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尊权谋之倾世毒妃》瘫痪王爷之倾世妃 立场倒换 嫡尊权谋之倾世毒妃完结版

嫡尊权谋之倾世毒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苏眷蕾,墨回的小说是《嫡尊权谋之倾世毒妃》,它的作者是寰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萧远杭三人进门时,桌上的油灯已经被呼呼直灌的冷风吹灭了,一室昏暗。可怜的窗户在风中猛烈摇摆,开开合合击打的窗棱噼啪作响。叶清欢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1 00:05: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苏眷蕾,墨回的小说是《嫡尊权谋之倾世毒妃》,它的作者是寰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萧远杭三人进门时,桌上的油灯已经被呼呼直灌的冷风吹灭了,一室昏暗。可怜的窗户在风中猛烈摇摆,开开合合击打的窗棱噼啪作响。叶清欢衣

《嫡尊权谋之倾世毒妃》免费试读

萧远杭三人进门时,桌上的油灯已经被呼呼直灌的冷风吹灭了,一室昏暗。可怜的窗户在风中猛烈摇摆,开开合合击打的窗棱噼啪作响。叶清欢衣衫不整地伏在床边大口喘气,手指指向窗户的方向直哆嗦,不知是冻的还是气的。

傅熔看了眼窗户,蹙眉走到床边,“发生什么事了?”

“咳咳……追,快追……咳咳咳……”叶清欢有气无力地指着窗口,他好不容易才把人弄来,决不能让那个畜生就这么跑了!

傅熔快步到窗户边上向外望去,大街上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积雪和过路人来来往往留下的凌乱脚印外,只有零星几个裹得厚实臃肿的小贩挑着担子踽踽独行,没发现什么可疑之人。

“还等什么呀?赶紧去追啊!”见傅熔只是慢吞吞地向外望了望,叶清欢急得不得了,再耽搁下去,人早就跑没影儿了!

“你让我追谁?”傅熔看着叶清欢被剥开的外衫,幽暗的眸子猛地一沉。

察觉到傅熔的目光,叶清欢忙拢了拢衣服,脸憋得通红,几分愤怒,几分屈辱,俨然一副被调戏了的黄花大闺女的模样。

魅黎似笑非笑道:“我说老四,你不会真把神医墨回给劫来了吧?”

叶清欢重重地“哼”了一声,默认了:“别跟我提他,还神医呢,就是个阴险小人!”死断袖,居然敢对大爷我动手动脚,别让我再碰上你,否则非打得你满地找牙不可!

萧远杭捡起地上的面具,魅黎凑过去看了看,惊讶道:“真是神医墨回的面具!”上次她对神医墨回使美人计时,曾近距离见过,一模一样,没错的!

萧远杭目光闪了闪,若有所思。

魅黎斜睨着叶清欢:“你把神医墨回怎么了?”这个呆子居然来真的,可千万别弄巧成拙才好!

“什么叫我把他怎么了?”叶清欢大叫,仿佛受了天大的冤屈,“是他把我怎么了好不好!”

见他衣衫不整,眼角泛红,一副被凌虐过的春情荡漾的模样,魅黎怔了一下,将人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狐疑道:“……不会吧?”

“什么会不会的?别瞎想啊,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叶清欢急忙否认,被一个死断袖调戏本来就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要是再被他们误会一些有的没有,他就没脸活了!

“不像!”魅黎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抿嘴窃笑,一副我才不信的表情,看的叶清欢眼角直抽抽,很没风度地吼她:“是他对我动手动脚,我是被他算计了才会吃亏的,你别一副捉奸在床的表情好不好!”这个臭女人怎么那么可恨!

“神医墨回肯对你动手动脚,说明他对你有意思,我就说嘛,美人计未必无效!”魅黎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真是怪事连年有,今年特别多,享誉京城的神医墨回竟然是个断袖,而且还真就看上了老四这个呆子!

她边笑边偷偷瞄了眼脸色黑如锅底的老大,事情真是越来越好玩了,继续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煽风点火:“老四你也别生气,其实神医墨回看上你未必是一件坏事,你想想,我们几次接近他都不得其法,如果美人计奏效的话,岂非一劳永逸了?”

