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妾谋》妾谋txt 现代言情小说 妾谋小顶

妾谋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凌钰,望向的小说是《妾谋》,它的作者是茉匠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安静地等待夜幕降临,山树高,鸟轻鸣,寂静里,离别

|更新:2021-01-14 00:05: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凌钰,望向的小说是《妾谋》,它的作者是茉匠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安静地等待夜幕降临,山树高,鸟轻鸣,寂静里,离别

《妾谋》免费试读

安静地等待夜幕降临,山树高,鸟轻鸣,寂静里,离别的愁绪格外清明。

凌钰忽然问:“子陆,你多大?”她只是猜测过他的年纪,却不知道他多少岁。一直以来,他不愿说,她也从来不问。可是此刻即将分别,她忽然很想知道。

他略一顿,“二十五。”

她猜得没错呢。她还想要问他的亡妻,可是话到喉间,始终还是难以脱口。明明是别人的伤口,她去撒盐做什么。

“我今年十六岁。”凌钰微微一笑,“等再陪伴娘亲几年,我或许也要出去走一走。”此刻,她很想和子陆说话,因为在村里她没有一个喜欢的人,没有拥有过这样可以卸下辛苦的时候,所以面对子陆,她很想将心事都说出来。

子陆轻笑一声,说道:“你还小,不必想得太远。”

还小?十六岁的女子已该出嫁,她也不小了!只是他这样轻轻一笑,却教凌钰觉得不好意思。

“如果以后我去了胡,我可以去找你么?”凌钰认真地问。

子陆微顿,凝眸来望她,“你去胡做什么,不要去。”

凌钰哑然。望着子陆坚决的样子,她真后悔自己方才的话。覆水难收,她转身望向浓黑的夜色,轻轻答:“哦。”

像是知道她被他的话伤到,子陆又再言:“割据的局面不统一,魏与胡就会一直战乱不休。就算两国不再争斗,胡有五小国,你去,如何安保自身。”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

凌钰转回身,笑起来,“没关系,我肯定能保护自己。”她眨眼,听了他的话,她竟有些高兴,原来他并不是拒绝她去的。

“不要去。”子陆还是这样说。

凌钰顷刻黯然,又淡淡“哦”了一声,没有再言其他。

她走到山腰俯下身望,寂静里尽是黑色,只余远处几户小屋亮起微弱的灯火。山树林中,响起虫叽哇鸣,更添宁静。

“子陆,我们走吧。”

送走了他,她就可以安心过自己的生活,不用再去想今后出虎丘村了。

下了山,两人皆是屏息仔细,四处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凌钰想起子陆没有盘缠,于是道:“现在没有人来,你去我家,我有东西要给你。”

子陆不明,“什么?”

“你没有盘缠,上一次当了双印,我还剩好多银两。”

“不必了。”

“你还想再卖掉身上的东西换银子么?那一日我去卖你的双印,被掌柜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好久。”凌钰突然正经起来,宛如母亲嘱咐远行的游子,也像是妻子嘱托离家的丈夫,她极是认真地说,“此去一路皆是乡村小镇,你若再以贵重物什易换,必定惹来魏军注意。”

子陆许是被她认真谨慎的样子怔住,一时无言看她,最后抿唇一笑,点了点头,“你也很聪明。”

凌钰一脸平静地转过身,往回家的路走。她将背影留给身后子陆,走了几步,唇角已泛起笑来。被村里人夸赞,她也会高兴,觉得自己给娘亲争了光。可是此刻只被子陆这样简单地夸赞一句,她便想要欢呼雀跃。又禁不住扬起更大的笑容,折换小道,快要到家,凌钰才渐渐收起这笑,再次覆上平静的容色。

眼前树影移开,依稀能见家中的灯火。

凌钰回身正要唤子陆快些,却不料他已在自己身后。这一回身,恰恰撞在了他胸膛。

心底砰地一声巨响,凌钰懵懵愣住,屏息,不敢呼吸。

她与他隔得这样近,这样近。她不知道他就在她身后,他走路都没有声音么,她怎么听不到。他就在她身后,他比她高许多,她的额头抵在他下颔,有些温润,是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她没有和男子这样近地接触过,此刻,她不知道该如何,一动不动立着,连呼吸都已经不敢。

