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内胭脂铺》如意胭脂铺 平胸小受文 大内胭脂铺网盘

大内胭脂铺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白才人,莫贵妃的小说《大内胭脂铺》此文是七月初九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从极华宫回到废殿时,午时已过。 猫儿进了配殿,一头扎进了破柜里。 旧衣裳……没用。 烂床单……没用。 被耗子啃了边角的话本子……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9 06:03: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白才人,莫贵妃的小说《大内胭脂铺》此文是七月初九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从极华宫回到废殿时,午时已过。 猫儿进了配殿,一头扎进了破柜里。 旧衣裳……没用。 烂床单……没用。 被耗子啃了边角的话本子……

《大内胭脂铺》免费试读

从极华宫回到废殿时,午时已过。

猫儿进了配殿,一头扎进了破柜里。

旧衣裳……没用。

烂床单……没用。

被耗子啃了边角的话本子……没用。

她自穿来后,在这废殿所能寻见的所有约莫有些用处的物件,都收在这破柜里。

没用能提示原身过往遭遇的物件。

皇后为何要将前主子和她贬至废殿?

她今儿一早遇见的神秘妃嫔,含糊不清的那几句话又是何意?

她拉过春杏,探问道:“你进宫也有两三年,你可知,我同前贵妃当初是因何进了废殿?”

一旁的白才人哈的一声冷笑:“能进这个殿里的,可不都是争宠失败的?贵妃被贬之前,去了一回御书房,紧接着就住进了废殿。你跟在贵妃身侧,难道你真不记得?”

猫儿见打听不出什么,呆呆坐了半晌,心中想着自己的盘算。

据闻,无论想在京里或京外做买卖,没有一百两本钱,寸步难行。

她原想的是,躲在这废殿里闷声发大财。等攒够一百两,就想办法偷逃出宫。

然而她打定那主意没多久,她就被人捉小鸡似的捉去极华宫同皇后、皇子排排睡。

皇后没活她就是个死。

皇后活了,若有一日认为她不祥,她也是个死。

现下她对外露了面,想在宫里闷声发大财只怕不易,少不得得做两手打算。

有机会逃就逃,没机会逃便先蛰伏赚银子。

她重新构思了崛起路线,立刻起身要动手做口红。

只往洗好晾晒的干花瓣处一站,她便重重骂了声娘。

哪个挨千刀的鸟儿,不知吃了些什么,一泡硕大鸟屎落在盛了花瓣的簸箕里,还溅的四处都是。

原本就不多的干花瓣,此时没有一片能再用。

她溃败的坐了半晌,强打起精神,同春杏道:“看好门,我去去就回。”

白才人忙忙起身跟去她身后:“你要去何处?可还是去皇后处,或是见皇上?”

她的双眸闪闪发亮,焕发着不可思议的天真:“若瞧见皇上,你能不能同皇上说,奴家,奴家日夜都思念他……”

猫儿被酸的打了个颤,转身指了指殿里床榻的位置:“趁着日头高,做你的春秋大梦去。”转头出了废殿。

废殿地处掖庭,是最低等的宫娥劳作和休息之处。

出了掖庭,先饶过重重院落,经过御花园,饶去另一头靠近东华门,有太医院的值房。

花瓣能入药,太医院值房里,花瓣是大量储备的。

她对宫道不熟,慢慢问着沿途遇见的内侍宫娥,缓缓寻了过去。

太医院值房极为安静,只偶尔传来切制草药的声音。

她将将在大堂上露了面,那切人参的小医助便停了手中动作,抬头看着她:“哪位贵人要问诊?”

猫儿讪讪一笑:“没有谁……莫贵妃要沐浴,指使我来寻些花瓣……”

小医助蹙了蹙眉:“莫贵妃?没听说过。”

他拿着手中切药的大刀指向猫儿:“别浑水摸鱼,这事我见得多了。”

猫儿一滞,只得转头四顾,问道:“太医令大人在何处?”

她想着,当日在皇后宫殿,那太医令被五皇子几脚踢的哎哟连天,险些要被杀头。

算起来,在皇后醒过来的事情上,她也是一众太医的救命恩人。

她拿出恩人的风范,那太医令多少要给她些面子。

小医助往外努了努下巴:“蹲去外面,守着门去。”

这怎么说话呢!

守就守。

她今日来,心里多少存了些发愤图强的志气,日后少不了要多和太医院众人打交道,不能让人瞧扁了。

她往大门边门槛上一坐,决心要守株,稳稳待一回兔。

秋风温暖,周围静的只有秋蝉齐鸣。

她打了个盹,一下抬头,一下垂头,不知挣扎了多久,耳边隐隐约约听得有人声,立刻强睁了眼。

但见一老一少两位御医将将拐过影壁,往门内而来。

她运气好,无论年轻的那位还是年老的那位,和她都共同经历过险些被砍头的命运,正正是在极华宫见着的老熟人。

她忙一擦嘴角口水,起身上前,对着那位年老的甜甜问候了句:“太医令大人,吃了没?”

眼前两人蓦地停住了脚步,太医令一眯眼,伸出一根手指,险些指到她面上,继而送给她一声尊称:“妖女!”

她转头看着那位年轻的太医,悄声问道:“你家太医令吃撑了?”

年轻太医抿嘴一笑,太医令已对着她破口大骂:“妖女,你胆敢出现在老夫面前!你仗着几声花言巧语,迷惑的皇后、皇上、五皇子信了你的邪。老夫可不会着你的道!”

秋蝉肆虐下,偶有几个歇晌早醒之人,被太医院值房的吵闹声引的探头瞧热闹。

有知道胡猫儿风光之事的内侍,兴奋的帮她出主意:“快,胡姑姑身边那两只鬼呢?喊他们出来帮你忙!”

她冷哼一声,大言不惭道:“杀猪焉用宰牛刀,姑奶奶一人就治的住他!”

她一嗓子吼下去,那在皇后病症上被抢了风头的太医令便转头四顾,紧接着拎起一把木凳就要向她抡过去。

她立时跳开一步,顺着墙根处一根孩童手臂般粗细的小白杨就要窜上去。

然而她高估了她爬树的技能。

她将将卷着腿上了两步就再爬不上去,只紧紧抱着被她压弯了腰的树身子,于摇曳中梗着颈子回嘴:

“自古医巫不分家,神鬼之事自古有之。你瞧瞧你那补服褂子,其上花团锦簇,灵鸟报喜,难道就不是迷信?神仙吉祥为阳,鬼魂凶险为阴。你堂堂太医令,连阴阳之道都不懂,你当什么太医令!”

太医令如泼妇般跳骂道:“我呸!自古医巫不相容,老夫同你讲个甚阴阳!”

他手中的木凳被周遭人夺下,要寻个笤帚对付她,直直就往御药房大堂而去。

胡猫儿眼见他的身影钻进门去,转头四顾着要寻趁手的武器,她立时从孱弱小白杨上滑下来,麻溜的闪了出去。

《大内胭脂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