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农门医女 诱受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GV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

架空连载中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由网络作家橙以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湘,夏原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身边的冬至等人俱是一脸惊奇的瞅着她,在心中赞叹白湘浅胆子大,能明目张胆的嫌弃他家主子的,满天启国也只得白湘浅这一个。 夏原抬指点

|更新:2020-07-07 00:06: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由网络作家橙以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湘,夏原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身边的冬至等人俱是一脸惊奇的瞅着她,在心中赞叹白湘浅胆子大,能明目张胆的嫌弃他家主子的,满天启国也只得白湘浅这一个。 夏原抬指点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免费试读

身边的冬至等人俱是一脸惊奇的瞅着她,在心中赞叹白湘浅胆子大,能明目张胆的嫌弃他家主子的,满天启国也只得白湘浅这一个。

夏原抬指点住她的额头,示意她禁声。

“这蛊虫邪门得很,你一个人对付它,若遇到变故,不能及时逃命,岂不是白白送死。”

白湘浅啐了他一口,言道:“本姑娘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夏原闲闲的看了她一眼:“如果再遇到活尸怎么办?人家跑得比你还快,一只手就能将你这小身板给撕了。”

白湘浅顿时语塞,她先前怎么就觉得这厮是个寡言少语的,明明是个怼起人来毫不含糊的主儿。

“村长家中,连带奴仆一共十三人,听闻他家的妾室桃红,这些年颇得宠爱。”

白湘浅侧头看向他,眼里带了几分异样:“你可真够厉害的,连人家屋子里的八卦都打听得一清二楚。”

冬至等人默默的低头装死。

夏原拧了一把她的后颈,咬牙道:“做正事。”

白湘浅伸手悠闲的打了个哈欠:“听八卦也是正事的一种,你说吧,我听着,村长今晚是在哪个妾室房里待着?”

夏原暗恨这个混不吝啬的,口头一点都不肯吃亏。转身便提着白湘浅的衣领落在一处屋舍前,闷声道:“村长今晚在桃红的屋里。”

白湘浅还要继续打趣他,腰间的小金玲却突然“叮铃”的一声脆响,随后便是一连串的响动。

一行人俱是脸色微变,小金玲响得太过欢快,吵醒了屋子里的人。

白湘浅只见屋子里灯火一闪,帷帐掀开,一抹窈窕的身影出现在窗子的倒影上。

“应该是外头的野猫,老爷安心睡吧。”

声音也是温婉柔和的。

白湘浅捧着脸蛋盯着那抹倒影发呆,夏原看不下去了,拧着她从屋顶上跳下。

回到院子里,白湘浅便开始同夏原合计再探村长的宅子。

“村长这个老头子都九十多了,还娶了个年轻貌美的二房,这不是糟蹋人家姑娘嘛!”白湘浅在屋子里走了个圈,又道,“小金玲在村长家中响了起来,当时整个院子里,只有妾室桃红与村长二人,看来母蛊不是自村长身上便是桃红身上,我们得再探一遍,确定母蛊的寄宿者究竟是哪一个!”

“你怀疑身藏母蛊的人,就是残害村民的幕后黑手?”

白湘浅点头道:“村子里这些年鲜少有外人出入,便是出了变故,也只能出在自己身上。村长对待蛊毒的态度先前便很是奇怪,一意孤行的要隐瞒下村民接二连三横死的消息。他一大把年纪了,瞒下此事,对他又有什么好处?难道他想在乡间做出政绩,再去知县那里讨个师爷当当?”

听闻此地的知县,是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美大叔,想起村长满脸沧桑的模样,白湘浅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这件事,绕来绕去,都是同村长家有关,不若你派人再去打听些村长的消息?”

夏原眼眸中蕴藉一层亮光,毫不犹豫的拒绝:“我身边的亲信不喜欢打听他人八卦。”

白湘浅义正言辞的教育道:“这怎么能说是八卦呢?这事儿牵扯着一村三百人的性命,可不是闲聊时的普通八卦。”

白湘浅暗道一声“小气”,有她取笑在先,这次夏原是任她说破三寸不烂之舌也不肯让人去帮她打探消息。

“我目标太大,一出去就会被人发现,你家侍卫打听消息是一把好手,先前不过是一晚的时间,便将村子里的背景给摸透了,当真是厉害。”

眼见夏原仍不肯松口,白湘浅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如你亲自去打听?”

“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喜欢聚在一起说人家的闲话,而这群人正巧最喜欢你这种白面的书生,夏公子一出手,定能将人迷得神魂颠倒,之后想要什么消息,不都是手到擒来的事!”

夏原微抿的薄唇显得凌厉,将白湘浅提溜到跟前,狭长的眼眸微眯:“你让我去卖脸?”

白湘浅捂着嘴,几步就远离了他,笑得眉眼弯弯:“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夏原阴阴的撇了心灾乐祸的小姑娘一眼,冷哼道:“你的主意倒是多的很。”

白湘浅笑嘻嘻的作揖:“不敢当,不敢当,天下谁人不知夏家的家主才智双绝。”

夏原回首就见冬至在外边笑得肩膀微微耸动,神色沉沉的说道:“冬至去找隔壁街的人去探听村长家的消息。”

春分忍不住笑出声,见夏原眸色更沉,忙收敛了笑意,正襟危坐。

“春分去村长住的那条街查探,若是打草惊蛇,你们便自己回京谢罪。”

春分二人忙正色应下。

见二人领命正要离去,白湘浅忙补充道:“记得多探探那位桃红姨娘的来历,同她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

夏原悠悠的扫了她一眼,白湘浅忙捂住嘴巴,不再多言。

白湘浅回房换了身灰色的衣衫,见夏原坐在院子里悠哉的晒太阳,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起来干活。”

夏原慢吞吞的看了她一眼,白湘浅顿时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前几日暴躁易怒的夏原,经过与白湘浅的几番切磋后,选择寡言以对的战策。

所谓多说多错,夏原算是看清了白湘浅就是个人来疯。他越是同她讲道理,白湘浅就越能引经据典的说得头头是道。反倒是轻飘飘的瞟了白湘浅一眼,不发一言,更能引起她的忌惮,懂得适可而止。

白湘浅抬手遮了他头顶的太阳,弯下身催促到:“我决定亲自去拜访村长,你这位指导了村民清洗河道的大恩人,不一起同去?”

夏原拍开她的手掌,将手中的柳叶小刀收到腰间:“咱们那日当众反驳了村长的决定,又接连在村子里闹出大动静,这位村长却再也没出现过,当真是沉得住气。”

白湘浅将手背在身后,一路踢踢踏踏的往前走:“也不知道他是真蠢还是假蠢,指不定是憋着大招,想要将你我二人一网打尽。”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