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原上草萋萋》离离原上草全诗的含义 XXOO 原上草萋萋帝王攻

原上草萋萋

古代言情已完结

《原上草萋萋》是刘小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原上草萋萋》精彩章节节选: 副将对此次的任务也不是十分了解,因为李征一直没来得及详细说明。询问:“将军,我们这次的任务是?” 李征道:“苏客哈首领的女儿拉勿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5 18: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原上草萋萋》是刘小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原上草萋萋》精彩章节节选: 副将对此次的任务也不是十分了解,因为李征一直没来得及详细说明。询问:“将军,我们这次的任务是?” 李征道:“苏客哈首领的女儿拉勿

《原上草萋萋》免费试读

副将对此次的任务也不是十分了解,因为李征一直没来得及详细说明。询问:“将军,我们这次的任务是?”

李征道:“苏客哈首领的女儿拉勿黎要去北草原,我们要在墨索尼的人之前找到她,保护她的安全。”

副将惊诧过后,指着身后百名士兵:“就凭我们这些人?这里已经是草原的腹地了,再走就进入昆比拉达的势力范围,在这里,他们未必会给我们大周面子啊!”

“所以我们要快,赶在他们大队人马出现之前带着拉勿黎离开。比的,是速度。”李征淡淡笑着,解释的很详细。

一百人,不,算上后面陈崇的,两百人,在势力愈大的墨索尼部眼皮底下,抢走他们要杀的人,这任务,他们还真敢接啊!

“你看这些尸首,都是墨索尼部的,他们在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安全的。但又来了一队人马,不知是敌是友,所以我们要再快一点,争取明晚之前追上他们。”

“照将军的方法,即便追到了,马也差不多就废了。”副将考虑的也很多。没了马,这茫茫草原靠双脚可是很难走出去的。

李征很轻松:“没关系,反正墨索尼的追兵源源不断,大不了抢他们的。”

副将咋舌,一向端方持正的李将军原来如此灵活。

众人都不说话,加紧时间吃喝。将军的话很明白了,这趟可能有去无回,但谁也不想掉队,丢人!

盘查过一次后,平安无事的过了一天。第二天傍晚,下马用晚餐之时戚杨走到魏梁身边坐下,左右看两眼,轻声道:“头儿,有点情况。”

“发现什么了?”魏梁神色不动问道。

“老路发现这一块儿有狼粪,新鲜的。”

“多吗?”

“不多,但这畜生活动范围大,鼻子又灵,万一招惹过来,就不是一只两只的了。”戚杨有些担忧。

“等下吃饱了,叫弟兄们多捡点柴草预备着。我们再跑两个时辰,你叫老路看着点地面,越来越少就好,若不然来禀报我,改道。”

“是。”

魏梁打量一眼附近几人,拉勿黎依旧和库鲁娜在一块儿,两人都疲惫的不说话,形容憔悴,安静的吃干粮。她的几个侍卫也都面无表情,似乎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自己队里的兄弟还好些,看不出什么异常,毕竟比这更严酷的训练他们都熬过,这还难不住他们。但狼这畜生十分麻烦,一来就是一群,耐Xing又好,不会轻易被打跑。还有马,即便都训练过,但畏惧这些猛兽是天Xing,短时间能克制,就怕僵持之下,狼群越聚越多,马受不了心中的恐惧会失控。没了马,就麻烦了。

吃过饭重又上路,这次魏梁自己也开始留意脚下的草丛,只是她的马太快,她又不擅长怎么观察,是以看不出什么。跑出去二三十里路,魏梁招招手,戚杨会意,叫了老路也过来。

魏梁稍稍放慢速度,扭头看着老路:“怎么样?”老路不隐瞒,摇头道:“不见减少!”

魏梁吩咐道:“改道,向东走!”

戚杨对着后面众人喊道:“改道向东!”

马蹄声依旧,大队已轰轰然转了方向,向着东北方向而去。

拉勿黎忍不住高声问道:“怎么了?”

“有狼。”

“什么!”即便对于土生土长的牧民,狼群也是可怕的存在。拉勿黎自然知道深浅,忍不住抱着魏梁腰的手臂更用了些力气。

魏梁不禁冷笑一声:“胆这么小,还敢跟昆比拉达作对?”

拉勿黎道:“我不怕人,只怕畜生。”忽又自言自语一般低声:“昆比拉达也是个畜生!”

“什么?”

“没什么。”

天早已黑了,前几天的这个时辰已经开始安营扎寨。魏梁不停,众人也知道原因,都不出声,个个绷着脸,只恨不得一步就在千里之外。

“嗷~~~”突的一声狼嚎,让众人脑子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砰的断了,几乎是不约而同间,拉扯起马缰。

行进中的马队突然停了下来,伫立在一片升腾的尘雾中。众人凝神静听,那狼仿佛要故意吊着,久久没有声音。

魏梁问老路:“刚刚那声,听出方向了吗?”

