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南山安好》南山铝业 章节在线试读 南山安好kuso

南山安好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南山安好》是你慢慢走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明檀,玉然,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啊,你以为你是谁,有本事你过来啊!”话语虽很有气势,双手却紧紧抓着皇后娘娘的肩,生怕皇后娘娘下一秒就离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8 06:05: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南山安好》是你慢慢走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明檀,玉然,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啊,你以为你是谁,有本事你过来啊!”话语虽很有气势,双手却紧紧抓着皇后娘娘的肩,生怕皇后娘娘下一秒就离开。

《南山安好》免费试读

“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啊,你以为你是谁,有本事你过来啊!”话语虽很有气势,双手却紧紧抓着皇后娘娘的肩,生怕皇后娘娘下一秒就离开。

“嘿,明檀我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姓明,额娘你别挡着他。”

“来啊来啊,你当我怕你啊!”

“好啦!”看着两个孩子的样子,容颜的笑意已经合不拢了,笑着拉住了玉然的手转身“明檀,额娘有没有同你说过,平日里要让着你妹妹。”

明檀见大势已去,侧了身子,躲在了苍琰身后,扣上苍琰的肩,强迫苍琰看着皇后娘娘,苍琰被吓的一动也不敢动,僵硬的站着,任由明檀摆布。

“额娘你不能如此偏心玉然,她已经被你宠坏了。”言语很高尚,行为很猥琐。

“明檀!你给本公主过来,本公主今天要不把你的嘴撕了,本公主就妄为公主,额娘你别拉我。”玉然挣扎着,大有一副拼命的气势。

“好啦然然,别搭理他。”微笑着拉回玉然,声音是恰到好处的动听“我们不和他一般见识,他既然已经娶了夫人,那也就不算我们明家的人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以后娶父君的时候可要擦亮了眼睛,千万别寻你哥哥这样的。”

拉着玉然的手,嬉笑着劝慰着,故意逗耍着明檀。

明檀果然站不住了,出了苍琰的后背“额娘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明明是男儿,我,啊~”话语未落,头上忽的遭到了玉然的暴击。

“啊!明玉然!”正要反击,看到玉然气势汹汹的要再次打自己,慌忙抱头鼠窜“额娘!你太过分了,你竟然帮着这疯丫头。”

“你给我站住!你不是很厉害吗?你站住啊!”

皇后娘娘看着眼前的一幕,笑到直不起腰来,眼睛笑出了眼泪,

明乾容颜微微笑着,眼睛并未看着众人,他独自坐在那里,仿佛有一个自己的世界,他可以一坐一天而不同任何人言语,也可以独自散步而不想同任何人同行,他喜欢安静,当身处的环境不安静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笑,并不关注身边的嘈杂。

“公子,我们躲远一点好不好?”苍琰弯下了身子询问明乾,他知道明檀和玉然的性子,明檀惹了玉然,不被玉然褪下一层皮,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只是担心会连累自己和明乾。

“嗯,好啊!”明乾觉得有意思,便随了苍琰的意,由苍琰把自己推向一边,给明檀和玉然腾出了打架的地方。

“公子还记得他们往常打闹的样子吧。”站到了一边,看着明檀和玉然打闹的样子,苍琰的容颜泛起了笑意。

“已经很久了,不太能记得了。”他其实记得,只是在自己出了事后,总不愿意提及往事。

苍琰笑了笑“他们还是经常打闹,往常还有公子可以哄着玉然拦着些,近来公子不常来,他们二人也常常打的更厉害了。”

分明是打感情牌的意思,明乾并不想回答,但总归是轻笑了笑“他们感情好罢了。”

“公子和殿下,公主殿下的感情也好啊,你几年不来,公主殿下和殿下也是常常提起公子,只是平日繁忙了些,才不得常常相见。”苍琰似乎很有兴趣,一直慢慢说着。

明乾没有言语,只轻轻的笑了笑,忽然想起了明迟,他和明迟的关系一直很好,以前他觉得自己身边有很多人陪着自己,他以为自己会一直和明檀明迟他们吵闹戏耍的度过一生,却不曾想过,兜兜转转,他的身边只有明迟一人还在。

“公子近来可好?”

“嗯。”攀谈间,仍旧保持着不冷不淡的态度,让苍琰着实有些头疼。

苍琰同明乾也算是旧相识,他自跟着明檀之日起,便每每总会跟着明檀同明乾和玉然玩耍,虽然明乾总是一副清高淡然的模样,但从未像今日这般冷漠,虽然看起来还和往常一样。

玉然和明檀打闹了许久,皇后娘娘伸手拉住了玉然,护在自己身后“好了明檀,你也老大不小了,怎还欺负玉然,你等我玉然嫁了人,寻个厉害的夫婿,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她了。”

皇后娘娘偏爱玉然是皇宫中人尽皆知的事,若不是玉然是个女儿身,怕是连皇位也会劝慰皇上交给玉然,更轮不到明檀监国了。

“就是,你就会现在欺负我,有本事你等我嫁人后在欺负我,看我不带人砸了你的世子府。”

“你这个样子,那个男人会娶你,做梦去吧。”

“明檀。”伸出手打了明檀一下,将玉然牢牢护在身后。

“额娘,你就知道偏袒她,都给你宠坏了。”

