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弑杀天道》弑杀之王 全文章节 弑杀天道小说完结版

弑杀天道

奇幻连载中

水三杯新书《弑杀天道》由水三杯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罗天,吴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武陵大陆,金陵帝国,魔焰城,天市。 睡醒的阳光伸个懒腰,跨越地平线,光束照耀着大地,肆无忌惮。 “惊奇一现,声音入耳。” “快看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1 00:03: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水三杯新书《弑杀天道》由水三杯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罗天,吴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武陵大陆,金陵帝国,魔焰城,天市。 睡醒的阳光伸个懒腰,跨越地平线,光束照耀着大地,肆无忌惮。 “惊奇一现,声音入耳。” “快看

《弑杀天道》免费试读

武陵大陆,金陵帝国,魔焰城,天市。

睡醒的阳光伸个懒腰,跨越地平线,光束照耀着大地,肆无忌惮。

“惊奇一现,声音入耳。”

“快看,这不是魔焰城的名人吗?贵族笑柄,废柴男爵、罗家的大少爷罗天吗。”

“是啊,魔焰城的名人,贵族的耻辱,空灵之体罗家天才,大名人啊。。。。。。”

渐渐响起的讽刺话语,伴随着移动的目光转向少年瘦弱的身影上,他一旦出现在天市之中,就会引起不少贫民和贵族的嘲讽。

“天市。”

武陵大陆用来交换货物的场所。在一定程度上,天市的繁荣与否反应了一个诚市和一个国家是否繁荣昌盛。

在天市上,走动的都是三教九流之徒。低层得贫民嘲讽他,是因为受压迫的他们终于找到可以发泄一下心里的那份对贵族的愤恨。贵族嘲讽他,是因为那些贵族认为他的存在让贵族失去了脸面和荣耀。

一个少年被一群人奚落、羞辱。却,得不到路人的同情与帮助。这样的事情,在弱肉强食的武陵大陆,时有发生……

空灵之体的罗天,因“废柴”之名享誉整个魔焰城,甚至说享誉整个贵族圈。

少年匆匆而行,脚步错乱,呼吸仓促。他要躲避,不想被人看见,不想被那些所谓的高尚的贵族撞上,然后把自己暴露在尴尬的处境之中。

怕鬼就有神。

“呦~~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男爵大人嘛。”话音落下,嘲笑声再起……

“你们看,魔焰城的罗天男爵就是不一样,多有“贵族”和“名人”的“腕儿。”见人都不理睬。名人上街不一般啊,瞧这脚步匆匆的。该不会是又去修炼吧!”**裸的嘲讽,透露出不屑的挖苦。

少年抬起头,紧紧握着手中的剑,脸上透漏出厌恶与憎恨,眼中放射出杀人的怒火,这种羞辱,这种嘲讽,这种鄙视,伴随他十几年,他拼尽全力去改变。可,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对啊,老鼠上街,人人叫喊。废材上街,人人躲闪。’真是丢脸。不知道空灵之体是神之弃子吗?修炼?你说笑话呢吧!浪费时间,更浪费资源啊~你说对不对?罗天男爵。”

几个看似阳光的少年把那个被他们叫做“罗天”的贵族围在中间,热潮冷讽之后还不忘记相互对视使眼色,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快意的嘲弄,和心态扭曲的快感。

罗天,来自魔焰城罗家,头衔是男爵,虽然是最低的贵族,但那也是贵族,享受贵族特权,受到帝国律法的保护,还有帝国每个月三十金的俸禄。

可就是这样一个青Chun少年,在家族被所谓的兄弟姐妹孤立,更被看成家族蛀虫;而在外边更被称为废材,被看作……笑柄,这样的结果,原因只有一个,空灵之体。

“空灵之体”,直白的解释,就是不具备任何属Xing,不可以聚集灵气,也不能提升自己的修为的空虚躯干。

这样的身体属Xing,在弱肉强食的武陵大陆注定受到欺凌。大陆盛传,空灵之体就是被神抛弃的孩子,因为不能聚集空气中的灵气,也就不能形成晋级武师的气旋,进而成为一名修武者,因此而被大陆上的人们唾弃,鄙视,嘲讽,甚至变Cheng人们茶余饭后作为笑料谈论的内容。

在武陵大陆上,武学传承上万年,武学分武力,武技,武魂。武力分十个等级,是武者,武士,武师,武灵,武王,武皇,,武尊,武圣,武帝,武神。武技分:“天、地、玄、皇。”武魂天生天长。

武力的每提升一级,都需要聚集灵气,形成气旋,突破经脉的阻碍,获取战力的提升。空灵之体最大的不幸,不是身残,而是不能聚集提升武力的气旋,晋级到强者之巅。

在武陵大陆,强者才有说话的权利,身为贵族的罗天,不知道是老天故意刁难,还是命运女神笔下的遗落的墨点,空灵之体的遗憾,整整纠缠了他十年……

这种被废柴之名压迫着残喘,嘲讽的红脸,孤立的快要丧失语言的生活,是一种折磨,更是一种对心Xing的历练。

眼前说话的少年让罗天深深地厌恶,看着他那一脸骚包的模样,罗天内心深处有种说不出的挫败感,同是帝国男爵的吴琼,武力等级应是初级武士,半只脚已经迈进武学门槛。

“好狗不挡路,让开。”

罗天手紧紧握住手中的那把铁剑,眼中流露出的屈辱转变成攻击的语言,从牙缝中崩发冒出。

“谁是狗?”

