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枝碧玉》金枝玉叶图片 LOLI 金枝碧玉XXOO

金枝碧玉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枝碧玉》是青梅怀袖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楼定石,谢流,书中主要讲述了: 既然要找人办事,那先得知道人在哪里。从现有情报来

|更新:2021-01-15 05:03: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枝碧玉》是青梅怀袖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楼定石,谢流,书中主要讲述了: 既然要找人办事,那先得知道人在哪里。从现有情报来

《金枝碧玉》免费试读

既然要找人办事,那先得知道人在哪里。从现有情报来看,楚越人似是化名在宫中做太监的干活。但皇宫中内侍没有三千也有两千,又不知他全名,即使真有本名册摆在面前,也未必能找出这位似乎品级不低的“陈公公”。倒是上次碰头的伏波堂貌似是他的据点之一,要不要去守株待兔呢?

宋晓思来想去,如果从宫内下手的话,似乎,好像,只有谢流尘也许清楚该怎样找到那人。

然而鉴于金枝近来的暖昧态度和谢流尘的异常举止,她拿不准要不要去问,以免将事情搅得更复杂。

也许眼看谢流尘的态度好转,金枝还是愿意原谅他的吧。虽然她嘴上说着想忘了他,但只是“想”,还不是“已经”。

可是从私心上讲,她可一点儿不希望事情朝这方面进展。况且谢流尘态度转变得太快,毫无预兆又莫明其妙。如果他真想同金枝重新开始,为什么不把话讲明白,只一昧作出一副温柔的模样。想来想去,肯定是另有所图。

宋晓越想越笃定。她早已将金枝划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对于这个范围内的人与物,她有一种老母鸡护雏的心理:我可以偶尔欺负你,但任何人动你一根头发丝儿都是罪大恶极。

可是回去的事也很重要……对了,先去伏波堂转转,不行的话,就趁金枝睡着时再去问谢流尘,不用告诉她就结了!

主意既定,宋晓愉快地说:“一分钟也不要耽误,我们现在就去找卖糕的人吧!”

“诸卿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楼定石高高坐在龙椅上,俯视他的臣子。诸人皆是低眉敛目,神情恭谨,至于心中做何是想,也许只有本人才知道。

几个品级较低的官吏出列,奏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众人议论一阵,很快便有定夺。

今日的早朝似乎无甚要紧事要商议。已有不少官员悄悄盘算着下朝后该同叶丞相说些什么。前阵子有人上折子说叶丞相家的田地太广,超出官职候爵应有之数,于制不合,请求削减。皇上下旨让房部尚书查办此事。数天后,宋尚书又被委以他任。叶丞相无陈情,无谢罪,这件事似乎就这么揭过去了。叶家果然不可小窥,连皇上也不得不朝令夕改。

突然一人出列道:“臣有本奏。”语气凝重沉毅,众人不由一惊:有又什么事了?目光便都集中到此人身上。

是御史大夫郑传云,三十有余四十不足,平日无甚突出政绩,与朝中当权派没有多少来往,是个不大引人注目的人。听他今日的语气,似乎是要为什么出手了?众官不动声色地揣摩着,悄悄竖起了耳朵。

“臣云上言:淮安王居处无度,屋舍乘舆皆逾制,几拟于天子。不遵国法,擅为法令。骄奢Yin逸,横行州郡。行止无端,轻贱人命。百姓苦其久矣,臣请议如法。”说着双手呈上一个锦面奏折:“臣拟其十大罪,请皇上过目。”

一旁的近侍用漆盒接过,上呈与楼定石。

怎么是这一出?

众人皆摸不着头脑。淮安王孟优坛,其祖父与太祖当年有同袍之泽,太祖登基他出力甚多,然而是个没命享福的,刚封了诸候王没多久就因病故去了。只留下一个尚在襁褓的儿子。太祖怜其孤,亲自接到宫中教养,十四岁时方继承父号回到封地,十余年前也早早过了身,又只留下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便是孟优坛。从五岁封候至今,他方及弱冠之龄。今上颇为恩宠,年年召之入帝都,诸多赏赐,远非另外二位诸候王可比。而这孟优坛持宠骄恣,数不奉法已不是一日两日,楼定石皆是一笑置之,道“年少失怙,不免多疼他些”,少有苛责,渐渐地众人也都不再上谏。

今日这郑传云巴巴提起这件事来做甚?莫非觉得这御史做得无味,想搏个忠臣直谏之名?

