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祉此一生》至此一生正臣全文阅读 cp 祉此一生完结版

祉此一生

古代言情连载中

《祉此一生》为辛卓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青云庵内,幽栖居中,檀香依旧。 乔伊然仍旧慵懒倦倚在罗汉床上,双眼微阖,似在假寐。 屋外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乔伊然知道是绵勤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4 00:04: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祉此一生》为辛卓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青云庵内,幽栖居中,檀香依旧。 乔伊然仍旧慵懒倦倚在罗汉床上,双眼微阖,似在假寐。 屋外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乔伊然知道是绵勤来

《祉此一生》免费试读

青云庵内,幽栖居中,檀香依旧。

乔伊然仍旧慵懒倦倚在罗汉床上,双眼微阖,似在假寐。

屋外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乔伊然知道是绵勤来了。

绵勤,乔伊然在青云庵住了这么久,唯一认识,也是唯一一个肯同她交好的比丘尼。

“姐姐……”绵勤推门而入,见乔伊然未有梳洗,且悠闲地躺在床榻上晒太阳,心中微急,“姐姐,你怎么还这么困倦地躺着!来接姐姐回宫的大人都已经在山门外等急了!”

乔伊然均匀的吐息着,缓缓的睁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意,在明亮的阳光下,让她略微焕然的眼神变得精神了不少,“哦,是么……那我们这就去吧。”柔柔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懒惰和沙哑。

惊异的绵勤先是楞了一秒,后又一把将乔伊然拽到鎏金铜镜前,吁道:“绵勤知道姐姐不喜欢照镜子,也不喜欢打扮。只是从今往后,姐姐再生活的地方就是宫里了。我听年长的师姐们说,宫里的规矩可多了,不像在庵里,随性惯了是会吃亏的。”

绵勤紧张的表情就像一个为要进宫的妹妹万分着急的姐姐。可事实上,乔伊然的岁数却比她年长两岁。

乔伊然莞尔的笑着,不语,偶尔应和两声,身子则似木偶般任由绵勤摆弄梳妆。

绵勤将乔伊然按坐在墩凳上,缓缓解下乔伊然发间随意别着的乌黑枣木簪,如墨般油亮的秀发倾泻而下,“姐姐的头发这般好,不好好打理打理着实是浪费了!瞧姐姐今天气色不错,不如让绵勤为姐姐梳个辫子怎样?”

乔伊然笑着摇摇头,“别这么麻烦了,不过就是入个宫,打扮的干净整洁,不失礼于人就行。更何况方才你不是还在说来接的大人已经在山门外等急了么,哪还有梳辫的时间了。”

绵勤无奈的笑了笑,听吩咐帮着乔伊然拾掇了起来。

乔伊然就是这样,虽然平日里总是一副软绵绵的慵懒状,好像永远都没有攻击力似的,但只要一开口,每一句都似有让人唯命是从,无力质疑的魔力。

半晌过去,乔伊然身着一袭青灰布衣,长发飘飘,素颜净丽,从高高的上门内悠然而下。这样的她称不上美,只给人一种纯朴天然的感觉,就像一块自天而降的纯棉白巾。

笔直高挑的石阶上,乔伊然每跨一步,都似能感受到那股世外灼烈的阳光带给她的刺痛,就像失盲已久的人复原后再见阳光时的不适应。

是的,她盲了太久,久到太阳是怎样的,她都似不记得。

脚下,步子还在迈出。每迈一步是否就真的意味着她另一个人生的开始?告别清宁,告别桎梏,迎接自由清新的空气,迎接明丽耀眼的阳光呢?

思绪间,乔伊然已由绵勤扶至山下马车前。

马车旁,一个方脸宽额,态度谦冲的男子上前颔首道:“下官二等侍卫阿部宽,奉皇太后之命,特接伊然姑娘回宫,姑娘有礼了!”

“大人有礼。”乔伊然郑重地福了福身子回礼。虽然她看得出面前的这位大人对她很是客气,但毕竟自己身份自己知道。一个戴罪之身,却得堂堂正四品侍卫大人有这般礼遇,若不知进退,那就太不识时务了。

阿部宽看了眼乔伊然身旁的绵勤,温和笑道:“今日一别,日后便不知何时能再见。二位姑娘请好好把握时间。”说着转身后退,目视远方,神魂好像都随着他的目光到了另一个地方。

乔伊然感激的笑了笑,随即回身,拉着绵勤手,嗫嚅良久,方忧心忡忡道:“我这要走了,往后我不在庵里,你可要好好保重自己。凡事切莫冲动鲁莽,做人也莫娇蛮任性,遇事隐忍,方能安身立命。”

说到此,乔伊然不免想起了她初见绵勤时的模样。那时的绵勤还很瘦小,却能为了一个馒头和一群年纪、身形都比她稍大一点的比丘尼打假,这让乔伊然惊叹不已。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而今的绵勤虽然比初时健壮了不少,但还是小小的个头,像是总长不大似的。每每笑靥骤开,两颗洁白的虎牙就会向乔伊然闪烁着女孩天真的光芒。

这光芒同乔伊然眼中的沧桑相比,着实幸福太多。

乔伊然抚摸着绵勤的小脸,“真不知将来没我在你身边的日子,你会过的怎样……”眩泪欲泣。

“姐姐请放心,绵勤长大了,而且现在绵勤也从姐姐这儿习了一身的功夫。绵勤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再让人欺负我的。”绵勤握过乔伊然的手,恳切宽慰道。

