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妙手绘春》妙手绘春的含义 HE 妙手绘春Twink

妙手绘春

古代言情已完结

蔻羽舞衣新书《妙手绘春》由蔻羽舞衣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虞笑嫣,陈婉如,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说什么?二爷这几天都留宿在秋夕房里?”江家老夫人陈婉如将茶盏重重地搁在小几上。菜汤溅出来烫得她一缩手。 “小姐,秋夕可是你亲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9 18:09: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蔻羽舞衣新书《妙手绘春》由蔻羽舞衣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虞笑嫣,陈婉如,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说什么?二爷这几天都留宿在秋夕房里?”江家老夫人陈婉如将茶盏重重地搁在小几上。菜汤溅出来烫得她一缩手。 “小姐,秋夕可是你亲

《妙手绘春》免费试读

“你说什么?二爷这几天都留宿在秋夕房里?”江家老夫人陈婉如将茶盏重重地搁在小几上。菜汤溅出来烫得她一缩手。

“小姐,秋夕可是你亲手送到二爷床上的!”一身暗绿色衣袍的王嬷嬷垂首站在陈婉如跟前。

“当初我不是为了让她去分香婵的宠么?谁知道……”陈婉如看了看自己陪嫁过来的看护嬷嬷。

“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王嬷嬷是看着陈婉如长大的,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客气,“这前我就警告过你,秋夕那蹄子可不是个任人搓圆捏扁的主。她的心大着呢!”

陈婉如忧心忡忡地道:“以前从不觉得二爷是个滥情人的,如今看来……”

王嬷嬷冷笑道:“二爷已不是当初那个在金水桥追着你还手绢的少年郎了。他能在老太爷过世时与你暗通曲款,不过是看着陈家的势力罢了。如果不是小姐你给舅老爷一封密信,二爷哪能这么顺利地坐上家主的位置?如今他的翅膀硬了,当然不用顾虑你的感受了。”

陈婉如皱了皱眉头,缓缓道:“不是嬷嬷想的那样,二爷是从别院那位进门后才对我冷了下来的……”

“呵——”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事王嬷嬷更来气了,“原本相安无事,二爷和你暗中来往就罢了。你偏要去招惹她!这事如果是一般丫头仆妇撞见了,乱棍打死也就算了。可她好歹也是老太爷定下的江家二夫人。二爷只能把她送到别院看着。”

“嬷嬷,我是不甘心呐!”陈婉如猛地扑到王嬷嬷身上怯哭起来,“当初二爷初见我时,一往情深。他说过他会想法退掉虞家的亲事,娶我进门的……谁知道我……”

看着平日持重,在外人面前摆着老夫人架子的陈婉如终于流露出了二十岁**的委屈,王嬷嬷放暖了语气:“这就是命。要怪只怪那天杀的贼子。如果那天你不去明香寺进香,如果那天不是突降暴雨,如果那天我不是有病……怎么会让你给江家老太爷救下?怎么会让他看光了你的身子?”

“我不信命!我的命都苦成这样了,还要怎么苦呢?”陈婉如恨恨地从王嬷嬷怀里抬起头,狠声道,“我当初没有得到二爷,如今还不是一样得到了么?我要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夫人!我要为他生儿育女!”

“祖宗!”王嬷嬷慌慌地捂住她的嘴,“这话以后可不许再说了。你和二爷的事若是给外人知道了,谁都活不成了……”

陈婉如瞬间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道:“嬷嬷,我们得想法让别院那位回来!”

“你疯了!”王嬷嬷且惊且怒。

陈婉如唇角泛起淡淡的笑意:“南院那些狐媚子各个都有拿手的绝招。二爷面冷心软,必是听不得她们的妖言媚语。这事我管不得,别院那位可是正经的二夫人。难不成她还管不得么?”

“你又是在引火烧身!”王嬷嬷断然否决。

陈婉如不为所动,闲闲地道:“这事嬷嬷不用担心。虞笑嫣一幅《兰草图》已让二爷给她判了死刑。她回来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说不定二爷还会因为看见她想起我的好来!”

“你就不怕……”

陈婉如嗤笑道:“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把这事说出去。她在落月村还有父母兄长呢!二爷做事的手段你不是没见过。如今我可是她名正言顺的婆婆。婆婆训媳妇,天经地义!”

可是,当江家的仆妇来到松林坡的别院说明来意时。虞笑嫣身边的大丫环小慧进入室内片刻后,满脸歉意地道:“各位婶婶来得不巧,二夫人身上不适,还想在别院静养些时日。各位请回吧!”

