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与师兄去流浪》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txt 傲娇受 我与师兄去流浪主角是赵小白,门中的小说

我与师兄去流浪

连载中

小妖叮当新书《我与师兄去流浪》由小妖叮当所编写的古典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赵小白,门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两月后。阳光灿烂的早晨。冲天道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弟子,与下山送行的众人辞别。 赵小白乌木簪束发,腰悬长剑,气度闲暇的立在山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1 18:0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小妖叮当新书《我与师兄去流浪》由小妖叮当所编写的古典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赵小白,门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两月后。阳光灿烂的早晨。冲天道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弟子,与下山送行的众人辞别。 赵小白乌木簪束发,腰悬长剑,气度闲暇的立在山门

《我与师兄去流浪》免费试读

两月后。阳光灿烂的早晨。冲天道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弟子,与下山送行的众人辞别。

赵小白乌木簪束发,腰悬长剑,气度闲暇的立在山门匾额之下。

紫月素色长裙,上镶蓝花,背上负一柄短剑,就如一朵丁香在风中摇曳。

虽然人物还算俊美,也有些仙气,青鸾峰二师姐蓝月等一干人也笑意殷殷。可实际上,正要远行的三人的行藏看起来却颇有些寒酸。

冲天道人与弟子赵小白手里各牵着一匹棕色的老马,背上又不约而同地负着一柄鞘皮斑驳的破剑。小师妹紫月甚至骑了一头病蔫蔫的毛驴。

蓝月素衣紫花,前耸后突,身材巧妙,如云长发在脑后飘散,显得美艳动人。

作为青鸾峰的管事师姐,看着师父三人的模样,她不免暗暗皱眉,脸上却尽量不表现出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北山派的处境,已然今时不同往日。

由于门派在大陆上的声势日渐坠落,飞来峰下【长春观】里,早已没了往日络绎不绝的香火。

西牛贺州几个世俗朝廷的达官贵人,上山来的也渐渐门可罗雀。

且不说近来青鸾峰用度捉襟见肘,门派的经济实力那也是江河日下,连连告急。

好马也不是没有,可都让外出历练的弟子挑拣完了。

先前的时候,本来也是有飞舟的,可实在太古老,已经年久失修。非有半圣之上的大神通不能恢复,这对北山派来说,难度极大。

或者干脆说,想都别想……

祖宗留下来的几只像麒麟、仙鹤、孔雀这样的神兽,早就老死了,后继无骑。

就北山派现在这光景,如果用五师弟的口吻来表达,那就是……

穷的一批!

人才也是青黄不接,没有几个像样的天才学生,搞的就连唯一的一所大学名号都让五派联盟给撤了,弄的山上只有高中没有大学。......

好在师父本就是个对这些无所谓的人。

五师弟么,他虽然嘴上时不时的尖酸刻薄,为人也很操蛋,却还算低调和淡定。若照他的意思,像小师妹那样骑头毛驴是最不显眼了。

这不,他压根儿就没把,前来送行的同门的深情厚意瞧在眼角,一直在涎皮赖脸地要求与小师妹换乘。

“紫月啊,来来,咱俩换换,你是如此的美丽,若骑在马上,那多趾高气扬!”

“不换不换,你这人,脑袋莫非让驴踢了?”

“我个儿小,骑驴正合适!”

苦口婆心了好一阵,说了许多言不由衷的话,却仍然自讨没趣,赵小白不禁有些发窘。

此际丽日高悬,远山如黛,近水含烟。

他的灵识中感到有一缕强光隐约,斜眼看去,却是二师姐笑嘻嘻地望了自己一眼,这使他没来由一阵眩晕。

只觉她这一笑、这一眼,似乎来自千山万水,穿透了关山万重;带着姐弟般的情谊,有着春风般的温暖。

急忙收摄心神,暗想道:看起来,我的人设也没怎么崩塌啊。

我此番下山,不仅有这么多同门来送我,连二师姐这么忙的人都来了……

又遥遥地感知到,无涯峰上气息缕缕,似有强者窥视,心里不由暗暗吃惊,忍不住伸脖远眺。

正如心里猜想的那样,果然是掌门师伯他们一伙,男的女的都有,一个个的在彩云之间影影绰绰,眼巴巴地观望。

男的大袖飞扬,女的青丝飘散。

心里不由一动:我去!这蟠桃宴年年都有,实在寻常之极,何曾见过门中长辈如此兴师动众?

唔唔…是了,北山一派,如今辉煌不再,可谓青山冷落,天尊寂寞。师门长辈和各峰同门虽然使尽了力气,可都没能扑腾出多大的浪花。

我靠!莫非这一回,他们竟然,盼着我能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名扬西牛贺?

可是,怎么会!

难道,我还是暴露了?

...那么,是...师父?

不是。

虽然,师父其实是最有机会,看出些什么的,可这世上,像师父这么大大咧咧的,哪里还有第二个?

那就是掌门了。

掌门师伯他……今日叫上了这么多人?

想到这里,赵小白只觉头脑中似有什么东西在飘飘荡荡,心里不禁暗暗叹息:

十年了!

整整十年,总是以弱示人,想方设法龟缩在山上,为的不过是,身上的事,实在太危险太重大!

