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跃马北望》跃马天下 蕾丝 跃马北望GC

跃马北望

历史连载中

《跃马北望》作者:格灵非斯,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棉甲,罗一贵,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背靠城墙垛子能避开刺骨的寒风,被安排歇息的士卒都喜欢靠着它取暖。聊聊各自经历,谈谈受挫的建奴,说说心中的企盼,在这个阴寒的日子里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2 18:04: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跃马北望》作者:格灵非斯,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棉甲,罗一贵,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背靠城墙垛子能避开刺骨的寒风,被安排歇息的士卒都喜欢靠着它取暖。聊聊各自经历,谈谈受挫的建奴,说说心中的企盼,在这个阴寒的日子里

《跃马北望》免费试读

背靠城墙垛子能避开刺骨的寒风,被安排歇息的士卒都喜欢靠着它取暖。聊聊各自经历,谈谈受挫的建奴,说说心中的企盼,在这个阴寒的日子里给士卒带来感慨、义愤及希望。赵行把双手拱进袖子里缩着脑袋有样学样打着盹,本来是跟着舅父巡视城墙的,只是没走几步就缩到墙根下。

睡梦中的少年感觉有人在叫喊自己,迷迷糊糊地挣开眼睛,原来是把总陆国轩对着自己笑呢。

“陆大哥,怎么了,建奴攻城了吗?”少年一咕噜爬起来,擦擦嘴角的口水问道。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陆国轩的眼睛瞟了瞟城外,几里开外到处是安营扎寨的金兵。

“罗大人呢,罗大人在哪里?”既然从军,军中只有将军是士兵,自从在城墙之上称呼舅舅被告诫后,赵行也改变了对罗一贵的称呼。

“呵呵,罗大人忙着巡检,喏,大人让我把这棉甲带给你。”陆国轩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套衣甲,浅笑着递了过来。

棉甲看上去十分新,甚至连标号都在。少年一听是给自己的也不管从何而来,飞快地接过棉甲,伸手抬腿穿戴起来。棉甲主料是棉花,采摘的棉花打湿,反复拍打,做成很薄的棉片,把多张这样的棉片在缀成很厚很实的棉布,棉布内衬精铁,不仅对传统的**有很好的防御能力,对火器的防御效果非常好。而且辽东气候寒冷,棉甲还具有防寒的作用。辽东汉人骨架本就宽大,少年又比一般人厚实,穿戴起来非常合身,美中不足的是兜鍪略大。

少年上下看了看,觉得十分满意,抽出腰刀来回劈杀了几回,笑嘻嘻地问道:“怎么样,陆大人,白袍小将威武吧。”

少年蹲着马步,腰刀高举活像个甩把戏的卖艺人,陆国轩上前扶着少年的兜鍪,憋住笑说道:“威武。”

少年一听更来劲,挽了刀花继续耍了一套刀法。

―――――

第二天清晨,东方慢慢出现一抹紫气,天际的云彩已经被映染成紫色和淡红色,太阳慢慢从云中出现。顷刻间深红色的太阳就已经挂在了天空中,彩云相伴左右,万点金光洒在雪白的大地上,白雪反射的银光与慢慢消失在河面上的水汽交合,朦朦胧胧。

透过朦胧就会发现金军已经整齐排成了数个方阵,努尔哈赤统帅的正黄、镶黄为中军,中军左方为莽古尔泰为主将的正蓝、镶蓝两旗,右方为洪太吉领军的正白、镶白两旗。汉军、镶红旗为攻城主力,整齐地排列在中军前方。

旌旗飞扬,刀枪剑戟在阳光下闪着寒光,铁骑大军两侧护卫,压制城墙上的火力同时护卫大军安全,主攻的步兵的方阵森然有序。

努尔哈赤大手一挥,一声牛角号打破了清晨的沉静,随即处处响起了嘹亮高昂的牛角号,与中军的号声遥相呼应。号角声代表着天命汗无敌的兵锋,代表着女真天下无敌,更代表着食物、财富、女人、奴隶,女真人个个血流加速,面红耳赤。

李永芳的汉军排成纵列迈着整齐的步伐踩着号角声向城墙前进着。

“檑鼓”罗一贵一声冷笑

“咚,咚,咚”箭楼上一字排开的大鼓依次响起,越来越急,越来越密,打鼓的鼓手也慢慢亢奋起来,用力地挥舞着鼓槌融入鼓声之中。

“大明天威,杀”罗一贵抽出长刀指向天空,用尽全身的力气呐喊道。

“大明天威,杀”城墙上明军将士随着主将的呐喊,从胸腔里发出的呼喊震慑着天地。赵行随着众将士忘情地呐喊着,白皙的面孔激动的有些扭曲。

城墙上传来的呐喊声让努尔哈赤的眉头微皱,有好几年没有见明军有如此高昂的士气了。命运总是如此的无常,万历四十六以前他也伴随着大明龙旗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也呐喊着“大明天威,杀”击杀着大明的敌人。

