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叹君心》叹君心txt by落曼凝华 叹君心69文

叹君心

婚恋连载中

《叹君心》是落曼凝华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叹君心》精彩章节节选: 一道戒尺毫不留情地落在宫华手上,他眸色骤然变冷,就连屋子里的温度的下降了许多。 奈何蔷薇并不怕他:“看来你还没有身为男宠的觉悟,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4 06:04: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叹君心》是落曼凝华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叹君心》精彩章节节选: 一道戒尺毫不留情地落在宫华手上,他眸色骤然变冷,就连屋子里的温度的下降了许多。 奈何蔷薇并不怕他:“看来你还没有身为男宠的觉悟,

《叹君心》免费试读

一道戒尺毫不留情地落在宫华手上,他眸色骤然变冷,就连屋子里的温度的下降了许多。

奈何蔷薇并不怕他:“看来你还没有身为男宠的觉悟,不如我跟上神讲,换个男宠。?”

宫华抿了一下唇,收敛了冷气,认命似的一针一线绣了起来。……

过了几日,帝曦闲暇时想到了宫华,便决定去看看他。在蔷薇的院落外,她敛了气息。

“宫华大人,你得明白,作为一个男宠,你要懂得该如何侍寝。”蔷薇认真的说道。

宫华苦笑,看来,这些日子,他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帝曦挑了挑眉,没想到他还能忍下去。不过,看到温润淡然的宫华羞涩不悦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倒是有趣。

然,帝曦却没想到自己已经收敛了气息,还是宫华被发现了。

宫华身影一闪出现在帝曦面前,沉默两秒,他问:“可以不学了吗?”

帝曦戏谑一笑:“哦?为何?”

宫华轻声问道:“上神需要我侍寝吗?”

“不需要。”

“那,”宫华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不学吧?”

“可以,”帝曦点头,“毕竟我也不是非得要有男宠。”

宫华的眸子刚一亮,就听见帝曦的后半句话,不觉有些失望。

帝曦丝毫没有负罪感的将宫华留在了这里,自己离开了。

一直等到三个月后,宫华才被告知可以“出师”了。那一刻,他竟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天知道他到底被要求学了些什么!

那一日,帝曦坐在一个池子旁。池水澄碧,池面盛开着朵朵雪白的莲花。

这些莲是有灵性的,知道帝曦来了,争宠似的向她围拢。帝曦唇角含笑,轻柔的抚摸一朵莲花的花瓣。

当宫华走到这里时,就见白衣女子与满池莲花玩闹,裙摆落入池中,不经意间沾了荷香。

“上神很喜欢这些雪色神莲?”宫华问。

“是啊,”帝曦微微感慨,“我的朋友不多,平日里也只有莲花池的神莲能陪伴我了。”

“高处不胜寒?”

帝曦瞟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道:“莲花尚知争宠,你这男宠反倒逍遥。”

宫华垂眸思量了一下,缓缓走向前,递出一张手帕。手帕上绣着一朵桃花,只是那凌乱的线头,似乎在诉说某人手艺的笨拙。

“你绣的?”帝曦诧异了一下。

宫华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

“真难看,”帝曦嫌弃地接过他递过来的手帕,又拿出了另一张手帕:“不过礼尚往来,这个给你吧。”

“上神绣的?”宫华接过帝曦给的手帕,看着上面一朵栩栩如生的雪白的莲花,犹豫了一番后,收下了。

帝曦眉眼一弯,又状似不经意的提了一句:“今日是望日呢!”

宫华颤了颤,面色却依旧平淡。他道:“无妨。”

“无妨?那就再好不过了,”帝曦扬眉,“今晚你就留下给我做膳吧,我也尝尝自己男宠的手艺。”

宫华沉默,帝曦就这样一直看着他。无奈,他只能颔首:“是。”

几个时辰转瞬即逝,望月挂在树梢,摇落了一地的月光。月夜清幽,静谧的寝宫外,不知何时站了一位墨衣男子。

宫华亲自端着为帝曦准备的膳食,淡漠不言。他没有出声,因为他知道以帝曦的修为,自己只怕是还未靠近就被她发现了。

就在还在他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精致的雕花木门已无风自开,清冷的女声落入了他的耳中:“进来。”他抬眸,从容地走了进去。

屋子里,帝曦立于桌前,像是在作画。念寻看见宫华,微微行了个礼:“宫华大人。”

宫华将膳食放置一旁,向帝曦走近。宣纸上墨迹未干的月下荷塘图映入眼帘,精湛的画技让宫华都不禁赞叹。

“上神画得很好。”他道。

帝曦浅笑:“原来你也会夸人。我呢,就两个爱好,一个是炼丹,另一个就是作画了。”

帝曦就将笔递给念寻,然后走到餐桌前坐下。见宫华站着没动,她道:“坐下一起吃吧。”

宫华只问:“不知宫华可否退下?”

“为何?”帝曦问得漫不经心。

宫华心知这是不同意了,默默坐下。

念寻上前为两人布菜,然后在帝曦的示意下,退出寝宫。

桌子上就两道菜,帝曦随手夹了一筷子吃,随即皱起眉头。将口中的菜咽下,她问了句:“你放盐了吗?”

“嗯?”宫华微怔,尝了一口,果然,是无味的。他一些尴尬,歉意的说道:“抱歉,初次做膳,还望上神多担待。”

帝曦扬了扬眉:“如此说来,只有我吃过你做的饭菜了?”

宫华与帝曦的目光对上,仿佛坠入了那双黝黑的眸中。回过神来,他已经回答:“是。”

帝曦心情好了几分,很给面子的将两道没什么味道的菜吃完了。

宫华见状,便道:“夜已深,上神还要早些入睡,宫华告退。”说着起身。

“不是说无妨吗?此时这般着急有又是为甚?”帝曦似笑非笑。见他顿住,便又道:“或者,你是怕我看见你狼狈的样子?”

宫华轻声问:“若我说是,上神会让我走吗?”

“那你走吧。”帝曦看似无所谓。

宫华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脚步就是一个踉跄。他扶住门口的柱子,咬紧牙,跌跌撞撞的往外跑。然,不过须臾,他便撑不住了,倒在不远处。

帝曦望了望似乎被墨水染过的夜空,幽幽开口:“已经子时了呢……”

意识渐渐模糊,难以言喻的痛苦席卷全身,宫华的身体开始颤抖,忍不住闷哼出声。

宫华以为自己又会像往常一样晕过去,却意外的发现体内多了一股柔和的力量,替他将痛苦舒缓。他下意识的想要汲取更多这种力量……

待脑中清明后,宫华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他睁眼,果然看见了帝曦。宫华便问:“已经寅时了吗?”

帝曦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回了句:“不,现在是丑时。”

《叹君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