一直盼着能等到,勉强可以自保的时候再出来,凭着手中三尺剑,叩问世界的模样。

可如今,哎……山门有难啦。

好吧,也木得办法了,下山就下山吧。那些事让我无处诉说,反正迟早都要去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只是,下山归下山,无论如何,【修仙三字经】是必须的!可不能轻易地就了此残生。

只听蓝月师姐口吐芬芳,深情款款地说道:“赵小白同学呀。”

“你自从加入师门以来,还从未下过山,这次可算是机会难得。”

“但你既然出去了,我建议你就在万丈红尘中尽量多呆会儿。”

“不见识山川风物,不辨四海人心,不见大海的波涛,不经历世间的险恶,如何能修成大道?”

蓝月这话说的诚恳,整好体现了同门情深。

当她说这话时,旁边的家伙们一个个眼巴巴地望着赵小白,连连点头,纷纷表示二师姐这话,表达了大家的一致心声。

赵小白不禁有些感动,湿润的泪水顿时模糊了眼眶。

他说的话让人听着舒坦:“好好。”

“我此番定不辜负各位同学的一番盛情,当会在俗世中多多历练一番。”

然后他又眼珠子一通滴溜溜乱转,话题也是一转,期期艾艾地说道:“但是……”

“你们可别想着趁我不在,大肆偷吃后山的葡萄。”

一伙人顿时面面相觑,有机灵些的赶忙赌咒发誓:“不偷不偷。”

“那么难吃的东西,尝一二个也就罢了,谁会大肆偷吃?”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冲天道人一直冷眼旁观,此时猛地哼了一声,朝马后打了一鞭,当先下山。

“啪啪,啪啪啪。”

三人的身影刚刚转过山角,送行的人中突然有人鼓掌,被蓝月狠狠瞪了一眼,那人尴尬的停了下来。

边上有些人小声嘀咕:“哎呀,这聒噪的家伙,总算走了!”

“不容易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二师姐和三师兄这次强强联手,一个借口闭关,一个说是忙得脱不开身,终于把这祸害给逼的下了山。”

“这可实在是,造福我北山苍生啦。”

“是啊是啊,二师姐英明,三师兄高明!”

......

“照我说呵,这家伙再不下山,我北山派可就要完犊子了!”

“我们班上,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位糟糕的同学?”

.......

赵小白灵识非凡,一切的一切都尽在脑海,听在耳中。

他不禁呆了一呆。

很失望地回头望了望,摇了摇头,轻轻干咳一声,然后却又微微一笑,打马向小师妹与师父追去。

无涯峰上。厚厚的白云之中。

一个道装丽人说话了:“要我说呵,老四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没眼力见。”

“好端端的,怎么收了这么个惹人烦的弟子?”

边上数个长须短髯,纷纷长吁短叹,苦大仇深似的表示:你所遭遇的痛苦,我们都感同身受。

一时之间,云层之上嗡嗡的,都是愤怒声讨赵小白。

良久,一个黑脸道人感叹道:“散了吧散了吧,这回总可以清静些日子啦。”

“我一直以来都很疑惑,这孩子,嗨…十余年如一日,总是不厌其烦地哼那些闻所未闻的歌谣,可从来就没见有什么长进。

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大家放心吧!老四答应我了,说是这次一定,让他那弟子在山下多磨练磨练。”

掌门无涯子眺望远山,直到眼中模糊的人影完全消失,才悠悠收回视线。

欣慰地说道:“是啊。”

“这一次,他终于是肯下山了!”

他明显言犹未尽,但人却已缓缓回身,意兴阑珊地望向山巅上颇有些破败的宫墙。

感触良多似地说道:“咱们啦,等些日子可就有钱了。”

“这一回啊,你们总得让我把这快要倒塌的院子,给修缮修缮了吧?”

一众同门大惊失色!

有人讶然问道:“师兄你说什么!等些日子就有钱?哪来的钱?”

无涯子回头,淡淡的眸光一一扫过诸位同门,脸上带着几分揶揄的神色,然后嘿嘿一声冷笑,说道:“刚才谁啊,说老四没眼力见?”

“依我看啦,你们一个个的,才是真没眼力见呢。”

“这孩子既然下了山,那我北山派,可就要,哼哼,重拾往日的荣光了啊!”

“啊……!”

“你说啥呢?”

“掌门师兄你、你、不是在做梦吧你!”

“就凭他,怎么可能?”

“你就算说反话,也没必要这么阴狠嘛,积点口德行不行……”

面对惊讶与质疑,无涯子云淡风轻,眼中却光芒闪烁,哼道:“嘿嘿,我就知道你们不信。”

“你们可知,最近这满山乱叫的乌鸦,是谁挑下来的?”

顿时有人眼珠凸露,嘴里嚷嚷道:“什么?不是你练【青鸾九变】么!这、这、居然是……”

“简直见了鬼了!我们都以为是、是师兄你剑法快要大成了呢……”

“我练【青鸾九变】?自从他…唉~~我还哪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他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啦。”

“啊!这…这…是真的吗?那他的剑法岂不是我北山第……哎呀,怎么可能?”

“你以为呢?他不是第一难道你是第一?”

“……”

“……”

“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们难道就从来没有听出,他鬼哭狼嚎时的大道真言?”

“卧槽!”

“……”

“我就一直纳闷呢,难怪,那声音总是飘飘荡荡,躲在洞府里都躲不开!”

“……”

有人

《我与师兄去流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