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分欢喜葫芦西》几分欢喜韩文 直人 九分欢喜葫芦西娘受

九分欢喜葫芦西

现代言情连载中

《九分欢喜葫芦西》为二喜吃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领队的紧急召回令好像并不管用,陆期言接到通知后依旧悠哉悠哉在天津待了两天。 眼看着卢西的脚恢复如常才赶了第三天最早一班的动车回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5 06:03: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九分欢喜葫芦西》为二喜吃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领队的紧急召回令好像并不管用,陆期言接到通知后依旧悠哉悠哉在天津待了两天。 眼看着卢西的脚恢复如常才赶了第三天最早一班的动车回了

《九分欢喜葫芦西》免费试读

领队的紧急召回令好像并不管用,陆期言接到通知后依旧悠哉悠哉在天津待了两天。

眼看着卢西的脚恢复如常才赶了第三天最早一班的动车回了北京。

对于陆期言怎么突然在比赛后一个招呼就去了天津,队员们守口如瓶只字不提,领队徐茉看到新闻时,眼里只有那个林娜的名字。

那个事多的小妖精。

卢西是等着果子好后才回的北京。

一路上都在听着果子看着微博傻笑,一边笑还一边给她看,哪个网友骂出来的话多么具有创意。

由于她的家和自己的家完全是两个方向,卢西让易安送她回去,自己准备打个车。

刚和他们分开,自家母亲大人就先打电话前来问候。

她踩着软和得雪地靴踏出动车站,今天绑了个高马尾看上去十分干练,一出动车站,就一阵冷风吹来,她将手插兜取暖,偏头用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道:“喂,妈,怎么啦?”

电话那头卢母声音调子扯得很高,听上去有些不高兴,甚至话中还带着哭腔:“卢西阿,不是今天你表姐来家里我还不知道,听说你在外面被人打了,你也是,怎么都不往家里打个电话什么的。”

该死,忘了刚他们不要告诉家里人了,卢西慌忙解释:“网上只是夸大其词了,放心吧妈,你女儿好着呢,没有被人打,不过就是崴了脚,都已经好了,不信我跟你开视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还完好如初。”

:“真的?”

卢西语气尽可能地欢快:“当然是真的阿!”

:“那你回家,让我看看,小易说了,你今天从天津回来,正好在休假。”

小易?卢西顿时一阵脑疼,原来自家母亲大人在给自己打电话前,早就和小易通了电话。

姜还是老的辣啊。

:“好,我明天就回来好吧。”

:“对了西西,你这次回家呢,跟我们一起去吃个饭,你知道吗,张阿姨她儿子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子,特别巧的是还是你周叔以前的学生呢,人长得高高的,又很好看,和你差不多大,你在家里多待几天,正好可以看看?”

言下之意,卢西听得明白。总之来说,自家母亲大人根本不是来关心她的伤情的,根本是关心她的婚姻大事,如果可以,卢母能把身边所有的单身男青年都带给她看,三百六十款男人,总有一款适合她。

日头下的卢西,用焦头烂额四个字形容她此刻最好不过,好不容易盯着个空车,她赶紧跟卢母打着哈哈:“妈,我车来了,我先不跟你说了,那个我会回去看你,拜,爱你。”

挂电话,拦下车,把行李甩到后备箱,钻进车里,一气呵成。

:“师傅,去东城。”

是夜。

:“陆期言到底是不是在和那个叫林娜的谈恋爱?”

训练室此刻一溜ACG成员,几个新人面对气炸的徐领队不敢发话,对着电脑屏幕使劲儿憋着笑意,只有蔚蓝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惹得所有人都开始小声嬉笑。

徐茉更是恼火,刚想把蔚蓝拎起来教育一顿,就因陆期言突然从那边玻璃门走进来吸引去了目光。

他抬了下左手,看了眼腕表,离十二点还差一刻,环顾了训练室大家都一脸疲倦:“不回去吗,怎么还在训练。”

徐茉声音平静了很多:“你回来啦,上头让我调查,这次事件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在问他们。”

他漫不经心:“哦?什么事件。”

全世界都知道了,陆期言却还装作不知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瞧见眼皮子底下的哇哇,对着他挤眉弄眼了一番,用口型对他说出“微博”两个字。

他抚上哇哇的头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缝展开笑意,故作幡然醒悟道:“徐姐,原来是这件事,这还需要调查?有什么事你直接问我就行了,况且也根本不是事,重要的事,因该是关于蔚蓝这次比赛的吧。”

坐在底下的蔚蓝他小声嘀咕了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被尖耳朵的陆期言都收进耳多里。

他继续火上添柴道:“徐姐,蔚蓝这次比赛发挥得有些不好,感觉他最近反应力有所下降,”故意懊恼地啧啧两声,接着道,“要不然,给他多安排加练吧。”

谁这次比赛发挥不太好了!蔚蓝有苦说不出,你前几轮不也没发挥好。徐队这个母老虎在这里,他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怒瞪着电脑屏幕,把游戏中的角色当做是陆期言,一枪下去,爆了头。

陆期言的要求只要不过分,徐茉通常都会爽快答应,她爽朗的答了句:“好,大家走吧,从今天起,蔚蓝每晚加练两个小时。”

