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蛮歌行》少年歌行小说 XXOO 蛮歌行下克上

蛮歌行

短篇已完结

《蛮歌行》作者:不啼,短篇类型小说,主角:谢南候,慕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啪嗒”雨滴自空中落下。 正好跌在荧守剑上,竟激起一道荧光涟漪,随着波纹扩散,整个剑身都在抖动。谢南候因为既要扯着新帝,又得关注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8 12:04: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蛮歌行》作者:不啼,短篇类型小说,主角:谢南候,慕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啪嗒”雨滴自空中落下。 正好跌在荧守剑上,竟激起一道荧光涟漪,随着波纹扩散,整个剑身都在抖动。谢南候因为既要扯着新帝,又得关注

《蛮歌行》免费试读

“啪嗒”雨滴自空中落下。

正好跌在荧守剑上,竟激起一道荧光涟漪,随着波纹扩散,整个剑身都在抖动。谢南候因为既要扯着新帝,又得关注下面的动静,因而没能及时察觉。待到要握不住剑柄的时候,才震惊着,赶忙将剑直直的戳在地上,两手交叠着向下按住。

突然,一道长长的青绫,如灵蛇般将剑身缠住,荧守剑这才慢慢安静下来。谢南候顺势望去,青绫那端正由一只白皙的小手牵住,再看过去便是绣着墨梅的粉纱广袖。他略一抬头,便看到了那张让自己担心不已的秀颜。

“慕谷,你怎么上来了?”谢南候略一失神,手下的剑便被卷走了。

粉衣女子捧着荧守剑,一双杏眼笑的弯成了月牙,却没有答话,迈着小步走到他和新帝中间,探头向下望去。

“元家小子,你好大的脾气。阵眼里是随便能扔东西进去的吗?”慕谷边歪着头看向新帝元柯,边将荧守剑由捧改为抱在怀中。

谢南候一听她这么说,以为坏了什么大事,赶忙问道:“可是坏事啦?”

元柯此时也已回神,眼中虽有悔意,却握紧了拳头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她看。

“元家小子,穷凛总说你变了。我却觉得,你还是你。”慕谷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神态,与他俩初见时并无两样。

元柯轻哼一声,弹着袖子不满的说:“你比我还小几岁呢,还总是‘小子’‘小子’的叫我?当真以为我没脾气!”

慕谷以额头抵着刻满符文的剑托,笑言:“我倒是想叫你一声师兄。可惜你硬气的很,学了我师傅的手艺,却不肯拜入侍天殿门下。我还没恼呢,你倒是不服了。”

“先别聊家常了,”元柯摆了摆手,指着下面,“你的法子到底管不管用?”

“本来是管用的。”她把“本来”两字咬的很重,元柯和谢南候听得心中不免俱是“咯噔”一下。

慕谷的目光在卸甲场转来转去,又向被人用刀逼着一步步往前走的红衣女子望了一会儿。

夜雨微凉,将三人的衣衫全都打湿。好在只是绵绵细雨,倒也不影响什么。

“今夜一战,不只你们鸣国和菁芜国要拼个死活,侍天殿的两派门人也得在这里分个胜负不可了。”慕谷叹息着,右手轻拂剑身,似有无限感慨。

元柯低头捻着袖边的银线花纹,想到曾听人提过,侍天殿有两派,分别是:慕天门和穷舍门。慕门善用心思,穷门喜用兵器,他们每三年就要斗一斗,不拘场合,不拘方式。胜者掌管侍天殿,总理两派事务。慕天门自慕知秋十三岁掌门,二十一年来还从未输过。没想到,这次他们竟然利用战场相斗。也不知是哪边先挑起来的,真是无聊又添乱。

谢南候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本来元柯与慕谷相识已经是让他受惊不小,如今又扯上什么门派相争,他只觉得自己气血翻腾,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咳咳”谢南候将握拳的手捣在唇边,没话找话说道:“慕谷,荧守剑……”

“怎样?”慕谷侧头看向他,满脑子都是今夜之战。因为一直在师傅身边呆着,从未参与过门派之斗,如今只觉得肩上忽然就压上了山一般的重量,想的越多心也吊的越高。

谢南候伸手讨要荧守剑:“这剑还是我来拿吧,你又没练过兵器,小心割到自己。”

慕谷摇了摇头,笑说:“我既然拿到手,便没有再给你的道理。这一年,我本时时在想,却总也不明白,当初师傅为何将佩剑给你。今天,我算是窥到了一点缘由。”

慕知秋算是慕天门中的另类,除了机关布阵,居然也打造的一手好兵刃。荧守剑,是他二十岁在不关山游历时,无意间遇到了一块奇特的石头,便随手炼成了兵刃,以后更是时时佩戴,片刻不离身。倒成了慕天门史上第一任带兵器的掌门。

刚知道荧守剑被人拿走时,慕谷瞪圆眼睛盯了师傅一整天。结果,她还没来得及问剑的事,就被师傅赶出来,让她去找谢南候,且一再嘱咐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吓得慕谷以为自己被逐出师门了,跪在地上拉着师傅的衣摆,仰头嚎啕大哭。

还记得,当时师傅蹲在地上,哭笑不得的摸着她的脑袋:“你师傅还活着呢,怎么现在就哭上丧了。”

她一手拍在师傅肩上,抽噎着怒道:“师傅不许乱说!”转而又想到,难道是师傅大限将至,才将自己送走,于是哭的更加伤心,“师傅,我哪儿也不去,我要守着你!不要赶我走!”之后,更是把自己从小到大做的调皮捣蛋的事一件一件全都摆了出来,请师傅原谅,还指天指地的发誓,再不敢犯。

师傅本是看她哭的好笑,结果听到这些认罪自白,脸都绿了,气的点着她的额角训道:“以为你平日是个乖的,没想到也这样顽劣。真该把你关起来,吊着打一顿。”

她一把抱住师傅的胳膊,哑着嗓子哭道:“打就打呗,反正我不走。”

师傅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推着她的脑袋笑说:“你去给我守剑,等立了功,这顿打也就免了。”

“荧守剑吗?守到什么时候?”她扬起满是泪痕的脸,手还死死抓着师傅。

师傅用袖子替她擦了擦泪水,笑道:“时机一到,你自然会知道。”

于是,她就在谢南候身边一直呆到现在。不管怎样,她觉得今夜就是师傅说的那个“时机”。

“慕谷,你要荧守剑做什么?”谢南候两手交握,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自然是有用处。”说着,将青绫拆开,牢牢系在剑柄处。

“这是要干嘛?”元柯看她动作奇怪,不免心生疑惑,上前一步想要伸手帮她托住剑身,但是看到谢南候的神色,反将手顺势覆在一旁的墙砖上。

慕谷将青绫余下的部分扔到城墙外,说道:“元家小子,我们之前的计划统统不能再用,否则便是自寻死路。想来,也只能用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就像……”

“你要干什么!”谢南候高声一喊,整个人猛地向外扑过去,却被慕谷所挡。

原来,慕谷趁着他们被她的话所吸引,一把将荧守剑掷向空中。

青绫在夜色中曼舞,随荧守剑向卸甲场偏西方向飘去。

《蛮歌行》 免费阅读章节

《蛮歌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