受,她也不是故意的好不好?拒绝的话他们会伤心难过,配合的话他们身体又难受。这可不能怪她。

杨七七将头埋在枕头里闷笑了几声,想到这是梅抱衾在用的,马上跳离开,有些心虚地抱起小黑箱子,去找年季摩。

浴室里有“哗哗”的水声传来,看来他还在洗澡。不同于向来邋遢随性的郑狩,不用看也知道郑狩洗起澡来一定是风风火火、草草率率,三下五除二的就扒拉完了。喜净爱洁的年季摩就一定会洗得很仔细,洗澡对他而言是种享受。

杨七七坐在床边,将小箱子放在床头柜上,打开盖子拔拉着里面的药物用品。

纱布、剪子、胶带,还有就是之前给郑狩用过的那种药膏也有两管。这是第一层的东西,底下放着的是一些码放整齐的小药瓶子,瓶子的形状都一样,颜色却各异,共有六个小瓶。如果上面都是外伤用品,那下一层的这些就是内患用药啰。

把每个小瓶打开来,看看嗅嗅,当然文盲最苦逼,她啥名堂也没看出来。

“七七?”年季摩一身清爽地打开门,看到心爱的人儿正坐在床边捣鼓着药箱,面孔虽然还瘫着,一双灰蓝的眸子却无法隐藏汹涌而出的情意。

她抬头看他已穿戴整齐,不由皱了眉:“郑狩说你也没有上药呢,怎么就穿上衣服了?”

“我的都是小伤,没他的重,不碍事的。”

“我不信,给我看看。”

“好,给你看。”年季摩别有意味地看着她,就站在她面前缓慢而优雅地解开一个个扣子。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却被他脱得极有**意味。再加上他以那样的目光注视着她,害得七七差点落慌而逃。

大哥,你当是跳**舞呢!

七七脸红得像要滴血,目光却偏偏被粘在了他身上一样撕扯不开。眼看着他一点点地露出白皙却有料的胸膛,接着那衣服如玉兰花瓣一样凋谢在他脚下,将匀称性感的上半身整个坦呈在她面前。

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年季摩心下得意:郑狩那货强壮是强壮了,但高大有余,少了精致和俊秀。梅抱衾是个特殊人物,虽然最好不要和他比,但是还是要说一句,从身体来说,他毕竟是三人中年纪最大的,哪里有他年青清鲜?

年季摩此时正得意于自已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哪里还想到圣女林外的‘育崽堂’里有更年轻鲜活的雄性兽人正潜伏在他的追妻之路上呢?!

“你看,我真的没有什么事。”他说着,张开双臂转了个身,让她全方位无死角地检阅他的身体。

年季摩没有扯谎,他的身上确实没有大的伤口,有的只是青青紫紫的钝伤。这样的颜色,在他白皙的肤色映衬下更显扎眼。

杨七七摸了下自已的眉,心中明了郑狩是怕之前强吻的事会成为横梗在自已与年季摩之间的隐患,所以把她诓来解开心结的。

她很想去告诉郑狩,他多虑了。

她又不是真正的十岁小萝莉,不会为了这么点事就耿耿于怀。

“年季摩……”七七站起来,伸手抚上他俊秀的脸庞,吐气如兰地低喃。

年季摩的发辫飞扬起来,脸上一如即往地无表情。

“嗯?”他将她提抱起来,使得两人视线齐平。“七七,你要说什么?”他用凉凉的鼻尖轻轻顶着她的,心中小人儿在得意大笑:还是我的魅力大啊,小美人儿这就拜倒在我的色相下了。

“我是说,你顶着这张面瘫脸,真的不合适做那样的动作呢,很别扭的好不?”

年季摩脸立马青了一层,几乎能听到内里的玻璃心‘哗啦啦’地碎了一地。

“噗~”她崩不住脸,笑了出来。

“你呀,真调皮。”年季摩恼羞成怒,恶狠狠地在她樱唇上咬了一口,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连个牙印也舍不得留下。

七七捧着他的脸,对着他的唇回印了一个吻。

“我们下去吃饭吧。”她说着,眯起了眼。

有些人相处几十年也是陌路,有些人却是一见如故。

杨七七肯定无论是年季摩还是郑狩对她的心都是赤诚无二,虽然有些不公平,但是,想要她放弃年季摩或者郑狩其中的任何一个,她却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的。反正,一妻多夫是他们世界的习俗和现状,他们对此也是毫无抵触情绪,那她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这两人既然向她效了忠,那就一辈子做她的人吧。

《狩妻法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