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因为剧本就是这么写的 HE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同志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

耽美小说连载中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作者:住篱,耽美小说类型小说,主角:纪渊尧,渊尧,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病房的窗帘全都拉上了,只有微弱的城市灯火透过窗帘缝隙,照亮了病房门边那两道颀长的身影。 纪渊尧将脑袋抵在荆痕胸前,在黑暗中摸摸索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2 00:04: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作者:住篱,耽美小说类型小说,主角:纪渊尧,渊尧,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病房的窗帘全都拉上了,只有微弱的城市灯火透过窗帘缝隙,照亮了病房门边那两道颀长的身影。 纪渊尧将脑袋抵在荆痕胸前,在黑暗中摸摸索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免费试读

病房的窗帘全都拉上了,只有微弱的城市灯火透过窗帘缝隙,照亮了病房门边那两道颀长的身影。

纪渊尧将脑袋抵在荆痕胸前,在黑暗中摸摸索索的牵住了他微凉的手,“我等了你很久,荆老师,你来的好迟。”

听见纪渊尧的低语,荆痕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这才慢慢放松下来,他隐秘的回握住纪渊尧的手,后背抵在病房门上,耳边不时还能听见零星的脚步声。

“你怎么站在门边等我?”荆痕垂眸看着纪渊尧柔软的发顶,突然觉得这人年纪不小了,倒是很有些幼稚的行为。

他刚开门纪渊尧就能贴上来,就说明纪渊尧刚刚一定没有躺在床上,唯一的可能就是,纪渊尧一直站在门边等他。

荆痕觉得心微微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胸口徐徐腾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抬手正想拍一拍纪渊尧的后背,纪渊尧亲了他,然而一触即离。

暗暗眨了眨眼睛,纪渊尧伸手撑在门板上,将荆痕困在自己很门板之间,笑眯眯的抬头看着他,“不喜欢?”

纪渊尧这既是在问荆痕喜不喜欢自己等他,也是在问他喜不喜欢自己的吻。

荆痕听得懂,握着纪渊尧的手微微收紧,黑暗掩去了他脸上那片红。

他垂眸望着纪渊尧那双在黑暗中依旧亮晶晶的眼睛,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喜欢。”

这还是荆痕头一次对纪渊尧说喜欢,虽说主语不明,但纪渊尧还是高兴的不得了,当下就只差出去防鞭炮了。

“你昨晚和林苑一起回剧组,我还以为你今天被她绊住脚,不来了呢。”纪渊尧边说边撤回手,转身就要去开灯,然而不等他的手指触及到电灯的开关,手腕却被荆痕一把攥住了。

荆痕这时才想起来回答纪渊尧,“我不喜欢林苑。”

荆痕眯了眯眼睛,笑的狡黠,“那你喜欢谁?”

“明知故问。心道木头开窍了,居然也学会了这招。

荆痕不知他心中所想,拉着他,小心翼翼的就将他按回了床上,见他终于老实了,这才伸手按亮了床头的台灯。

灯光亮起的那一刹那,荆痕似乎又变成了往日那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他严肃认真的从纪渊尧床头拿过还没看完的剧本,如同他保证的那样,他只给纪渊尧讲戏。

纪渊尧本来还想趁着这好气氛再同荆痕多说两句浪的,然而一见他端出教授的模样要同自己讲戏,纪渊尧心里那剩余的旖旎想法立刻散了个一干二净。

“今晚不讲行不行……”纪渊尧打商量。

荆痕蹙眉看他,似乎是在无声的谴责他的不敬业,“不讲?那你好好休息。”

“讲讲讲!”纪渊尧见荆痕说话间起身就要走,赶紧伸手勾住了他的手指,觉得自己算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你想讲多久讲多久,我洗耳恭听!”

荆痕唇角轻勾,他将纪渊尧的手塞回被子里,拿着剧本就要同纪渊尧讲戏,然而就在他才吐出一个字的时候,纪渊尧却挑了挑眉,伸手拍了拍自己空出来的半边床铺,“要不,你上来躺着讲?”

“……不用。”荆痕很认真的拒绝了纪渊尧,很敬业的讲起了戏。

纪渊尧一共在医院住了七天,荆痕果真风雨无阻的每天都来看他。

为了避人耳目,荆痕通常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看纪渊尧,纪渊尧起初还有心思占占他的便宜,然而荆痕这人一讲起戏来就是再正经不过,几天下来,也不过是亲了两回,抱了一回。

出院的那天,纪渊尧想想这几天的经过,心里虽觉得喜滋滋的,但还是难免觉得寡淡。

是真他娘的寡淡……

纪渊尧意难平的出了医院,回到剧组,照常拍戏。

他和荆痕在剧组时虽每日见面,然而真正能独处的时候却不多。

两人在酒店的房间虽说挨在一起,然而出了剧组两人一般都是又累又困,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

一开始纪渊尧在剧组中还能和荆痕在面上保持一点距离,然而时间一长,到嘴的肉每天在面前晃悠,纪渊尧难免生出歹念。

最初纪渊尧只是会时不时的隔着宽袍大袖去偷偷勾荆痕的手指,到后来光明正大的靠在荆痕身上,时不时在人前抱抱他,也只用了几天时间。

正人君子荆痕刚开始还有些不自然,到后来他却慢慢习惯了纪渊尧这般的动手动脚。

甚至有时在纪渊尧勾住他手指的时候,还能反客为主的在他手心里轻挠一下。

《欺风》有条不紊的拍摄,众人渐渐的就发现原本没什么话的荆痕竟是和纪渊尧越走越近。

大家都以为这两人惺惺相惜的发展出了一点友谊,谁都没发现这两人是在暗度陈仓。

不知不觉,这部电视剧就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正好这日剧中女主过生日,导演大发善心,八点钟给女主演过完生日之后,就将众人放回去休息了。

纪渊尧和荆痕跟着众人一起回到酒店,各自收拾了一番,不过九点钟,纪渊尧就敲响了荆痕的房门。

荆痕才刚洗完澡,身上穿着一套深灰色的睡衣,他用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走过去就拉开了房门。

不出荆痕意料,门外站着的是纪渊尧。

纪渊尧似乎也才刚洗完澡,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一条宽松的睡裤晃里晃荡的套在他腿上,越发的显得他瘦削高挑。

此时他正将帽子戴在头上,一头栗色的短发柔顺的从帽子下面伸展出来,凌乱的遮住了他部分白皙的面孔。

似乎因为刚刚沾了水汽的缘故,所以此时的纪渊尧唇红齿白的耀眼,抬眸望着荆痕,他笑的眉眼弯弯。

荆痕的目光落在纪渊尧那红的如同沾了血的嘴唇上,喉结无意识的上下一滚。

“荆老师,我能进来吗?”纪渊尧对荆痕眨了眨眼,没等到荆痕回答,一矮身,直接就从荆痕浮在门上的手臂下钻进了屋内。

荆痕微微眯了眯眼睛,很自然的关上了房门。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