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承让了我的爷》承让了是什么意思 傲娇受 承让了我的爷网盘

承让了我的爷

科幻空间连载中

《承让了我的爷》是关耳95写的一本科幻空间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承让了我的爷》精彩章节节选: 红纱蒙面,挤在马车上的姜鱼等人时不时朝女子看去,即便油灯没有点燃,但马车中的阵阵脂粉香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半夜的,姑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30 00:05: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承让了我的爷》是关耳95写的一本科幻空间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承让了我的爷》精彩章节节选: 红纱蒙面,挤在马车上的姜鱼等人时不时朝女子看去,即便油灯没有点燃,但马车中的阵阵脂粉香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半夜的,姑

《承让了我的爷》免费试读

红纱蒙面,挤在马车上的姜鱼等人时不时朝女子看去,即便油灯没有点燃,但马车中的阵阵脂粉香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半夜的,姑娘不在家躲着,怎么跑到荒郊野外来了?”

扬起手中的马鞭,北泽在车前朗声问道。

在他看来,即便是他们这样的大队人马,都需要在晚间的时候找处避难之地好好躲藏,可红衣女子偏偏在这时候出现,着实有些奇怪了。

红衣女子没有回话,只是坐在马车角落中,众人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好讪笑一声,打着哈哈过去了。

安城距上京城足有百十里地,他们这一路行来早已经累的不行,如今还有连夜赶路,论谁都撑不住,但身后还有尸魍在追赶,北泽只好咬牙坚持。

“那些尸魍是什么样的?”

突然出声的姜鱼把已经准备小憩的大家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在暗夜中谁也看不清谁,但大家都知道,她这是在问刚上马车的女子。

本来双目紧闭的女子倏地睁开双眼,被红纱遮住的嘴唇轻启,终于吐出一串轻灵的话语。

“与常人无异,只是数量时少时多,论时间而定,一到晚上他们就变得十分活跃,怎么都抵挡不住,倒是在白日里,很是安静,但一闻到血腥味就兴奋不已。”

女子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犹如滔滔江水,停不下来。

听女子所形容的尸魍与他们之前遇上的一样,姜鱼等人终于松了口气,不是异变的就好。

“姑娘怎么会在大半夜的一个人出现在荒郊野外?”

问题又回到原处,姜鱼目露疑惑,这么一个女子单独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也是跟他们一样为了赶路?

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不过好在马车里光线暗,大家都看不到,女子只是轻叹一声,就听她答道。

“我这不是在安城还有几个亲戚来着,爹娘都已经死了,我只好想着法子从上京城中逃了出来,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想着在路边歇息一会儿,没想到就这样遇见了尸魍,也多亏遇到了你们,否则待会儿会不会被吃掉还是未可知呢。”

轻拍胸脯,在说到爹娘死了的时候,女子也不管姜鱼她们能不能看到,径自捏起衣角将眼角的泪水擦去,话语中带着哽咽。

听了女子可怜的身世,姜鱼等人一边劝慰着女子,一边对女子可怜的身世感到惋惜,并表示他们此行也要路经安城,希望女子与他们同行,这样一路上还能有个照料。

点点头,女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女子名为夏楚楚,刚开始看上去还是不好接触的样子,一旦混熟了以后,姜鱼便有些受不了她的热情了。

“我说,你们为什么要离开上京城啊?看你们这样,家世应该不错,怎么还要到处跑,不怕被尸魍吃了?”

左右尸魍吓得睡不着,夏楚楚干脆托起下巴问姜鱼他们此行的目的,又见姜鱼磕磕巴巴的,似有些难开口,夏楚楚摆摆手表示无所谓,便又开始观察马车中的众人。

“呀!怎么还有只尸魍?”

见到陆南烛,夏楚楚吓得连连往马车角落里缩去,由东慕啸坐在姜鱼与陆南烛中间,北泽这才放心上前去赶车,这下让夏楚楚见到了陆南烛,姜鱼不免又要解释一番,但在说到陆南烛不像其他尸魍那样吃人的时候,姜鱼有些心虚,因为刚才她自己差点就被陆南烛给吃了。

在听说有这么神奇的物种存在的时候,夏楚楚退去面上的恐惧,反倒开始一点点凑近陆南烛,将伸出的手凑到陆南烛面前,见他果真不具备威胁时,天真笑道。

“真的!他真的不吃人,话说这世间有尸魍与人,怎么还有半尸魍的存在,既不吃人,又不像正常人那样,岂不是无论遇到双目都不会怕了?被他咬过的人最后也会变成他这样吗?”

透过油灯发出的暗黄光线,夏楚楚左右转着脑袋,见到陆南烛连个正眼也不给自己,面上依旧还是透着好奇。

“他只是不吃人罢了,但被他咬过的人究竟会不会变成这样,也无从知晓,不过还是要小心些,万一被咬了变成他这副活死人的模样也不好受。”

姜鱼小声提醒着,马车已经渐渐慢了下来,一直在挥舞马鞭的北泽也不再扬起鞭子,任由吃痛的马儿继续往前跑。

恭珉赶得马车上只有顾宁、龙一与贺晋三人,三人早在之前就已经认识,故此也没什么多余的话可以说的,但听见前边传来的欢笑声时,三人还是难免面露尴尬,继而,贺晋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场面,打破了僵局。

“阿宁,你爹怎么样了?”

许久未回上京城的贺晋自然有些想念以前的那些好兄弟,尤其是以往相交甚好的顾宁她老爹,顾秦安,想起以前与顾秦安一起肆意妄为的时候,贺晋脸上便露出一副怀念的表情,看的正想要回答的顾宁面色有些尴尬。

“老爹他去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幸而老爹过世的时候,尸魍还没开始爆发,不然以老爹那副暴脾气,怕是身子还未好,就拿上长与尸魍干个痛快了。

又想起老爹让自己远离贺叔叔,顾宁内心纠结,贺叔叔还是以前那副模样,很是大大咧咧,把双目都表露在脸上,这不自己刚说完老爹已经过世,就能瞧见贺晋大变的脸色,活像过世的不是她爹,而是贺晋的亲爹。

“死了?怎么会死的?”

他还欠他一壶好酒,就藏在平畴镇外的大山上,还想着等哪天自己想要回上京城了,就将酒带回去,与顾秦安痛饮一番,现在倒好,他居然什么消息都不告诉自己,就这样死了?

要不是遇上了顾宁,要不是他问起,恐怕还要过上好长一段时间他才能知道顾秦安已经死了。

双眼通红,贺晋拼力忍住眼中的泪水,想要将泪水憋回去,却怎么也做不到,最后,两道温热的泪从眼眶中夺眶而出,看的出贺晋对顾秦安的情分究竟有多厚,也让顾宁不明白当初老爹为什么要让自己远离贺晋。

《承让了我的爷》 免费阅读章节

《承让了我的爷》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