乔伊然瞧着绵勤这样,不自鼻间一酸。若说乔伊然对这冷漠凉薄的青云庵,还有什么留恋的,那便是绵勤——这个伴她不知多少岁月的可人儿,只可惜宫里不比他处,不是旁人想说进就能进的,更何况……

“咳咳……”浓浓的离别情伤早已让魂飞九霄的阿部宽尴尬回神,清咳两声,温和的打断道:“时候不早了,伊然姑娘咱们还是早些上路吧,免得误了回宫复旨的时辰。”

乔伊然深吸了口气,免自收敛起心中的伤感,“大人提醒的是,伊然这就启程。”又与绵勤话别了几句,便等车起行。

车轮咕咕的转,在山林间发出平和的声响,伴着马蹄的清脆引来了不少鸟儿的围观。

兀地,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大人?怎么?”乔伊然静坐在车中,轻唤道。见许久无人应答,心中疑窦丛生,打帘一看,赶马的车夫和随行的小太监皆不见了踪影,而一路相护的阿部宽一人一马也消失的无了踪迹,唯剩马车前一个样貌俊朗,身着松花色衣衫的年轻男子。

一瞬间,乔伊然提高了警觉,权衡眼下的情况。

但见那男子友好的笑着向自己伸来了手。

乔伊然犹豫着,可还是鬼使神差的将手放到了那男子手中,顺势从马车上下来,“你是……”

“是”字还未出口,那男子便淡淡的戏言道:“三年不见,你清瘦不少。握在手里,近似羽毛般轻盈。”

乔伊然心头一紧,心想:“听他说话的口气,此人定与豁尼沁伊然是旧相识。幸亏刚才那话未问出口,不然就麻烦了。只是……此人是谁呢?”

见乔伊然神情漠然,男子眼中不免划过一道沮丧,“看来这么多年,你在青云庵的修行当真是精进了。忘断红尘,你做到了,对么?”男子语气平和,却略带有自嘲的味道,嘴角抿起一丝冷笑,暗暗地将刚才扶过乔伊然的手背到了身后,攥成拳。

然而,他审视的目光却没有一刻离开过乔伊然的脸——灼热的像是两道火苗,锐利的犹如两把白刃,逼得乔伊然双腿不禁软了起来,眼睛更不敢同他有半刻的对视。

“天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到底是谁?有谁能告诉我!阿部宽,阿部宽你这会儿到底去了哪里!”

乔伊然拼命在心中呼喊,只希望此时此地能有人能解救她,哪怕仅是惊鸿一现。然而,下意识的,她居然想起了阿部宽。至于是为什么?情急之间,也容不得她多想,只知自己心里有一个声音正呼唤着他名字。

“怎么不说话?我在等你的解释。”男子顿了顿,“三年前,你不是总伶牙俐齿,滔滔不绝,让我永远无法辩驳么?三年前,你不是巧言令色,虚以委蛇的哄骗我给你时间,让你解释的么?怎么,今日你一句也说不出了么?难不成在佛门修行三年,已将你伶俐的口齿也给度化呢!”

“施主,请自重!”乔伊然猛然喝止,后察觉自己有些过于激,旋即立掌低念佛偈,以求平复心绪。

男子忽然冷笑道:“好一个施主自重!我在青云庵下苦等你三年,得到的竟是这样一声‘施主自重’?!豁尼沁伊然,你当真是对得起我!”冰凉的笑声瞬时炸开了山林。

乔伊然突然通身一个激灵地对上了男子的眼,心中忐忑,似乎猜到了什么,“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您这又是何苦了?当年的豁尼沁伊然已然死去,现下所剩只有妙法‘一然’(伊然)。往事如烟,既然人已不在,一味的执着,这又何必了?放下便是皈依,也请让逝者安息。”

乔伊然一派超然的模样,激的男子勃然大怒。

但他却仍强忍怒火,冷讥道:“你这是在求我?”狠戾的目光直戳人的心房。

乔伊然深呼吸,再吐气,竭力抑制起自己心中的怯意,垂目不语。

她不想与他争辩,也不知道怎么与他争辩。她对三年前他与豁尼沁伊然的恩怨根本一无所知,她能说什么,她什么都说不了。更何况,不争,是她的习惯。她只觉这世间上的万事万物,是她的,就是她,逃也逃不掉;不是她的,就不是她的,即便是争破头,得到了,也会失去。倒不如一开始就不争,顺其自然的好。

然而男子却将她的淡然视作了不屑,立时被气得颤抖了起来,倏地大力板起乔伊然的脸,死死地盯着她看,一双眼恨不得在她身上剜出个窟窿来,咬牙切齿道:“如果我说不了!”

乔伊然低眉望着地上的沙土,平静的目光中倏地氤氲出冷冷的讥笑,只觉像他这孩子气的心性,却碰上了自己这样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冷不丁的让人有些想可怜眼前这个冲动简单的他。

嘴角一勾,冷讥道:“可惜你没有说不的权力,这心是我的,人是我的,你锁不住我的心……”

“可我锁得住你的人!”男子粗暴的打断了乔伊然的话。此时的他已然失去了初时的风度。

然而向来伶牙俐齿的乔伊然也忽然哽咽了,眼中满是惊愕。

她突然忘了她先今身处古代,她忘

《祉此一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