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妾难从命恕不为后》恕难从命 下克上 妾难从命恕不为后GAY吧

妾难从命恕不为后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顾梓君,楚凌的小说《妾难从命恕不为后》此文是语浅陌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顾梓君站在院中看着天边最后一道光晕慢慢地消散,大地慢慢被黑暗笼罩。 她极力地想要回忆起那日初见常淑仪时的场景,却发现脑海中只有一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9 06:06: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顾梓君,楚凌的小说《妾难从命恕不为后》此文是语浅陌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顾梓君站在院中看着天边最后一道光晕慢慢地消散,大地慢慢被黑暗笼罩。 她极力地想要回忆起那日初见常淑仪时的场景,却发现脑海中只有一

《妾难从命恕不为后》免费试读

顾梓君站在院中看着天边最后一道光晕慢慢地消散,大地慢慢被黑暗笼罩。

她极力地想要回忆起那日初见常淑仪时的场景,却发现脑海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娘娘,内务府那边来人说,常昭仪的身后事已经都准备好了。”

念冬看着顾梓君从储秀宫回来之后就一直站在这儿发呆,这会儿听了她的话也没什么反应,不禁有些担心。

“娘娘,晚上露水重,容易着凉,进去吧。”

顾梓君却没有动,“念冬,你说,常氏会后悔吗?她如果不进宫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早……”

念冬愣了一下,“小姐,生死有命,您也不要太伤心了。”

顾梓君叹了口气,“叫内务府的人仔细些,别出了纰漏。”

因为常氏的病逝,宫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寂,只是听说瑶华宫里最近又换了一批瓷器。

“常氏这个贱人,自己身体不好还参加什么选秀,居然连累了爹爹!”

“礼部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居然出了这么大的差错,害的爹爹被皇上降职不说,连本宫也被皇上厌弃了!”

瑶华宫里的侍候的宫人听到这话,立马跪了一地,“娘娘息怒。”

啪地一声,又一个花瓶被砸到了宫女面前,她颤颤巍巍地往后挪了挪。

“息怒?你让本宫怎么息怒?皇上已经有六七天没来过瑶华宫了,再这么下去,本宫都要被皇上忘了!”

秦琼这会儿已经完全失了理智,只要想起昨日在栖凤宫时众人看她的眼神,就觉得自己快疯了!

消息传到栖凤宫的时候,顾梓君捏着棋子的手顿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自然,继续跟自己对弈起来。

只是这颗棋子,该落哪儿呢?

手上突然覆赏一只大手,包裹着她的手指引她把棋子落了下去。

“皇上这一步棋有得真妙,臣妾自愧不如。”顾梓君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行礼。

楚凌扶住她,“皇后过誉了,只是运气好罢了。”

顾梓君看了眼棋盘,楚凌这一招,看似无意,却正好补上了她的疏漏。

“要不要来一局?”楚凌说着,坐到了她对面,开始动手捡棋盘上的棋子。

顾梓君抬头打量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他正低头捡着棋子,看不清表情,“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念冬进来添茶的时候,看了一眼棋盘,黑白棋子互相胶着,胜负难辨。

然而,顾梓君却觉得自己就要输了。

她和楚凌是完全两种风格,她是属于主动出击型,而楚凌则是耐心防守。

楚凌一开始那几步看似无用的废棋,到现在却成了掣肘她的关键。

棋品见人品,不得不说,楚凌真的深谙帝王之道,他有耐心,有远见,善于谋定而后动。

“皇上好棋艺,臣妾输了。”

棋盘上,顾梓君的白子被楚凌的黑子困于中间,俨然是黑子赢了。

楚凌挑了挑眉,“皇后也不错,朕只是侥幸罢了。”

听到这欠揍的话,顾梓君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好与楚凌含笑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莫名的,顾梓君的唇角也微微勾起,“时辰不早了,皇上要在栖凤宫用膳吗?”

楚凌是下了早朝过来的,这会儿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该用午膳了。

楚凌点了点头,顾梓君便让念冬下去准备。

趁着这个时间,顾梓君想起之前还没来得及问他的事儿,“皇上,六月就快到了,不知今年的宫宴该如何安排?”

楚凌正翻着顾梓君随手搁着的书,头也没抬,“一切从简吧,宫里最近刚出了事,也不宜大操大办,也不必让命妇们进宫了。”

顾梓君愣了一下,按规矩,宫里每年会办两次大型宫宴来宴请朝臣和命妇,一次六月六,一次除夕,借此来表明皇上与民同乐,如今却要省了?

但她也没有多问,既然楚凌这么说了,就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请也好,省了她的事儿。

“皇后可曾去过吴城?”

听到楚凌的问话,顾梓君摇了摇头,“不曾。”

虽然外祖家与吴城离得不远,但她还真的没有去过,只是,楚凌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吗?

“吴城属于江南地带,按理来说,应该是物产丰饶,百姓富足之地,但据大内密探来报,那里的百姓却因赋税太重而民不聊生。”

楚凌的语气很平淡,仿佛说的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内容,但顾梓君却听出了他的怒意。

“你可知常氏为何明明身子病弱,却能入选吗?”

楚凌放下了手中的书,站起来走到窗前。

“礼部尚书秦安山收了吴城太守的礼,让常氏进了宫,以为常氏如果得宠,朕就不会追究他的失职,呵……”

猛然听到这么多内容,顾梓君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着窗前那个高大的背影,透露出一丝疲惫……

顾梓君也站起来,走到他身旁,想要安慰几句,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反而是楚凌自己笑了下,“你放心,朕还不至于为这些事伤心,倒是你,常氏的死,只能怪她自己命不好,生在了吴城太守家,与旁人无关。”

“也许,这对她来说,反而是种解脱呢?”

看着楚凌一脸关切,顾梓君觉得心里的某处突然暖了一下,她笑了笑,“是,臣妾明白了。”

念冬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帝后俩人站在窗前相视而笑,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美的像一幅画。

“皇上,娘娘,午膳好了,可以用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等顾梓君和楚凌坐下来之后,李尚就带着其他人退了出去,反正皇上和娘娘又不需要他们伺候,何必站在旁边招人烦呢?

顾梓君看着楚凌极其自然地给她盛了汤,又时不时地给她夹菜,有些忍不住了,“皇上,臣妾自己来吧。”

楚凌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这让顾梓君有些疑惑,莫非皇上有给人布菜的癖好?

既然如此,顾梓君也只好心安理得地接受最高规格的服侍喽。

看到埋头吃饭的顾梓君,楚凌的嘴角不由地上扬……

《妾难从命恕不为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