一干仆妇个个纳闷。这位二夫人新婚第二天便搬来别院养病,这一养便是一年多。如今老夫人发话要接她回去,她倒推却起来了!

为首的婆子拉住别院的管事江顺询问二夫人的近况。管事直言道:“二夫人的确抱恙在身,来别院一年多从未断过汤药。平日也只是静静地在书房看书写字,足不出户。”

虞笑嫣在房内看着一群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冷笑不止。这一定是陈婉如的手笔吧。江无邪对她的怨恨是恨不得她立马死去才好,怎么可能接她回去呢?

“夫人怎么不回去呢?”小娟不满道,“夫人大好青Chun难道就真的要埋没在这荒凉的别院了么?”

小慧瞪了小娟一眼,道:“夫人当然是要回去的。但是得二爷亲自来接才成!”

虞笑嫣但笑不语。就在这里终老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松林坡,顾名思义,满山都是苍翠挺拔的松树。风过处,松涛阵阵,木叶的清香扑面而来,干净而纯粹。别院的书房有不少珍藏的古籍,听下人们讲,每年入伏,江老太爷都会来别院小住。自老太爷过世后,二爷从来不曾来过别院。虞笑嫣了然,他能做出那种污垢之事,到别院来只会污了老太爷生前的清雅。

又是冬至,虞笑嫣一大早命小慧备好东西准备去上京郊外的明香寺上香。

“二夫人要出去么?”江顺惊异不已。

虞笑嫣不语,口快的小娟冷笑道:“二夫人是来别院养病的,不是被关在别院的犯人!”

江顺忙陪笑着着人备车。

明香寺是上京香火最盛的庙宇,每日香客如织。虞笑嫣一下马车,但引起了过往香客的注意。在贵女如云的上京,美而不媚,雅而不淡的虞笑嫣如一朵盛开在红尘俗世中的白莲。万般颜色阅尽,唯她独好。

今天是她十七岁的生辰,也是阿娘的受难日。她这一年多来一直与家里有书信往来,阿爹和哥哥都说家里一切都好。她却知道,阿娘一定因为思念她而彻夜难眠。她的回信也只报喜不报忧,不知心思慎密的阿爹是否能从字里行间看出端倪。

观音殿中的老尼一双老眼看透世事,见下跪在观世音面前的妇人虽然衣着朴素,但行止尊贵,忙道:“夫人若是诚心,倒可随贫尼去偏殿拜拜送子观音。明香寺的送子观音百求百灵……”

虞笑嫣抬起头来,淡淡地道:“多谢师太,我用不着。”

老尼这才看清虞笑嫣的真容,失口叫道:“观世音娘娘……”忽又觉察出自己失态,忙道,“是贫尼失言,不知夫人新寡……”

虞笑嫣漠然地起身离去了。新寡,倒有几分像在说她。

有好事者已将老尼将虞笑嫣误认作观世音的话传开了。不等虞笑嫣拜完菩萨,有意无意尾随者已有数十人。

来明香寺上香的善男信女多了,上京中的纨绔子弟也跟着多起来。平日里他们专挑美貌动人的小姐们瞅,遇上家世平常的,还会上前搭讪两句。不过也止于搭讪而已,佛门净地,岂由得他们胡来?

“公子们,适可而止吧。不要惹出麻烦来。”今日明香寺虽不是庙会,来的纨绔不多,但全都跟在了虞笑嫣身后。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出来阻止。

“老爷子您也年轻过吧?”一个纨绔轻笑道,“再说了,自四年前光禄寺署正陈大人的妹妹在明香寺上香回城时遇到贼子后,明香寺周遭巡视的衙役就没断过。日子太平着呢!会有什么麻烦?”

另一个接口道:“可恨那日我怎么就没有来明香寺呢?不然救下陈家小姐的怎么轮得到江家老太爷?”

“你是说陈家小姐当日受了委屈才嫁入江家做了填房的么?”又有人兴奋地接下了话茬儿。

“嘘——”那纨绔见众人都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故作姿态道,“这你们就想歪了。据说是陈家小姐当日衣冠不整地被江老太爷救了出来。一个闺阁小姐,无论你身份再尊贵,这辈子也算完了。幸而江家虽不是官宦之家,但也富甲一方,嫁入江家做正房夫人也不算委屈。”

“呵——”有人笑道,“你现在去问陈小姐委屈不委屈吧!”

虞笑嫣脚步未停,却将这桩公案听了个完。她一直刻意地不去打听江家老夫人陈婉如的事,今天是想不知道也难了。

《妙手绘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