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踏月如歌》月如歌 小说大结局 踏月如歌GV

踏月如歌

古典仙侠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南风惊春原创的古典仙侠小说《踏月如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秦祁,沈扶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削铁如泥的剑锋却是堪堪擦着沈扶月耳侧,落到她面前的裂缝之中。 裂缝感觉的后来的这股力量的霸道,却也不见退缩,反而更加放肆的汲取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31 18: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南风惊春原创的古典仙侠小说《踏月如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秦祁,沈扶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削铁如泥的剑锋却是堪堪擦着沈扶月耳侧,落到她面前的裂缝之中。 裂缝感觉的后来的这股力量的霸道,却也不见退缩,反而更加放肆的汲取着

《踏月如歌》免费试读

削铁如泥的剑锋却是堪堪擦着沈扶月耳侧,落到她面前的裂缝之中。

裂缝感觉的后来的这股力量的霸道,却也不见退缩,反而更加放肆的汲取着两份同样纯澈的灵力。

秦祁眯眯眼:“有点意思。”

秦祁来的风风火火,虽是双手执剑,高大的身躯却正正好好的遮住沈扶月,像是一个从背后偷袭才得来的拥抱。

说话间,这人字字气息洒在沈扶月耳边。

沈扶月:……

沈扶月冷静的没有抬手给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一巴掌。掌心不属于自己的灵力如浩瀚水波一样流转而过,相较之下,自己那点灵力就如烟,人还未凝眸去看,就已经消散在林间。

这人……

沈扶月轻轻皱眉,却来不及细想。指尖那股异样的吸力忽然加大了许多,沈扶月胸口一窒,随即向前倒去。

眼看沈扶月要撞上面前尚还存的一丝裂缝,秦祁心口隐隐一疼,顺手那人捞回来。却发现没有这个不要命的人,这洞口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那人醒着时候,这条缝隙被修补的很快,像是贪婪的恶兽又迫于什么不得不闭上自己的大嘴。此时那人一昏迷,这头恶兽便龇牙咧嘴的反身扑过来。

秦祁不敢怠慢,只好接着沈扶月先前打下的基础慢慢修复裂缝。

这一修补,就是三炷香。

这三炷香里,秦祁没有片刻休息。

三炷香里,两人不止一次的觉得秦祁会在下一刻就忍受不住撤走灵力,但是秦祁就端着一张平白稀松的脸色,坚持了三炷香。

李澈和程以都不禁再次刷新对这位摇光君实力的看法。

直到裂缝完全消失,秦祁撇了一眼不省人事的沈扶月,对她接下来的去向已经有了打算。

既然是能够轻松修补魔界裂缝的人,那就不能那么轻易的拱手让给对家。

秉持着我不好你不好我好了你也不能好的策略,秦祁直接横抱着沈扶月,笑吟吟的对程以说:“走吧,程公子和我在论道居里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程以启齿欲言。

秦祁笑吟吟的面色里闪过一丝寒气:“别当我闻不到你俩身上的腥味。现在是客客气气的请你,敢说一个不字我就把你整个门都绑过来。”

秦祁就是秦祁,分明是名门正道,一张嘴就是邪魔歪道之人的台词。

当然秦流氓做的不是人的事多了去了,比如在如何回程一事上,先是开口质疑程以:“程公子,你拜入斩风门说来也快十年了吧,来说说,会不会御剑?”

程以主动上前扶着沈扶月,道:“自然。”

秦祁瞥了眼一旁装鹌鹑的李澈,嘲讽十足的笑了声:“会御剑了?那斩风门倒也不是什么白痴门派。”

一语双关。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李澈脑海里疯狂重复这两句话,只想说:没必要,师叔你连自己也骂进去真的没必要。

程以看看李澈,明白了秦祁说的什么意思,颇为无语对李澈道:“他出门是不是又忘吃药了?”

“乖,不要羡慕。想吃的话到论道居分你一口就是。现在,劳烦程大公子御剑带着我这个同门,回去。”秦祁特意咬紧了御剑二字,说完看着程以:“没难度对吧?”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程以:“你同门为什么你自己不驮着?”

