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的地狱冥妻》综来自地狱的冥侦探 罗御 我的地狱冥妻清水文

我的地狱冥妻

悬疑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的地狱冥妻》的小说,是作者江南老鬼创作的悬疑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那……那……石头,你怀里的……是……是什么。”赵大虎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俩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脸色大变。 我可清楚记得吴凯当

|更新:2020-01-07 18:03: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的地狱冥妻》的小说,是作者江南老鬼创作的悬疑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那……那……石头,你怀里的……是……是什么。”赵大虎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俩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脸色大变。 我可清楚记得吴凯当

《我的地狱冥妻》免费试读

“那……那……石头,你怀里的……是……是什么。”赵大虎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俩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脸色大变。

我可清楚记得吴凯当时的话,那鬼说自己没有头。

既然这样,那我怀里的又是谁呢?

我惊得手一颤,当即就不小心把怀里的白骨掉到地上。

“挖错了,大虎,我们挖错了。”

我和赵大虎感觉后背发凉,不约而同的往前跑。挖了人家的尸骨,要是他的魂魄还在,一定已经知道了!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今天我总算是体会到这句话来,只不过……是我倒霉还是吴凯倒霉……还另说。

我们跑出了泥潭,一身狼狈,扭头四望,却没看见吴凯。

莫非他看事情不妙,已经跑了吗?

我强忍住想拔腿就跑的欲望,站在原地大喊吴凯。只是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风吹动的声音。我疑惑的往四处走了走,并没有看见吴凯。

赵大虎瞪大了眼睛,声音里带着怒气,“石头,他肯定是跑了!我就看他不是好货,我们替他下去挖尸体,他还背信弃义!”

我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找到吴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想再呆下去了,自从知道了怀里的尸体不知道是谁的以后我就浑身发凉。

不是久留之地,也许吴凯已经回学校了。我抬了抬僵直的脚,正想对赵大虎说回去吧。忽然有东西滴到我的头顶,我摸了摸,手上是白色的粘液。

这时候,赵大虎却一脸惊恐的叫着我。

“石头……石头。”

顺着他的视线,我下意识抬头向上看去。

大树上面吊着一个人,脸色发青,眼球瞪的要脱框,脖子勒的发不出声。

是吴凯被吊在上面,他死死的看着我们,一个劲的蹬脚,嘴里的唾液连成线的往下掉。

发生了什么?!

我心里一惊,可随机却猛地反应过来,要赶紧去救吴凯才行。

于是我三步两步的攀上树身,小心的探着手,往吴凯的身上够。这时候吴凯已经不像之前挣扎的那么激烈了。他身子僵着,时不时的蹬一下腿。

我知道,再晚一会他就会死了,于是拼命的加快速度。

我终于和他爬到一起了,树身承受着我们两个都重量,稍微的往下弯。

我一手尽力的托着他,想让他先缓一缓,一边往上面的枝头上摸去。

勒住他的是麻绳,上面还沾了不少的泥水,我断定,这是吴凯从兜里掏出来的那条麻绳!

当时我和赵大虎挖出尸骨以后,赵大虎就把身上的绳胡乱的解下了扔在原地了。可现在,麻绳竟然又出现在树上,而且还死死勒着吴凯。

这应该就是恶鬼所为……

就是不知道是昨晚上吴凯召来的那只在作怪,还是之前我怀里的那堆白骨在报复?

麻绳总共打了两个死结,一个是树枝上的打结处。一个是勒住吴凯脖子的地方,也就是他后颈处,紧紧的把他勒在一个小圈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吊绳。

我没有能用的东西,还要一手托着吴凯,所以一时也解不开麻绳。只能停在树上,费劲的固定着身体,一边心惊胆战的看着下面的碎石。

这要是掉下去肯定凉了,不死也要残。

赵大虎在下面急的乱转,“石头,要不要我上来帮你啊?”

“不用。”我吃力的朝他大喊,渐渐的有些托不动吴凯了,“你别上来,这树禁不起这么多人。”

赵大虎慌忙的点头,“石头你也别急,我不会让你掉下来的。再不行我踩着石头到下面接着你。”

我调整了呼吸,打算在试一试解开绳子。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吓了一跳,差点直接掉下去。往下看,原来是吴凯,他脸上惨白,拉着我的手也没有力气。我一直托着他的身体,现在看来他是缓过来了。

吴凯声音沙哑的几乎听不见,他仰着头尽力的拉住我的胳膊,脖子上的勒痕更加明显。“陈……磊,你…你……放开我……我能拉……拉住你。去解…解绳子…”

吴凯心里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尽快解开绳子,谁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他尽管身上毫无力气,却也催促着我去解绳子。

我慢慢的放开他,看他无力往下坠了些许,手上一紧,他拽住了我的胳膊。

看起来他是能坚持一阵子的,我承受着他的重量,慢慢的往他头顶的绳子处够。

麻绳被吴凯拉的很紧,又打了个死结,几乎解不开。我额头冒汗,这时吴凯又无力的咳嗽了几声,拉住我的手也往下滑了几分。

“陈…磊……我好……难受。”

“吴凯!吴凯!”赵大虎在底下叫道,着急的也直流汗。

挂着他的树枝并不粗,我们在树上又抖的厉害,树枝发出一声轻响,似乎已经经受不起了。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让它断吧,解不开绳就让树枝断吧。只要我能接住吴凯,不让他掉下去就好了,我们就能下去了。

我紧张的手上都是汗,“吴凯,你抓住我,我把吊着你的树枝晃断。”

吴凯虚弱的睁开眼睛,眼里都是惊恐,最终颤抖着嘴唇却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我靠近树身,找了一个结实的地方紧紧的靠住,一只手穿过吴凯的腋下把他往上提,一边试探的晃动着上面的树枝。

那树枝比我想象的还要脆弱,几下用力以后就折了大半,低低的就要垂下去。

我晃了晃吴凯,“拉紧我,我要把它折下来了。“

吴凯应了一声好。我小心的踩着一处突起,手臂一用力。

啪的一声,树枝应声而断,吴凯被带的一下子往下坠。然而他并不想死,猛的用力拽住我的手腕。

一阵痛楚传来,我咬牙把他往上拉。

两人安全以后,吴凯并愿意不停留,头晕眼花的往树下爬。

看见我们下来了,赵大虎连忙过来扶住吴凯,小心的让吴凯靠在他身上。

慌里慌张的跳下树,反冲力震的我一阵头晕眼花。等我站定平息了一会,就感觉胳膊上一阵刺痛。

刚才被吴凯死命的拽着,在树上的时候还没注意到,刚一松懈下来就觉得胳膊麻麻的没有知觉。我一抬手,往上胳膊肘上摸了摸,随即又摊开手,是一片血。

《我的地狱冥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