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田地江湖》天地江湖日月 健全文 田地江湖NP文

田地江湖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霍卫元,卫菁的小说是《田地江湖》,它的作者是康纳19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衣男子下令去收缴诸家兄弟的兵马,诸家兄弟被擒,群龙无首,余众尽皆弃械。而白衣男子也听了迟原风的话对这些人一概赦免。 处理好此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5 06:03: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霍卫元,卫菁的小说是《田地江湖》,它的作者是康纳19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衣男子下令去收缴诸家兄弟的兵马,诸家兄弟被擒,群龙无首,余众尽皆弃械。而白衣男子也听了迟原风的话对这些人一概赦免。 处理好此事

《田地江湖》免费试读

白衣男子下令去收缴诸家兄弟的兵马,诸家兄弟被擒,群龙无首,余众尽皆弃械。而白衣男子也听了迟原风的话对这些人一概赦免。

处理好此事,立即下令去去大牢捉拿张重来。本来张重来也是反叛主儿,不会待在大牢中,但丹霞府的大牢不等于一般大牢,这里有一支甚为有名的兵马叫大牢军,这些犯人平日里在牢中服刑,在战时就变成了一支“敢死队”,有些异常关键的任务就会叫大牢军冲锋在前,并让这些犯人有将功赎罪的机会!

当然死刑犯除外。

张重来这次反叛自是不会放过这次收买犯人的机会,数千犯人听说只要跟从他起事即可无罪,自然都是俯首听命!

张重来听说诸家兄弟的近万兵马被收服,心中的惊恐可想而知,虽然大牢军作战甚为勇猛,但毕竟人数少,想从丹霞岭突围出去几无可能。

但是他也并未感到绝望,因为还有一个人保护着他,那就是他的母亲。

丹霞岭地貌甚是特别,别的地方要么危崖千仞,要么草木青葱,而这里的山岭却是陡峭形的,与危崖千仞相比,这些崖岭直上云霄,但崖壁是红红的泥土,而不是石头。而与青葱的山岭相比,没有漫山遍野的青葱,只有顶部葱茏。

而在这里有一处甚为特别的地方,四面都为这样的山岭阻隔,当中的方圆数十里地只有一个不大的出口,丹霞府就利用这块地方来监押犯人,也是大牢军所在地。

这个入口宽度不过数丈,两边是数百丈高的高崖,往日只在下面布置一些官兵防守犯人的进出,当下却在峭壁两边布置了大量的石头檑木,如有外敌强攻,则石头檑木滚滚而下,实不是人力所能抗拒。

张重来占据此地自是有他的打算,诸家兄弟在外面作乱,劝降一些孤踞兵马,他则稳坐钓鱼船,只说诸家兄弟成与不成,到时再进来与他会合。

丹霞府的第一将领霍卫元在处置好诸家兄弟的兵马之后,连同五位将领领兵来讨伐大牢军,两万余兵马囤踞在大牢的入口,面对加强了防守的洞口不敢轻举妄动。

霍卫元喝道:“张公子,你们已是瓮中之鳖,出来投降吧!”

回他话的却是一个妇女:“霍卫元,这次怎么是你前来,张之南怎不亲自前来。”

霍卫元道:“张夫人,你是女中豪杰,理应以大局为重,请你叫张公子出来受降。至于张大人为什么不亲自前来,实是他另有要事需要处置。”

那妇女道:“霍卫元,你也知道,本妇既然选择了与张之南作对,就没有想过要投降,张公子亦然。你在此不配与本妇说话,你们有什么想表达的,就叫张之南来说。”

她站在一个十余丈高的高台,众官兵都仰头望着她。

霍卫元想想也是,这是张大人自己家的恩怨,却叫本将处理,那就叫狗咬乌龟,无处下牙。

向旁边的卫菁道:“卫将军,你对此事怎看?”卫菁道:“你是大将军,自是由你做主。”

霍卫元白了他一眼:“你这个二将军之前不是说过,虽然我是一你是二,但打仗时都是一,不必听命于我的么,怎么现在又对我这么尊敬?”

卫菁道:“这个得看什么时候,在异常艰难时刻,自是应该由大将军做主意。”“你是决心要听我的了?”“这次决定听你的。”“好,本将军现在命你,立即去将张夫人的话传给张大人,并将他请过来!”

卫菁急忙叫道:“万难从命!”霍卫元冷冷的道:“卫菁,你敢抗命?”卫菁脸上露出极为难堪之色,说道:“我只是叫你做主与张夫人对话,可没答应你去做丹霞府中最没面子的事。”

霍卫元喝道:“卫菁,你难道要做言而无信的人?”卫菁道:“这叫做言而有信,在这丹霞府从来没人去做这等糗事,卫菁也从来没做过,这不是对自己言而有信么?”

霍卫元道:“你对自己言而有信关我什么事?我是需要你对我言而有信!”卫菁道:“都是一个词,用在谁人身上还不是一样?”

霍卫菁向旁边几人道:“请问几位,这是不是一样?”三人同声道:“不一样!”

霍卫元道:“卫菁,你究竟是不是言而有信的人,这次就看你表现了!”

卫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犹豫了好一会,叫道:“老霍,这次卫菁就听你的,但是你下次身陷囹圄,卫菁却是不救。”

霍卫元道:“限你速速去将张大人请来,下次打仗时你若见死不救再以重罪论处!”

卫菁脸色通红,极是无奈的打马奔出队列。

卫菁刚刚向白衣男子传了那妇女的话,白衣男子顿时脑袋一低大喝:“这个贼子估计是疯了,还有没有最坚固的钢索来着,将他绑了。”

卫菁心里却一阵轻松,想你将我绑得越结实越好,免得别人说我做了一次妇女之事。

旁边的侍卫面面相觑,都感到从来没有遇到如此难堪之事,听命令吧,感觉是去做亏心事,不听又是不听令。

一个唧唧歪歪念叨去找钢索,旁边的向海骄突然伸手在桌面一拍,喝道:“不能绑卫将军,他这次做的是丹霞府内最正确的事,不但不能绑,而且还要嘉赏!”

白衣男子伸手往脸上一抹,就欲出帐,向海骄又叫道:“张之南,你不能跑!”

张之南道:“本府不是跑,是想到外面欣赏风景。”

向海骄陡然站起,又伸手在桌面重重一拍:“张之南,你再这样,你就是畜生不如,你现在有你的妻子不顾,居然还想着欣赏风景,你究竟还是不是一个人?”

张之南面向青账,背对帐内众人,泪流满面,叫道:“向兄弟,你应该将我杀了!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更加厚颜无耻!我对不住她,也没脸去见她!”

向海骄道喝:“张夫人在黑暗中等待了你十年,你只会给她遥遥无期的等待,只会让她独自的度过每一次的漫漫长夜,只会让她的泪水流进了心里,淋湿了属于她美好向上的心!而你却像一只缩头乌龟,不准你的部下去触碰,不准别人让你的头抬起来!”

白衣男子将手举起,重重的拍在帐壁上。

向海骄又道:“你知道向某这次为什么不在夫人那安插人手?就是因为向某知道,她从来没有反叛丹霞府之心,她这样做,甚至这样去教训儿子,就是因为你对她忘恩负义的一颗心。而现在丹霞府内发生的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你的忘恩负义所造成!”

白衣男子想起多年来,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喝问,不禁暗暗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下这个命令,谁人劝说他去见他夫人都要以重罪论处呢?

他现在听向海骄的话好像雷音梵语,而很多年前听人说,为什么会无动于衷呢?

暗叹,此时追忆,当时却惘然!

《田地江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