“好啦,你这孩子,怎如此较真,额娘今天来,不就是来看你的吗。”抚摸着明檀的手,喃喃细语。

“嗯?”明檀忽的有些发愣,心中忽的觉的不好,忐忑不安。

皇后娘娘恢复了往常仪态端庄的样子,整理了整理衣袖,就连言语也恢复了风平浪静“世子妃重病久治不愈,我这个做额娘的,总是要来看看的,不是吗?”轻笑着看向明檀,眉目间忽的闪过一丝凌厉。

“对啊,额娘最贴心了,嫂嫂也是我们家里人,额娘当然要关心了。”玉然贴上了皇后娘娘的手臂腻歪着。

明檀的身子僵硬了,努力扯出了笑容,淡漠言语“夫人风寒,唯恐传给额娘,不敢轻易让额娘上前查看。”

“你放心,额娘进去一会便出来,不碍事的。”

已经没有了退路,他不能再劝告皇后娘娘,那样会引起皇后娘娘的怀疑,他担心阿遥,只能伸直了手臂“额娘请。”

房间门外。

一众侍女跪下“奴婢见过皇后娘娘,殿下,公主殿下,明乾公子,苍大人。”

“世子妃身体不舒服,明檀陪着本宫便是了,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扶了扶发簪上的珠翠,踏进了侍女推开的门,带着一位侍女踏进了进去。

明檀正有陪同皇后娘娘一起进入的意思,便未推迟,随着皇后娘娘一同进去了。

阿遥在装睡,她不擅长撒谎,担心自己说错了话让事情败漏,所以她装出了沉睡的样子,想要用此躲过和皇后娘娘的谈话,但她忘记了,她是世子妃,皇后娘娘的儿媳妇,且不说她是皇后娘娘,就是平常人家儿媳见了公婆,也是要行礼的。

侍女走下了床边,对着皇后娘娘欠身行礼“启禀皇后娘娘,娘娘尚在昏睡中,恐怕不能为娘娘行礼谈天了。”

皇后娘娘还没有开口,她身边的侍女已然动了气“见到皇后娘娘而不行礼,还在睡觉,算什么样子,奴婢去叫她。”言罢,便要上前。

“思弦,不得放肆。”话语出口,名唤思弦的侍女立刻停下了脚步。

明檀有些动气了“思弦如此注重礼节,可还记得您早些日子因为着急寻找额娘的补药而未对本王行礼之事。”徒然提高了音量,神色有些吓人。

思弦的容颜瞬间黑了。

皇后娘娘立在一旁,看向明檀,她知道明檀的脾性,今天的思弦,恐怕是要受苦了。

“清音!”明檀唤道。

世子府中的侍女直起了身子“奴婢在。”挑屑般的撇了一眼思弦。

“拉出去,掌嘴二十。”

思弦的心里猛然一颤。

“明檀!”皇后娘娘开了口“都已经是一些陈年往事了。”

明檀站立着,不为所动,目光看向清音“你在等我动手吗?”

清音笑了笑,走至思弦面前,伸直了手臂“请吧,思弦姑姑。”思弦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侍女,论年龄和入宫时间和皇后娘娘,她理应唤思弦一声姑姑。

思弦黑着容颜,甩了一下手臂,走出房间,清音仍微微笑了笑,跟了出去,

皇后娘娘本想要阻拦,看着明檀的样子,话语到了唇边,没有说出口。

房间只剩下明檀和皇后娘娘两个人,皇后娘娘又站立了一会,抬脚向阿遥走去。

阿遥闭着眼睛,尽量使自己的心放平和,以免不小心暴露了自己。

皇后娘娘伸出手,抚向阿遥的额头,热的滚烫,在她来之前,侍女已经为阿遥的额头放了热毛巾。

“病的如此厉害,宫中的太医如何说?”收回了手,坐在了床边。

“太医只开了药,说是要慢慢调制。”淡然开口,起身上前。

“你去宫外寻求良医的结果如何?可有寻到能诊治的良医?”

“未有,时间赶的过于紧急,如今只能继续尝试太医开的药方了。”

“不必过于忧虑,伤寒而已,总归会好的,你吩咐膳房为她煲着汤来,等她醒来,给她补补身体。”手指翻过阿遥的手臂为阿遥掖被子,猛然触到了阿遥手中的银镯。

“是,儿子谨记。”直直盯着皇后娘娘的动作,心中很是担心。

皇后娘娘触到银镯时,微微有些发愣,随即轻笑了笑“这银镯倒是甚为喜人,雕刻的如此精细。”将阿遥的手臂重新放在被子下面,触到被子里面温度,眉目间闪过一丝狡黠。

“额娘不说,儿子还不曾细看过,阿遥待了有些时日了。”

皇后娘娘起了身子“看也看过了,我也放心了,你在宫中,可要好生照顾她。”

“额娘放心。”心中松了一口气,搀扶着皇后娘娘走下来。

“你啊,打小就单纯的紧,不会看人,如今成了亲,可是要把眼睛擦亮了,以免被人骗了也不自知。”唇角扬起一抹冷笑,淡然向房间外走去。

“额娘多虑了。”笑了笑,抚着皇后娘娘出了房间门,关上了房间门。

“既然世子妃没什么大碍,我也可放心回去了,然然,可要同额娘一起回去?”唇角扬起微笑,拉过了玉然的手。

玉然看了看自己的额娘,又看了看身后的明乾,笑道“不了额娘,我还要把明乾哥哥送回去呢,改日再去看额娘。”

“也好。

《南山安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