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平胸小受文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平胸小受文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职场连载中

新书《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陌茶,主角小暮,巫朗,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暗夜下的宝华宫,一排排胜雪的樱花木风姿卓绝,零星点缀着嫣红的海棠,姿容窈窕,夜风吹过,香气袭人来。 “传闻安语樱生在樱花林里,自

|更新:2019-12-13 06:03: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陌茶,主角小暮,巫朗,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暗夜下的宝华宫,一排排胜雪的樱花木风姿卓绝,零星点缀着嫣红的海棠,姿容窈窕,夜风吹过,香气袭人来。 “传闻安语樱生在樱花林里,自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免费试读

暗夜下的宝华宫,一排排胜雪的樱花木风姿卓绝,零星点缀着嫣红的海棠,姿容窈窕,夜风吹过,香气袭人来。

“传闻安语樱生在樱花林里,自幼体带樱花香味儿,如今这满园的Chun色太过浓郁,美人的体香,怕是闻不到了。”

我悠然走在林间,丝绸一般的长发时时被树枝勾住,我也不恼,满头青丝顺滑无比,我倒不担心它被勾乱。

“是闻不到了呢。”璇玑眼睛弯起,隐藏在纱巾下的脸颊此时恐怕也是笑靥如花,“不过群芳之下,又岂容得了一枝独秀?”

“是了是了。”我笑,伸手折断了一枝含苞待放的海棠,挽起了光可鉴人的秀发。

“偷摘美人一枝棠花儿,希望别见怪。”我悠悠然向着不远处隐在樱花木下的黑影道。

身边的璇玑身影微微一动,一道亮光闪电般飞驰,挡在了我身前。“偷偷摸摸,出来!”璇玑一声娇喝,身旁樱花纷纷扬扬洒下,一片旖旎间,刀光剑影。

两剑相持,一阵**间,隐在黑影中的绿罗裙少女已经拔剑而出,和璇玑针锋相对。

“如此良辰美景,两位美人儿在这相拼就坏了气氛,收手吧,姑娘们。”我低叹一声,手指三转两碟,抛出去两枚绣花针,轻而易举地打歪了两把针锋相对的长剑。

“啊——”两枚绣花针看似威力不大,但度入了我的真气,也愣是将那绿罗裙的少女震得后退连连。

“姑娘受惊了。”我微笑,脚步微动,已经巧妙地站在璇玑和绿罗裙少女之间,避开了两支利剑,稳稳扶住了两位少女的肩膀。

“你……你就是太子太傅?”绿罗裙的少女挣脱了我的额手,如小鹿般澄澈的眸子恶狠狠地盯着我,“竟然使用暗器,小人作为!”

“小人作为?”璇玑嗤笑一声,“你刚才躲在樱花树后面偷看我们就不是小人作为?况且,你看看——这算哪门子的暗器?”璇玑说着,蹲下身来,借着皎洁的月光,在草地里摸出两枚亮闪闪的绣花针,“不过两枚绣花针,却打的你后退连连,这样的奴才,安贵嫔也会要,实在是——”

“住嘴!”绿罗裙的少女生气地打断璇玑,“不许说我的主子!她——”

我连连摆手,止住了两人之间将要爆发的大战。“好了,到此为止。”我望向那绿罗裙的少女,“姑娘受惊,在下便是新任的太子太傅,名唤璇朗。刚才姑娘受主子之托来试探我的武功,怕也是了事了,不如给我们带个道,去见见陛下和安贵嫔,这宝华宫着实大,我们已经在这里转了有个时辰啦。”

月光洒下,我的脸庞此时应该逐渐清晰,绿罗裙的少女望着我的脸,呆了一瞬间,恭敬地跪下:“小暮怠慢公子了,主子不是让小暮来试探公子的武功……只是、只是一时兴起,吩咐小暮、小暮…..”

嫣红逐渐弥漫上脸颊,少女的脸庞白皙而精致,眸子如小鹿一般,很是动人。我拉起了小暮,拍了拍她膝盖上的尘土,道:“姑娘请起,在下没有怪罪姑娘的意思。速速带我们去见陛下吧,刚才我们在樱花林里耽误的时间有些多,怕是陛下要等急了。”望着潮红继续在她脸上蔓延,我嫣然一笑,“小暮啊……是个好名字呢,小暮的武功不错哦,改日我们再切磋如何?”

小暮的武功和我差太多,所谓切磋,估计是我压着她打吧……不过好歹逗乐了小暮,小姑娘笑开了,年轻娇嫩的面孔如花一样,开开心心走到前面去领路了。

“大人。”璇玑收了剑,跟在我身后,小声传音道:“一上来就给我们下马威么,这姑娘来头不小,一上来使得剑法便是‘千树万树梨花开’,怕是出自高人座下啊。”

“听闻这位樱姬不善言辞,不善交际,那么派小暮来的,估计就是她身后的势力了。看了这太子太傅的职位,也是个烫手山芋嘛。”我悠然答道。

“公子。”前面带路的小暮忽然转过头来,一绺黑发垂到眼前,显得俏皮得很,“听说公子是玄族出身,这般年轻,却有此作为,着实令人惊艳。不知公子……师承哪位师尊?”