秦祁但笑不语。

程以顿时明白,这毒舌又事***人是怎么回事了。无非就是嫌弃李澈能站着,踩了他那些心头好。

程以和秦祁都在金陵,还是对门的那种。小的时候,秦祁闯祸没少往程以身上泼脏水。久而久之,程以自然明白这货色心里琢磨了几斤坏水。

于是昏迷的沈扶月被秦祁不费力的抱着,李澈则委委屈屈的上了程以的长剑。

两人御剑的速度都极快,本来三四天的行程一下子缩短成两个半时辰,到灵山的时候正好还能赶得上晚餐。

“那么快就回来了?”

刚出门就看到秦祁一脸宛若撞鬼的天权长老这样说着。

李澈头秃地想:道士撞鬼不应该双眼放光吗怎么在自己师父脸上就这么让人有喜感。

秦祁却笑:“大事,找师兄开会了。天璇师兄回来了吗?”

周礼敏锐的发现了秦祁笑里的冷厉,皱皱眉,道:“回来了,现在正在后山查星轨。”

星轨昭明天下事。天璇长老聂如是,能读星轨,能占气运。本来着人业务是和天机长老重合的,但是最后也成了五大长老之一。

秦祁把星轨两个字扔后槽牙磨了磨,掂了掂手里昏迷不醒的沈扶月:“行,那等一会,我先把这人叫醒。”

周礼目光扫了扫他怀里的沈扶月,然后目送秦祁一手沈扶月一手程以的那人提走了。

“李澈,来说说怎么回事,你师叔怎么生那么大气?”

沈扶月醒来的时候胸口还是疼,仿佛张口就能呕出来一口血的那种。她没说话也没睁眼,抿着唇顺着身体里越发杂乱的灵力。

这回倒是背后不断涌入身体的灵力帮了大忙。

胸口的疼随着呼吸颤动,但沈扶月宛若不觉,一点一点压制住体内的灵力,才慢悠悠的睁眼。

背后的手掐着时间撤回,沈扶月只看得到起身是带起来的一片深蓝,像是一朵深色的云,却又是极为深沉的颜色。

“别走……”

沈扶月被自己的呓语惊醒,伸出来一半的手猛然攥紧。

秦祁回头,正好看到沈扶月一刹那颇为暗沉的眸。

沈扶月垂眸错过打量的视线,若无其事的收回手,道:“你是谁?程以呢?”

刚睡醒的小猫转眼就炸毛,扭头就想要咬人。

秦祁气都气笑了。

正好程以端着晚粥进来,进门就数落:“秦大公子,道理我都懂,你这镜云居真的是住的地方不是折磨人的?啥玩的都有就是没能用的。你能不能认真点?还飞升,等你飞升是不是还得再等一个百年?”

程以骂完,才发现沈扶月已经醒了,后边约百字数落人的话哽在喉咙,噎了半晌,才道:“醒了?喝点粥。”

沈扶月沉默,到底接过那碗氤氲着白气的粥慢吞吞的咽了一口。

秦祁意味不明笑了一声,半躺在软椅上,用下巴指指沈扶月:“说说,这人谁?醒过来一句感谢都没有,张嘴就冲我吼。”

程以挑眉,却是不信秦祁这话:“你怎么人姑娘了?这是我表妹,平常脾气挺好。”

“还表妹,你程家多少女眷我不比你清楚?扯犊子?一会你就去论道居这样扯犊子,看看我那些师兄给不给你上刑。”秦祁冷笑。

程以听到上刑,眉就皱了皱。他好歹也是斩风门的首徒,不管犯了什么事都轮不到让灵山上刑:“你们想什么呢?”

“你想什么呢?”秦祁忽然直起身,笑容敛下来,道:“你以为太丰城住着几个人?要是说不清楚你们身上那一股魔物的腥气,别说给你上刑,让你俩一起去刑殿滚一遭都不为过。”

《踏月如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