“你……”叶清欢不敢置信地瞪着魅黎,自己刚刚遭遇不幸,她不安慰也就算了,还落井下石,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老四啊!”魅黎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叶清欢的肩膀,“老三的命可就交给你了!”

“交……我……”叶清欢指着自己,转头看向一旁神色淡淡的三哥萧远杭,拒绝的话终究没能说出口,只恨恨地一拳砸在床上,愤懑的目光落在萧远杭手中的面具上,恨不得烧出两个窟窿来。

不用说,他一定会再去找那个劳什子神医,此仇不报非君子,他一定要让那个狗屁神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不!还不够!

他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

苏眷蕾一路哼着小曲儿,借着瘦竹的遮掩,蹦蹦跳跳地回到了青竹园,刚一露面就被守在门口的流苏火急火燎地拉了进去:“我的小姐,你可终于回来了,刘氏都派人来催过两……咦小姐,你的面具呢?”

入眼便是一张冻得通红的小脸儿,手炉不见也就算了,怎么连面具都没了?

苏眷蕾吸了吸鼻子,边脱衣服边道:“别提了!”还以为遇到了个小呆瓜想好好逗逗乐,结果险些让人家给当成瓮中鳖给堵了,还好自己跑得快,否则勒索信现在都该寄到回生阁了!

改天一定叫胡爷好好查查那小子的来历,这种不良之风千万不能助长,要是每个人都像那小子那样不按常理出牌,那自己以后出门得多提心吊胆!

“刘氏找我什么事?”

流苏取来人皮面具覆在她脸上:“传话的丫鬟没说,只叫小姐去千丝阁一趟,奴婢推说小姐身子不适,正在睡觉,她们便没再为难。”

苏眷蕾往床上望了望,果然有人影起伏,“是秀莲!”流苏边给她换衣服边嘱咐:“小姐一会儿过去的时候可千万别说漏了嘴!”

主仆二人来到千丝阁时,已近临到晚膳时间,主屋里人影憧憧,千丝阁倒是十分冷清。

千丝阁是琳琅院里的一座偏房,平日里供主人休憩玩乐,招待客人所用,这会儿该用晚膳了,人都去了主屋来仪居。

苏眷蕾孤零零地坐等着,不得允许她是不能擅入来仪居的,对于这一点,府中没有明确规定,但却是多年来约定俗成的勒令,就好像无论刘氏表面上多记挂她这个继女,但侯府的仆人却从未将她当主子看待一样!

望着静静燃烧的烛火,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淡淡饭菜香,耳边回荡着一家人的欢声笑语,明明是那么温馨热闹,却与自己一丝关系也没有,饶是她冷心冷情,无欲无求,也不免生出一丝凄凉。

“流苏,你说我是不是多余的?”苏眷蕾自嘲道,上辈子就是这样,家族中孩子一大堆,能受到长辈重视的从来都是那些出类拔萃的,在那里,能力与亲情是划等号的,她为了引起亲人的注意,拼命学习医术,终于在达到巅峰时得到了那点可怜的温情。

十几岁的孩子除了血腥和厮杀以外人情世故一窍不通,很容易就在那点虚幻的幸福中得意忘形,行差踏错……她至今都还清楚的记得母亲愤怒的恨不得掐死她的嘴脸和父亲冷酷无情的手段,这两位血脉相连的亲人在家族宣布放弃她的时候,第一个将黑幽幽的枪口指向了她,因为他们要为自己另外几个孩子扫清后路!

投胎之后,好不容易有个疼她爱她的母亲,却是个短命鬼,没熬几年就死了。

混黑道的人,拜关公,拜钟馗,是相信怪力乱神、因果报应的。因此她时常在想,是不是自己上辈子造孽太多,才落得如此下场?

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这辈子她自认没做过什么坏事,却依旧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谁看了都嫌碍眼。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人生啊,有时候真他娘的蛋疼!

流苏看着主子皱巴巴的小脸一阵心疼,“小姐快别这么说,您还有奴婢、福圆和胡爷,回生阁是您永远的家!”

苏眷蕾笑了笑,低叹:“你是不会明白的……”

有些东西是天生的,无可取代。有些东西是注定的,得不到就是得不到,怎样努力都没用!

《嫡尊权谋之倾世毒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