诸人猜疑不定间,楼定石已将那奏章看完,递与近侍道:“念!”

“臣云昧死进言:今淮安王不奉法度,有负圣恩……

“其罪状有十:一,居处无度,屋舆逾制;二,不奉国法,擅为法令;……”

无非是些旧事,然而少数敏感的人,联想到日前之事,再听这“居处无度,屋舆逾制”、“擅为法令”心中不由一惊,已模模糊糊想到了什么。

“……历数其罪,实不仁不义不忠。臣昧死请,请除以国法。”

楼定石以目扫过诸人,皆是窃窃私语,神色疑惑。目光在那几人身上稍稍停留:叶浩然与王钟阁皆是神情自若,谢朝晖一贯的漠然,容心得似是若有所思。

见众人议论得差不多,楼定石肃声道:“怜淮安王少年即孤,朕往日不免多加赏赐,只冀其感沐皇恩,知图上进。不料反助其骄纵奢溢,盖非朕之所望也。今着使往督责之,令其改过。若仍不悟,以国法除之。诸卿意如何?”

殿中沉默一会儿,叶浩然率先出列,躬身道:“陛下仁慈,臣无异议。”

叶公既发了话,百官皆道:“陛下周密,臣等谨遵圣意。”

与孟家有交情的老一辈臣子或病退或去世,朝中诸人虽大多不明白楼定石意欲如何,但见朝中砥柱叶浩然已经发话,自己犯不着为了一个没多少交情的小王爷同皇上争辩,是以纷纷附议。并无一人为那淮安王孟优坛说话。

事如意走,楼定石却高兴不起来。他看着叶浩然,缓缓道:“既如此,诸卿且看何人可为使,替朕分忧?”

众人目光不约而同投向叶浩然——皇上忽然打压往日得宠的淮安王,个中深意难以揣摩,若不明就里领了这差事去,只怕办不好呀——叶浩然果然不负众望,越众而出,躬身道:“臣保荐一人可当此任:宫中金吾卫扶风营谢流尘谢统领。”

此言一出,不仅楼定石沉思不语,谢朝晖也抬头看着叶浩然,神色虽是淡然,目光却极复杂。

半晌,楼定石道:“谢世子家世渊源,年少有为,确实是好人选。诸卿可有异议?”

众人自然又是一番“陛下英明”,楼定石遂道:“既无异议,朕即刻下旨,着谢流尘出使。”

下朝后如同往常一般,诸人分作几拔,低声议论着皇上今日下旨的用意。

叶浩然抚着银白的须髯,笑呵呵地听着同僚们的言论。一眼看见那人欲走,忙道:“谢大人留步!”众人自觉让出一条路,让他走到谢朝晖身边。

谢朝晖淡淡道:“叶大人何事?”其时百官乃至天子皆称叶浩然为叶公或叶丞相,只有谢朝晖呼他一声“叶大人”,看似倨傲,实则熟稔。以谢朝晖这几十年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冷淡来说,实在难得。

“老夫新近得了一幅顾氏真迹,想邀谢大人一同赏玩,不知大人有空否?”

谢朝晖道:“叶大人美意,晖自当欣领。”

“如此甚好。谢大人若不嫌弃,便与老夫一道乘车同去吧。”

眼看本朝第一重臣拉着个平时冷冰冰不理人的礼部尚书走了,有新进的官员十分疑惑,请教道:“叶公怎会与谢尚书如此亲近?”

被问到的人有些不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本朝最有名的五姓,方才陛下口中的‘谢统领’便是谢尚书的公子。”

“咦,谢尚书是谢氏一族?我还以为只是同姓。”

“朝中哪来的同姓?不过也难怪你这么想,谢大人这些年不太管事,但那是大人寄情书画,淡泊清高。谢大人是个难得的多情人,自打夫人过世后既不续弦也不纳妾,对什么都看淡了。于公事上尽心却不谮越,有功亦不言赏。平日未免冷淡了些,却是难得的清流之姿。好在陛下圣明,今日这尊荣体面的差事,不是着落到谢大人家了?”

未及问话的人回答,旁边便有人冷笑道:“既是尊荣体面,你怎不讨了去做?”

“你——代天子执仗责礼,这是何等大事!又岂是随意人等皆能胜任的?”

“大事?呵呵,的确是大事,但却未知是福是祸呢——”

“史大人!这可是皇宫,慎言啊!”

“无趣。”说着那史大人将上朝时执的板笏往袖中一揣,转身离去。

《金枝碧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