在蔚蓝咬牙切齿中,其他人都欢欢喜喜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

陆期言挑衅地朝他挑了下眉,一把搂过哇哇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徐领队唤了他的名字。

:“期言,你出来一下。”

叫的有些亲昵,哇哇又朝他使了个眼神,眼神中有些暧昧,他故意扬高声音也喊了一句:“期言~哥~快点哦,我在电梯口等你。”

陆期言面对女人总有些不耐烦,让她言简意赅说完了话,就打算转身离开。

空静的走廊上,白炽灯打下的光明亮,与外头的昏黄形成对比。

陆期言不看她,目光游离在外头的行人上,时不时“嗯”一声算是对她的回应。

公司楼层较低,陆期言视力从来就好,他打望着外头踏着橘暖灯光的行人,漠然被一个路灯下活泼的影子所吸引。

只见她一蹦一跳,时而够个树叶,时而转着圈儿,走路都走不安生。

陆期言嘴角挂上个浅笑,在徐队第二次问他“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后回转过去,又只轻轻嗯了一声。

然后装作疲倦地看了一下腕表:“就这些吗?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天色确实不早,徐莫雪再想留他,也只能放人。

她轻着嗓子跟他道了声“晚安”,陆期言点了下头,转身走时,下意识地瞟了一眼窗外。

一排排路灯下橘灯微暖,孤零零地已经空无一人。

出去时,大原已经载着几位新人走了,留下哇哇一个人在等他。

等到下到车库,陆期言刚钻进驾驶座,就看到电梯里蔚蓝冲了出来。

:“等我等我!”

想来蔚蓝也不是什么乖乖加练的主,等到母老虎一走,他也立马开溜了。

黑色的路虎使出车库,陆期言不如往常的走大路,他往右一拐开进截公司下头的小道上。

:“言老大,你刚才也太不够意思了,你知道那个母老虎对我有意见,还故意想让她修理我。”蔚蓝坐在后排,靠在车门上,边抱怨边打望着窗外。

陆期言轻笑一声:“我乐意。”

:“行吧行吧,对了老大,你和卢西怎么样了,你这次可是去了好几天,母老虎都怀疑你是不是和林娜在一起了,哈哈哈,笑死我们了,你能看上她?不过我们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呢。”

陆期言回头瞪了他一眼:“别废话,也不看再开始是谁把那女人招惹来的,经过大原的提醒我可记起来了,林娜,就是当时你非要去要人家微信那个模特,要不去你,她怎么可能缠上我。”

:“那也不能完全怪我呀,谁知道她是这样一个人,好了好了别提她了,算我当初认人不清!”

又拐了个弯儿,蔚蓝开始咋咋呼呼地拍了拍陆期言的后座:“老大,停车停车,你看那是谁。”

陆期言故作不耐烦地叹了口气,却依旧踩了脚刹车,稳稳当当地正好停在她旁边。

蹦起来打下树叶儿的卢西被突然停在自己身边的车吓了一跳,她慌忙往后退了两步,双手下意识地挡到胸前,打量了好几眼这个一身黑的…黑车。

直到那个黑车的后排窗户被摇下,钻出了个一口大白牙的少年招呼她:“葫芦葫芦。”

再叫自己的名字?卢西往前挪了一步,看清蔚蓝的脸才放下了防备。

那扇窗户摇到了最底,旁边的哇哇也伸出了个头来:“卢西姐,快上车,我们载你回家。”

卢西乖乖地钻进了副驾驶,才看到开车的人是陆期言。

他手指骨节修长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目光落在前方,在她转身关门时,嘴里搭上了点儿笑意。

:“好巧,你们的俱乐部就在这附近吗?”

哇哇附和:“对啊卢西姐,你看,就是你头顶这座大楼,我们在十七层,你下次路过可以给我们带吃的哦!”

:“哈哈,我会的。”

后头蔚蓝叹了口气:“哎,可别来了,要是碰到母老虎徐茉,肯定免不了被批一顿。”

卢西:“徐茉?”

哇哇:“就是我们的领队,可凶了,就唯独对老大不凶。”

哦?是吗。陆期言这个男人,在什么地方都这么有魅力?

:“对了卢西,那个林娜有没有伤到你阿,我告诉你,她就是个疯子,仗着有后台就肆无忌惮,她已经引起公愤了!”蔚蓝从兜里掏出包烟,点了火就开始吞云吐雾。

卢西含笑转过去朝他们挥挥手:“你们看,我好好的呢,我没什么事,只是以后不和她来往就是了。”

窗户半开,可是烟味儿还是蔓延在车厢里,卢西转过头来下意识地用手扇了扇,轻蹙了下眉。

:“蔚蓝,谁许你在我的车里抽烟了?”

陆期言说话很慢,却很有威慑力,后排的蔚蓝先是一怔,与哇哇奇怪地对视了一眼,朝他嘀咕道:“你不是不介意吗,怎么,你也想抽?给你一根儿?”

:“掐了。”

又是惜字如金。

一句话不要让言老大说三遍,蔚蓝赶紧掐了烟头,大开窗户,将车里的烟味儿排出去。

确实陆期言平常都不怎么介意这种小问题,不知道今天是又吃了什么火药,肯定是那个母老虎喂他

章节在线阅读

《九分欢喜葫芦西》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