安静的夜色里,她好像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也清晰地听到子陆的呼吸。他的呼吸像绵长温润的涓涓流水,这样近地淌过,让她觉得心安。

明明只是撞上了他,为什么她会觉得自己已经手足无措。

清风忽然迎面吹来,凌钰睁眼望,视线里不再是子陆的宽阔胸膛,换做了夜色下的依稀灯火——子陆已经从她身侧移开,往前走去,那样自如。

她心间像在瞬间开出一朵花来,却又在瞬间凋谢。

转过身,往前走,凌钰面容安静:是她多想了,多想了。

只是子陆忽然停下脚步,周身竟在这一刻泛出寒意。凌钰疑惑,不知他为何停下。走上前,却错愕得傻住!

简陋的两间小屋灯火透亮,院中围满了陌生的人群。男人粗暴的声音响彻这宁静的夜空,刺耳地传过来,“臭婆娘,说了我们只是来打探消息,你知不知道说明白一点,别这样扭扭捏捏地讲话!”

“我只是一介妇人,自然不知敌国之事。敌军若潜进了魏,又怎会来我们这个偏远的村庄?”娘亲的声音依旧虚弱,却极力强撑,说出坚决的气势。

凌钰猛地跨开脚步就要上前,却在瞬间被子陆拉住,闪身躲进了一侧树影里。

这一晃动,娘亲面朝着这边小道,将他们望得清楚。

凌钰挣脱子陆的钳制,跨开步子就要冲进院子。子陆却死死拽住她的手,将她重新拉回怀中,牢牢禁锢住她。凌钰心急,才要大喊“放手”,却瞬间被子陆捂住了嘴。

她挣扎不得,双目紧紧望住娘亲,而娘亲早在方才他们闪身避开的瞬间望清了她。四目相对,娘亲眸中担忧,含着告诫,分明是叫她不要妄动出声。

魏军真的搜来了,真的搜来了,还找到了这里,找到了她家!肯定是王婶说漏了嘴,说她曾经给一个陌生男子指路!凌钰心急,挣脱不开子陆,想要开口呼喊,也被他捂住了嘴。

她焦急而惧怕地紧望娘亲,而娘亲也暗暗望她,告诫她不要出来。

那手持长刀的中年男人不耐烦地大吼出声:“臭婆娘,都有人说在这里看到过一个陌生男人,你他娘的真没有瞧见?”

“真的没有,我一个染病的农妇……”娘亲眸中越加焦急,暗暗望着凌钰这边,“我怎会骗你们。”

中年男人却像是发觉异样,猛地回身望来。

子陆瞬间闪身再退,却踩断脚下枝桠,夜色里惊起轻微一声咯吱声。只是离得远,他们或许听不见。

中年男人这一回身,却什么也没有看到。然而娘亲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男人回身,娘亲猛然一惊,面色多少惊慌,频频往院外瞧。

男人惊料不对,身侧早有小兵跑出院门,探头一瞧,猛喝:“有人!”

娘亲疾步而下,急呼:“阿钰!那是我女儿,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她走得急,那样急,生怕凌钰出了事,也害怕他们抓到子陆。不顾一切往前冲,中年男人却龇牙咧嘴地啐道:“臭婆娘!”他的长刀在手,尖刃朝向外面,眼见娘亲要跑,一个箭步横上来。

两具身体相扑,噗嗤一声,刀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娘亲惊愕睁眸,痴痴望住院外。

凌钰惊恐地瞪大双眸,不可置信,她拼了命挣脱子陆的手,失声脱口:“娘——”这一声撕心裂肺,这一声痛苦绝望。

娘亲撞在了男人的刀刃上,整个身体都涌出不尽的血,染红了娘亲泛黄的白裙。

《妾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