“前朝名将巫朗。”我答道。没有称呼为建宁公主,巧妙地避过了前朝与西荒的陈年旧事,却强调了“前朝”二字,说明了我自己的立场。

“这样?”小暮瞪圆了眼睛,“师承巫朗,还会入朝为官,公子胸怀伟大。”

“一个人不应该纠结往事,应为天下而活。”我笑笑,“虽师承于巫朗,但殿下殉国时我年龄太小,只是记名于巫朗殿下名下,其他师尊代为教导。”

小暮估摸了一下我的年龄,点点头,似乎是相信了。

三人都是练武之人,此时已经走了快有一盏茶时间,宝华宫的主殿已经近在眼前,宫殿两旁尽是绿衫黄裙的婢女,见到我们三人,立即恭敬行礼:“参见太子太傅大人。”

我微笑着示意众人起身。几个小侍女看到我脖子旁挽着的海棠花枝,都免不了好奇,偷偷摸摸地打量着我。

我没有在意,望着华丽优雅的宝华宫主殿,侧耳聆听,一丝若有若无的琴音袅袅传来。

琴声很细,但不失优美,听了好久一会,我弯起嘴角,是一曲《凤求凰》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琴声悦耳,撩人心思。我低头痴痴地笑,随着宫女,走入了富丽堂皇的宫殿。

这是一个女人的天地,看上去很大的宫殿,但若是沦为了一个人仅有的天地,那么便是很小,很小了。

如今是安贵嫔最得宠的时候,此时的她年轻,有风采,便由更多的可能夺得陛下的喜爱,有了陛下的宠爱,才有可能诞下龙子,将来若是她的儿子有出息,就可能被定为储君,她便可能成为皇太后……

但这所有的一切,却都是“可能”,或者说只是一种美好的假象。饶是有惊世之才的安语樱,以后的人生,也便是如此。

后宫的女人,如同黄金笼里的百灵,美得惊人,却终究,无法冲出牢笼。

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我巫朗一生写意自在,宁可战死沙场,我也不愿在这深宫别院里郁郁终生。

是凤,就要舞于九天之上。

是龙,就要盘于云海之中。

我是巫朗,便不能如此碌碌终生。

琴声逐渐增大,直到一扇纸质的拉门前,房内点灯,两个模糊的影子跃然纸拉门上,一个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背影……另一个,是一位身材窈窕的少女。

“大人,到了。”拉门轻轻被宫女们拉开,屋内暖黄的灯光丝丝柔柔洒在脸上,我嫣然一笑,有条不乱地走入了内殿。

优美的琴声戛然而止,抚琴的女子微微抬起头,眸子如月牙一般,柔柔一笑。

我一撩前襟,行礼。“璇朗参见陛下、娘娘。”

“请起。”一个略显冷淡的男音响起,不用看都知道,此时,青格勒眉头微微皱起,修长的手指揉着眉心,一副我打断了他听曲儿的恼人样子。

暖黄色的烛光下,我血红色的锦袍更加耀眼,再加上那挽在左肩的光可鉴人的长发,令安贵嫔看的有些发呆,直到我轻轻抿唇一笑,才发觉过来,笑盈盈开口:“这边是太子太傅璇大人吧,果然风姿绝人。”

烛光下的美人,一头丝绸般的秀发披着,梳着整齐的齐刘海,头上光溜溜,一个发饰都没有,却不觉得空旷,只觉得淡雅。美人肌肤欺霜赛雪,柔嫩的脸颊上嵌着一双弯弯的月牙眼,鼻子小巧,红唇如樱桃一般,是个婉约的美人。

“娘娘过誉了。”我做了个揖,“娘娘有沉鱼落雁之貌,美绝人寰。”

身边的青格勒一直没有说话,深邃的眸子在我身边移动。我的眼睛有些湿润,虽然离开的不久,但一见到他,心却不有自主地跳动的越来越快。

我的眸子由浅转浓,面上仍贻笑大方。

他依旧一身白衣,束发的玉冠丢在了一边,一头长发如泼墨一般披散在贵妃榻上,他的眼睑微微跳动,面颊稍微泛红,手里,握着一只装满美酒的夜光杯。

当下,我突然有种冲动,冲上去夺下他手中的酒杯。青格勒的酒量一向浅的不能再浅,稍微喝多了些,就醉给你看。而且这家伙酒品不大好,一般喝多了对着桌子板凳发呆,你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好玩得紧,但这种时候几乎少之又少;可是一旦这家伙是为了买醉,那结果,不是调戏良家妇女,就是跳到河里**,还有一次中秋节,这家伙喝多了些,拉着整个军营的士兵们唱情歌,唱的我耳朵发毛,那歌儿唱的,就连隔夜的午餐我都可以吐出来。

所以现在……我怜悯地抽了一眼旁边的安贵嫔。

“樱姬……继续弹吧。”青格勒醉眼朦胧地望着我,话却是对安贵嫔说的,“璇朗也懂琴,你弹吧……”

“陛下……”安贵嫔小声娇喃道,“陛下喝醉了么,别让璇大人看了笑话……”

两人之间那小情调玩的啊!我磨了磨牙,一撩衣襟坐下来,嫣然一笑,“不妨事,娘娘请吧,在下洗耳恭听。”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