前排的汉军士兵整齐地迈着步伐向城墙逼近,慢慢加快了脚步,越来越快,举着各式武器,抬着云梯飞快地向城墙靠拢。

城墙上严阵以待的步兵、车营火器兵,注视着前方的敌人,各级军官竖起耳朵听闻鼓声的变化

“传令,请大将军,放百虎齐奔”罗一贵一声令下,旗手挥舞这大旗,鼓手也再一次擂响了大鼓传达着主将的军令。

百虎齐奔是一窝蜂中最强的,是大明车营的制式主力装备,一车能连发一百支火箭,威力惊人,覆盖Xing射击的威力是三连发的神机箭所不能比拟的。

快速奔跑的汉军士兵立刻遭到了暴风骤雨般的打击,汉军士兵大多无甲,防御力是无法与女真八旗相比。

百虎齐奔由战车发射,速度快、穿透力强,火箭能一下子串通两个汉军士兵。受伤的士兵左右打着滚试图扑灭身上的火焰,却点燃了更多同伴的棉衣。

相比百虎齐奔,大将军的天女散花弹对无甲的汉军士兵更致命,士兵们面部被铁弹击中非死即伤。

攻城之路成了死路、血路,地面上没有化尽的白雪成了鲜红的点点梅花,受伤的汉军嚎叫着,翻滚着,听起来毛骨悚然。金国军法森严,汉军士卒心里虽是怕到了极点,脚下可是一点不敢耽误,继续呐喊着向城墙靠近。跟进的金兵手起刀落结果了受伤的汉军,天地间安静不少。

几轮过后不仅汉军士兵肝胆俱裂,押阵督战的镶红旗士卒看的心里也发毛。明军火器不是没有碰到过,打辽阳、沈阳时明军就用过这样的武器,可那时候金国大军一动明军就开始放炮,其中有一半落空,等大伙冲到城下时大半武器就失去了无用武之地,只有三眼火铳之类的武器能用,是个人都知道三眼铳声音大的吓人,杀伤力却是极其有限,战斗最终还得靠刀枪来决出胜负。

部分汉军踩着同伴的血肉冲到了城下,七手八脚地架设着云梯。只要上了城墙,大多数汉军士卒认为战斗就胜利了一半。

城墙上鼓声陡然一变,数百个冒着黑烟的铁球依次曾直线从城上落下,汉军中的老兵一看铁球再也不管什么军法,扔掉手中的云梯、武器就跑。

老兵们知道这种铁球叫霹雳炮毒火球,是万人敌的一种,内部除了火yao外,还有巴豆,狼毒,石灰,沥青,砒霜等物,爆炸时产生毒烟,中者口鼻流血,浑身奇痒不止,就是抓破头皮也无济于事,最后不是**就是全身溃烂而死。霹雳炮毒火球太过残忍,不要说被这种武器击中,想想都不寒而栗。

老兵是汉军中的核心、骨干,是新兵之胆,有了战斗过的老兵带头新兵才敢放手厮杀,没有了老兵支撑新兵是无法面对激烈的攻城战的。

一队汉军推着蒙着生皮的攻城车慢慢驶向城门,每前进一步都会有数人到下,但很快就有后备士卒补上。士卒换了几茬,攻城车也靠近了城墙。

赵行闪过城下的羽箭,挽弓搭箭射到一个汉军,搭上第二支箭时,汉军已经呐喊着撞击城门了。

城门是明军重点防守区域,准备远比城墙充分。丢下的霹雳炮毒火球达十个,城内里面的守军脸蒙沾满尿的湿布,不断加固城门的支撑,推车的士卒没有准备,只得吸入爆炸的毒气。

剧烈的运动让毒Xing随着血液散布的更快,推车的士卒再也顾不得攻城,双手死命地在身体各个部位抓、扰、扣。

棉衣被扯烂,身上处处是血痕,中毒的士兵痛不欲生,打着滚凄厉惨叫。中毒的汉军士卒已经发狂,完全失去了理智。一个抠瞎左眼的士卒脸部满脸鲜血,用力扯着自己毛发,城上赵行再也看不下去,一箭结束了他的痛苦。更多人清醒过来,箭如雨下再也听不到让人发疯的惨叫。

没有了老兵支持,新兵就遭到了暴风雨般的打击,攻城汉军丢掉武器哭爹喊娘向向撤退,没有章法的撤退演变成了全体溃败,极少数死硬分子也被射成了刺猬。

汉军士兵还没有上云梯,金国的第一次攻城就被瓦解了。

章节在线阅读

《跃马北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