吴琼一脸怒火,眼中透露出鄙视的嘲讽。

“当然谁挡路,谁是狗。”

看着吴琼的眼中流露出的不屑,罗天出言反击,以硬碰硬。

“你只是一个废材!竟然出口中伤帝国贵族,你可知道所犯的是欺上之罪。”听了这话,罗天愤怒的看了一眼突然冒出来的陌生的女人。

“你又是谁?”

听到罗天的疑问,打扮妖艳的女子脸上露出一脸风骚,眉眼之间流露出挑衅色彩,伸出兰花指,打了个婉,嗲了一声:“我是吴琼哥哥的表妹,也是他的未婚妻……”

“不是贵族就靠边站,男人说话,女人喷什么“水。”一点矜持你都不懂,什么样的鸡下什么样的蛋,你这样的容貌,还不如花草巷的桃柳秋菊。”

“花草巷,那是什么地方?”

少女露出一脸白痴和无知的表情,虽然她心中暗暗羞恼,知道那是妓院,可少女的矜持怎好意思说出口,故意回问一句,想以此表示她心灵的纯真和身体的纯洁。

“把自己家人都忘记的人,真是可怜!”

谩骂刺激的语言刚刚从罗天嘴中说出,就听面容骄艳的女子大骂,你家才是开妓院的。”女子话刚刚说完,感觉说漏嘴了,双眼冒出火花。

天市中有不少爱看笑话的佣兵和冒险者,听着如此明显的嘲讽,看着这位装作天真却又咄咄逼人的女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有的还吹起了流氓口哨。

“吴琼哥哥……”

少女窘迫难堪之极时,吴琼也有感伤了面子,可谁叫自己摊上这样一个嚼舌的表妹呢?可,想起昨晚的**,被**侵蚀的大脑……

“罗天,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不过,就算你有个贵族头衔,你也依然是个废物!”看着罗天鄙视的眼神,吴琼眼中闪过一丝毒辣,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女人。

“废物,哪又怎样?至少比从花草巷里出来的人男人。”罗天最记恨别人骂他是废物,听到吴琼的攻击,出言嘲讽。

“你……你必须为你的话道歉。”

吴琼何曾想过罗天这个废物竟然连敢出言羞辱自己,心中怒火和贵族的傲气让他立刻拔出背上的剑,剑身散发出寒意,剑体隐藏着杀意。

“道歉,必须!”

“只有战死的神,没有屈辱的汉。”罗天说完,手中的剑也放在胸前。

“耻辱已经让罗天忘记了畏惧!”

罗天的强硬出乎吴琼的意料之外,按照罗天永远要停留在武者的战力,和自己一个拥有武士战力相对抗,那无意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的找死。

想到这里,吴琼嘴角露出快意的微笑,“如果能把罗天斩杀,不但能削弱罗家一个贵族头衔的名单,还能提高自己在魔焰城的声望和家族的地位,无异于给以后争夺家族族长职位奠定了基础。”

机会稍纵既失,抓住才是王道。

“既然这样,那就接受我的挑战吧。”吴琼说完,剑指向罗天,这是挑战。

“不用废话。”罗天大吼一声,怒火燃烧心田,人格不容侵犯。

“你找死。”

吴琼话落剑起,他那剑身发出的流光直逼罗天的面门,杀意一起,剑欲鸣。

罗天手中的寛剑猛然抬起,那厚重的剑身逼向对面,没有躲避,没有畏惧,剑对剑,拼死的打法,吴琼还是第一次见……

占领先机的吴琼为了躲避两败俱伤的局面,剑一转,身子轻飒,结束第一个回个的交战,心理大骂:“该死,竟然这样战,那就不要怪我了,让你停止呼吸空气的时间来的早点。”

聚气凝力,剑在吴琼手中旋转,刁钻的刺向罗天,嘴角流露出明显的恨意,这一剑暗含武士独有的战力。

聚气凝力,是武士独有的武技,也是武士身份的象征。

“看你怎么接下这一剑。”

吴琼话刚刚说完,剑飞到罗天眼前,那武士战力凝聚的气旋让罗天的脸色一变。拥有废材之名的他,永远,永远不能获得这样的战力,既然不能,那就拼死一战,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哐当”一声兵器的摩擦声,两个兵器相撞,吴琼后退两步,擦着嘴角的血丝,胸口一沉,发出一声闷响。

罗天更是不堪,那胸口已经被血染红一片,也不知道退了多少步,倒在地上,这伤远远受的比吴琼狠,比吴琼重,比吴琼深。

艰难的爬起身,扶着剑,战立在沾满自己血迹的地面上,缓缓提起剑,看着铁剑上的缺口,罗天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目光,再看吴琼的剑完好无损,心中一阵凄凉。

家族连一把好剑都没给自己,是自己太差,还是家族早以把自己放弃了。也罢,没有牵挂,战,才能心无旁骛。

“啊……”罗天一声怒吼,脚下蹬起沉沙,身影爆射而出,如恶虎一般冲向对面。

看着发狂的罗天,吴琼心中闪过后悔的念头,“去死。”吴琼凝聚战力气旋,那武士级别的战力完全呈现。

“嘶…”空中发出武器的撞击声,蹦出花火。

”咔嚓。”罗天剑被削了尖,罗天也被吴琼打到泥里面,血流了一地,那落地红染的大地略显刺眼。

当大家以为结束了,吴琼以为胜利时,地上的罗天猛然站起,无尖的剑刺向

《弑杀天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