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武道伐天录》天武道祖 BG文 武道伐天录年下攻

武道伐天录

武侠连载中

《武道伐天录》由网络作家滇池泡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武光,耿思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郑顺礼出去购买食物以后,武光和耿思媛便在营地内等待。 之前他也出去买过东西,但似乎没有这次那么久。 两人正疑惑时,突然传来了马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8 18:05: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武道伐天录》由网络作家滇池泡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武光,耿思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郑顺礼出去购买食物以后,武光和耿思媛便在营地内等待。 之前他也出去买过东西,但似乎没有这次那么久。 两人正疑惑时,突然传来了马蹄

《武道伐天录》免费试读

郑顺礼出去购买食物以后,武光和耿思媛便在营地内等待。

之前他也出去买过东西,但似乎没有这次那么久。

两人正疑惑时,突然传来了马蹄声。

随着马蹄铁踏在地上的声音,武光和耿思媛发现来者并不是郑顺礼,而是一个高高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根齐眉棍。

"高远!"武光认出了来人,来不及上马,他直接拉上耿思媛就走。

才跑出几步,却发现她根本跑不了,被自己拉得走的歪歪扭扭的。

原来耿小姐不是三寸金莲,但也是缠过脚的,她的小脚根本没法在野外崎岖不平的地方奔跑。

现在危急时刻,武光也顾不上什么礼教了,直接背起耿思媛就往林子里跑。

耿小姐愣了一下,但也由他背了。

高远也跳下马,追在两人身后。

武光听到高远追着自己的声音,后脖子一阵发麻,自己不背人都未必跑得过高远,更何况现在背着耿思媛。

情急之下,他只有尽量跑成之字形,并专挑复杂的路走。

这个策略奏效了,因为武光虽然走地很急,但他是看清楚路再走的。而高远在后面追着他,又要看路,又要看人,距离慢慢就拉开了。

但就在此时,武光突然发现眼前没有路了,前面怪石遍布,恶木丛生,只有一条石路孤孤零零。

他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跑,终于还是发现这是一条死路,前面只有一个坟墓,周围被草木石团团围住,唯一的出路就是刚刚的来路!

高远走了过来,彻底将两人逼入了绝境。

那座坟墓,上面杂草丛生,积灰如毯,都不知道多少年没人祭扫了。

造化弄人,今天竟要这两个年轻人来给这孤魂野鬼做伴!

但高远没有做出敌对的架势,只是看着武光,双方陷入了僵持。

武光伸手去摸刀,结果这才想起自己跑得太突然,没有带上刀。

"你把我放下来吧。"耿思媛对武光说道,她被放了下来,站在了武光身后。

这不会是梦吧?

武光曾经梦到过很多次,高远来找自己寻仇的场景。他希望这只是又一个噩梦,希望自己待会儿就能醒来,然后感叹这是虚惊一场。

但高远开口了,他的话语打断了武光的思绪,这并不是梦。

"武光,我不是来和你斗的。"

武光的手攥得更紧了,他不会忘记这个男人曾希望拿自己的脑袋,来引起太祖门和求志塾的战争。

高远拿着棍子一个拱手,又深鞠躬一下,这是武人的礼仪。但不是对武光做的,是对耿思媛行的礼。

"耿小姐,我是你舅舅派来接你的。"

耿思媛听了高远的话,从武光背后露出脸来,她嫌弃地问:"哪个舅舅?"

"是解承渊老爷。"

之前武光也见过耿光宗的一个舅子,是个叫蛟二的胖子,但他不过是耿光宗小妾的兄弟,根本不配跟耿思媛攀亲戚。

高远说的这个解承渊,才是出自世家的耿思媛母亲的亲弟弟。

疑惑一下充满了武光的内心,这是怎么回事?

高远不是来杀自己的吗?他跟袭击镖队的朱镖头是什么关联?

