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法师编年史》大法师之袍材料 LOLI控 大法师编年史完整版未删节

大法师编年史

玄幻言情已完结

新书《大法师编年史》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奶油浓汤,主角肖恩,萨默塞斯,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诺纳地区的房间里没有窗户的原因之一在于外面太冷,寒风抓住每一处缝隙钻进来。所以人们在冬天结束前都会把窗户封住,待到来年的春末夏初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2 00:03: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大法师编年史》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奶油浓汤,主角肖恩,萨默塞斯,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诺纳地区的房间里没有窗户的原因之一在于外面太冷,寒风抓住每一处缝隙钻进来。所以人们在冬天结束前都会把窗户封住,待到来年的春末夏初

《大法师编年史》免费试读

诺纳地区的房间里没有窗户的原因之一在于外面太冷,寒风抓住每一处缝隙钻进来。所以人们在冬天结束前都会把窗户封住,待到来年的春末夏初再拆掉,年年往复,从不懈怠。但在点燃暖炉的日子里,空气的流通性大大降低了。

炉中的火光映得天花板和地毯发红,也让詹金斯牧师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几分暖意。

两人鼻尖相对,他从伊丽莎白的眼睛看到她的嘴唇,再转回眼睛。她的嘴角翘起,似乎在等待他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但詹金斯在转达玩大师的话后便一言不发。

伊丽莎白起身站直,手从手杖底部滑回顶部,在手里转了两圈立在地上。

她撑着手杖走到椅子旁坐了下去,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拿起茶杯。

“茶凉了。”伊丽莎白说:“让人泡一壶新的。”

“好。”詹金斯踱步走向门口,在开门前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伊丽莎白:“生气了吗?”

“有必要吗?”伊丽莎白笑了一声:“你以为我认识你多少年了,爱德?你像是会听别人话的乖宝宝吗?”

“如果是大小姐的吩咐。”詹金斯的眼神不着痕迹地柔和了些。

“莉兹。”伊丽莎白赌气似地说道:“快点回来好哦,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没办法。”

“明白。”詹金斯答道,走出门去。

肖恩留下的剑套放在椅子上。

伊丽莎白在门关上后再次站起,撑着手杖走去,弯腰拿起剑套,细细打量。她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但现在她能确定这把剑的剑套和挂在她房间墙上装饰用的剑一样。

伊丽莎白把手杖放在一旁、靠着小桌,手指摩挲过剑套内。

光滑的内里有两个半椭圆的凹处,伊丽莎白可以确定,这把剑出自诺纳,而且可能和她房中的那把出自同一个工匠之手。

诺纳的家徽是熊,为公爵和公爵的家人打造的物品上面都会在不起眼的地方刻上熊耳,以示归属。

这个女孩从出现在诺纳那刻就佩戴着这把剑,她是从哪里得来的?伊丽莎白摸了摸下巴,难道她是自己父亲的私生子之类的……

这边伊丽莎白在胡思乱想,肖恩已潜入了海中。她的身体轻盈地不像话,活动自如,呼吸顺畅,在海里也同在氧气充足的地面上一样。

目前为止还没遇上詹金斯牧师提到的攻击。海很深,没有指引方向的标识,若不是人在下沉,连上下都会搞混。

四周没有多余景物,除了海水还是海水,在这种地方待久了肯定受不了。他必须快些找到萨默塞斯。

然而肖恩感到时间一秒秒过去,除了上浮的水泡显示她在下沉外,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若在平常,肖恩会有等待的耐心,但在此时,未免让人焦急。

据说现在大雪封路,至少要走上整整五天才能到肖什塔纳南边的雪山。百名骑士昨天出发的,在五天之内不知道前线会发生什么。

明明是萨默塞斯强行带她来的,现在竟然要自己来找他!

肖恩抬手,一剑挥向前方,喀啦一声,面前的海水像玻璃一样出现裂缝,里面投出光来。她吓了一跳。刚才只是过誉着急随手要去掉自己心里的不耐,没想到弄巧成拙……

再一次舞动剑刃,裂口越来越大,最后露出一个供人通过的大小口子。

后面是澄清海水,洞口里是一片漆黑。肖恩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身后的洞口随即合上,肖恩没来得及抓住边缘就沉浸在一片黑暗中了。

她愣了一瞬,念了点燃星光的术语。一颗闪闪跳动的星星在掌心出现。她松手让星星浮在空中,又唤了六颗出来,汇聚在一起成了能照亮前路的一簇星火。

除了黑暗就是黑暗,没有道路,没有任何东西。肖恩心下奇怪,把星星叫到自己身边,准备再次挥剑时,空中出现了一排金色的字。

“萨默塞斯·金·帕利斯里尔,出生于徳玛雪利尔王朝二一三年。其父卢尔修西·金·帕里斯里尔任骑士团副团长一职,其母坎德拉·傅立西塞多是世袭贵族家的小女儿。萨默塞斯是家中长子,从出生起就在骑士团中生活,六岁那年,他依规定要进入教廷习院,萨默塞斯是否想去?”

肖恩的面前出现两个选项,左边“想”,右边“不想”。

是要她选一个的意思?肖恩犹豫了一下,选了不想。

天空中的字消失了。肖恩面前多了一块亮光,有一个朝前的箭头在上面。这是一片黑暗里唯一的东西,肖恩果断踩了上去,空中出现了第二行字。

“萨默塞斯在进入习院的第一天违反规定,独自一人离开宿舍。他看到了一幢废墟似的楼,萨默塞斯进去了吗?”

同样两个选项:“进”和“没进”。

肖恩选了进后又一个亮光出现在眼前,随即是第三个问题。

“在废墟中,萨默塞斯碰见了一个男孩。他知道男孩是徳玛雪利尔王最小的儿子,但不知道他的名字。萨默塞斯问了男孩的名字吗?”

问了,没问?肖恩的手指在两个选择上移动,点向没问,等待新的亮光出现,等到的则是她脚下的亮光消失了。

“怎么回事?”肖恩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向谁说:“选错了?可以重选吗?”

几秒后空中出现了一行字,让肖恩松了口气。

“萨默塞斯·金·帕利斯里尔,出生于徳玛雪利尔王朝二一三年。其父卢尔修西·金·帕里斯里尔任骑士团副团长一职,其母坎德拉·傅立西塞多是世袭贵族家的小女儿。萨默塞斯是家中长子,从出生起就在骑士团中生活,六岁那年,他依规定要进入教廷习院,萨默塞斯是否想去?”

“……”又要从头开始?!

她要做出多少个选择才能见到萨默塞斯。而且都是萨默塞斯的事情,她只能凭感觉选择。太狡猾了,如果这就是詹金斯牧师说的“攻击”的话,这种“攻击”比能够打破的攻击还狡猾。肖恩处在完全的被动地位,只能期望选择正确。

《大法师编年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