老路皱眉:“不太清楚,隐约是从那边传来的。”他伸手指着北方。

魏梁问道:“如果我们继续跑,它们会追来吗?”

“有可能,草原上的狼群不会轻易放弃猎物的。”

被说成是猎物,魏梁没有不满,猎人和猎物的角色从来都不是固定的,随时都可能互换。

“如果能坚持到天亮的话会好一些,前提是我们不被包围。”老路补充。

天亮,还有几个时辰。

“那就冲吧,我们这么多人,吃也要吃上一会儿,跑出去一个算一个!”魏梁冷淡的语调中透着坚定,像在淡定的招呼大家一起跳狼窝一般。

拉勿黎有些紧张:“你们不是带了火把和柴草吗,点起火来它们就怕了。”

“如果我们都死了,你就点火吧。”

什么?

拉勿黎难以置信,那些是给她预备的吗?

虽然和他们是一场不怎么公平的交易,拉勿黎想着他们有所图,心里总还好过一些。如今遇上很难摆脱的狼群,她已经有些过意不去。如果他们都死在这里?

真的只是为了那些东西?

她不履行诺言怎么办?

就算拿到了,又要交给谁?

感觉到她突然僵硬的手臂,魏梁笑一声:“放心,我们没那么弱!”

拉勿黎不知还信她哪句。

“走吧。驾!”

马队重新上路。

所有人都紧张着,竖起耳朵听着。西北方又传来寥落的几声狼嚎,不远不近的跟着一般。为了方便问询,老路跟在魏梁不远处。突然大喝一声:“不好,我们中计了!”

魏梁大喊:“停!”紧扯马缰,问道:“怎么回事?”

老路想着自己的猜测,心底发寒,嘴里发苦:“怎么感觉,身后那几只畜生是故意撵着我们往前跑似的。你听那声音,就只有几只狼,这不对啊!”

戚杨诧异道:“这畜生这么狡猾,还懂布阵设陷阱了?”

老路:“狼群里都有个头狼,是一群狼的灵魂。学会点简单的阴谋诡计不难,只是我们人总觉得自己最聪明,不愿相信动物也有头脑。”

魏梁低笑:“所以,我们正前进的方向,可能有大批的狼在等着我们?”

老路:“有这个可能,我是根据后面只有几只狼的叫声来判断的,依据白天发现的狼粪,这一带狼群的规模小不了。”

拉勿黎听明白了,忍不住插言道:“那我们快掉头吧。”

戚杨看向魏梁,夜色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点了点头。

“掉头,往回走,看到狼就砍了!”戚杨高喊着。

队伍掉了头,又往西北方向而去。很快便遇上一直跟随着的狼,果然就只有几只。只来得及嚎叫几声,还没接近马队就被乱箭射死。身上的箭还被经过的骑手拔了去,一场硬仗就在眼前,多一只箭也好。

只听一声高亢嘹亮远胜于寻常的狼嚎,周围立时此起彼伏响起无数狼嚎应和。

拉勿黎回头,便看到很多只绿莹莹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头皮一阵发麻,哆嗦着道:“它们真在前面等咱们……”

“没关系,现在在后面了。”魏源十分镇定道。

“可是,前面也有啊。”

前面的眼睛少些,但仔细看,能看出两边的绿眼睛在向中间部分移动,似要正面阻隔他们的出路。如果让它们合流,他们就算彻底被包围了。

“点火把!”魏梁大喊一声。

骑士们马速不减,高大的身躯宛若在马背上生了根,空出双手来取出火把,点燃,没有丝毫拖沓,更没有人落马。

几十个火把照亮了一张张沉毅的脸,没一人露出惧色。战马甩开四蹄狂奔着,要带着背上的主人冲出重围!

越来越近,眼前绿莹莹的眼睛越来越密集。

“拔刀,冲过去!”戚杨大喊。

骑士们以腿控马,一手拿火把,一手持刀。

短兵相接,人狼之战拉开序幕。

战士们手起刀落,毫不留情的砍在扑上来狼的头上,身上。血花四溅,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狼凄厉的嚎叫,马受惊的嘶鸣,人用力发出的呼喝,在火光照耀下血腥的世界里连续不断。在血腥味的引诱下,受伤的狼被身边的同伴毫不留情的撕咬香噬着,让后面赶上来看到这血淋淋一幕的战士们心底发寒。虽然人类残杀起同类来比这更残暴方式更五花八门,但哪有这血肉之躯直接被香吃入腹更可怕?

一定要冲杀出去!

大家都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钢刀,奈何马速毕竟慢了不少,身后密集的绿眼睛一点点接近了。

《原上草萋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