"有何凭证?"耿思媛问道。

高远从身上拿出一封书信,往前走了几步,放在了地上。放完,又退回原处,表示无敌意。

耿思媛扶着武光往前走了几步,小心翼翼,然后捡起了书信。

她打开一看,确实是舅舅的字迹,也盖有他的私章,并明确说明了让高远来接自己。

武光无暇去看那封信,但他看到耿思媛的表情变化了,可能那封信确实是真的。

耿小姐露出苦涩的表情,她说:"我跟你走,但你不要伤害他。"

"他"说的是自己,武光知道,但耿小姐真的要走了,他心里还是隐隐约约不放心。

"我脚有些酸了,你过来扶一下我吧吧。"她对高远说道。

"恕小人无礼了。"高远说完,恭恭敬敬的走了过来。

他走近时,刚想搀扶,就看见耿思媛手中手中金光一闪。

高远下意识一扭脖子,但还是感到一阵疼痛。他用手一捂,发现被扎了一个口子,还好扎在肉厚的地方。

耿思媛手里亮出一个镂空的金钗,又向高远扎去,结果手被高远一拧,疼得她啊的一声,松开了手里的金钗。

高远气急败坏,此刻早就忘记尊卑了。

武光刚刚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立刻趁机进步,直接一掌探马打向高远面部。

高远一松开耿思媛,直接用棍子竖着革开武光的手,一近身又用棍子托起他的大臂,然后勾过他的脖子后面。

此时,棍子的一端支在武光脑后,另一端别住他手臂前面,一用力就将武光直接擒在地上。

此为棍法中的霸王撑槁擒法,变化多端。

眼看武光危急之时,石路上传来脚步声,靴子踏地声音清晰可辩。

来者显然不是郑顺礼,而是一个络腮胡子的黑脸大汉。

他一步一步落在石子路上,步法极其稳健,左手按在腰间长刀的刀鞘上。

武光惊讶地认出这个人,他就是之前在酒店里,陈老头让三个年轻人送钱的那个大汉。

"在下是太祖门的'长身鬼'高远,敢问阁下名姓?"高远的脸色,似乎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那汉子听了高远的话,一脚在石路上站定,左手将刀一撇向旁边。

"我是窦二东!"

大汉的声音,穿透了整个林子,在面前的三人耳边震响。

武光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高远听了十分震惊,他问道:"早闻窦二爷大名,只是不知道今日到此地是为何事?"

"为了让你放了这两个年轻人!"

"这。。。我受人之托,恕不能从命!不知道窦二爷是什么原因,要我放这两人?!"高远面露难色,看来自己刚刚不妙的预感成真了。

"我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看不惯你欺负两个小孩子。天不管你,我也要管!"窦二东言简意赅,不给高远任何余地。

高远咬咬牙,松开擒拿武光的棍子,跳开一边。

但他可没有放弃的意思,骂到:"我谅你有侠名,没想到也是个不明事理的人!"

"我今天不管这事,才是有负侠名!"

气氛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边缘,窦二东身体前倾,右手按上了刀柄。

而高远前手用反手,摆出了中平势。

窦二爷抢先出手,一脚踏出,右手将刀斜撩出鞘,一出鞘立刻变线砍向高远的手臂。

高远立刻将棍子略微收回一护,长刀当的一声在棍子上砍出一道刀痕。

窦二东将刀拉回,换为两手共持,而高远直接将棍子一翻,前手反手翻成正手,后端翻出成前端,劈向窦二东面部。

高远用的是活把棍法,乃是正宗太祖棍。

活把棍看似眼花缭乱,但其实简单可靠,其巧妙在于正反手的转换。

总是一手为主,一手为副,条理清晰,并不是舞花之类。以主手为轴,前后互换,左右互换,都是主手换了,副手再顺势一接就好。

而通过正反手的转换,可以轻易实现长短距离的互换。

刚刚伸长的棍子,正反手一换就可以变成短棍入身近战,防不胜防。

又或者棍子被敌人打歪时,可以顺势一换正反手,立刻恢复攻势,死中返活。

高远刚刚用反手摆出中平,窦二东拔刀的一击,将他棍子打歪,但他顺势反手一转成正手,立刻就打向窦二东的脸。

但窦二东两手一收,像挥旗子一样将刀往身侧一拨。

一声响,长刀架住了齐眉棍,高远一用力,棍子顺刀身向窦二东削来,这是棍法中最难防的招数。

但不是对窦二东而言,他顺着对方的削势一刷,高远的棍子立刻被刷落在一旁。

这个动作很小,但不是绝妙的操作是不能做到的。

高远下意识将棍子提起,这是他人生中犯的最后一个错误。

他棍子一起,窦二东立刻往他外门斜进左右两步。

蹲身一坐,刀如闪电一般从下方撩起,砍断了高远前手大臂下的肌腱,又一刀翻出,一阵银光闪过高远的耳侧,砍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长身鬼的血洒落在石道上,好像一朵朵梅花,至少高远死的时候,情形还是壮丽的。

《武道伐天录》 免费阅读章节

《武道伐天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