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下经纶》天下经纶结局 kuso 天下经纶全文无弹窗阅读

天下经纶

玄幻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下经纶》的小说,是作者衣冠似雪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午夜时分,偏远的六石镇显的格外冷清! 没有通宵营业的酒肆,更没有东都等繁华地区的莺莺燕燕。在这里居住的,大多数都是些朴实的平头百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9 06:10: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下经纶》的小说,是作者衣冠似雪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午夜时分,偏远的六石镇显的格外冷清! 没有通宵营业的酒肆,更没有东都等繁华地区的莺莺燕燕。在这里居住的,大多数都是些朴实的平头百

《天下经纶》免费试读

午夜时分,偏远的六石镇显的格外冷清!

没有通宵营业的酒肆,更没有东都等繁华地区的莺莺燕燕。在这里居住的,大多数都是些朴实的平头百姓。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漆黑的夜色下,有一个身体单薄的年轻人正猫着身子游走在一面院墙之下。

他年纪也不过十五、六,骨瘦如柴。面色略显苍白的他,身上只穿着件单薄的棉衣。

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忽然,他眼前一亮。弓着身子,就朝已经找到的小洞口爬了进去。

“娘亲,您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孩儿!”他的右手忽然从在衣服里掏出一把并不尖利的小刀出来,心中小声告慰道。

随即,他就蹑手蹑脚的来到一个房间的门口。房门并没有上锁,他轻推出一条缝后就钻了进去,将房门轻轻关上。

房间并不大,但是一片昏暗。所以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在摸到床榻的那一刹那他迅速匍匐到了床下,然后一动不动地静静等待。

单单是为了进入李府的院门,裴东来就已经准备了好几天。

得知今天李家老爷受邀出去喝酒,裴东来才总算有机会趁着夜色摸入他房间准备报仇!

是的,报仇!

其实裴东来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个灵魂,当初在古玩市场淘到了一幅当年由明朝书法家李东阳亲笔临摹的《正气歌》,捺不住兴奋观赏了半夜,醒来后竟莫名其妙的重生到了这个世界。

前世作为孤儿的穿越者裴东来,自然很难融入到这一世的身世环境之中,但是母亲为自己所做的件件细小入微的事情却如同印刻,历历尽在脑海。

还记得在刚满百日那天,母亲就抱着自己跪在村中一个老秀才家门口求名。事实上母亲并不知道,老秀才很敷衍的为自己的儿子起了个‘东来’的名字。原因竟只是:孩子的父亲是打东边来的。

在自己刚到五岁的时候,母亲再次苦苦哀求让老秀才收了自己成为村中的学童之一。

那时候的裴东来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一心不忍辜负母亲望子成龙的梦想。他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总会无端的坐在家门口远望东边,也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对自己学业上异常的苛刻。

真的,只是简单的望子成龙么?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裴东来知道母亲对自己是打从心底的疼爱。

裴东来打小就身体虚弱。一旦受风便会轻咳不止,有时候甚至会晕厥过去。

为了给他调治,母亲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荒山野岭寻觅草药。

…………………………………………………..

而裴东来也确实没有辜负母亲的希望,以神童之名考取了秀才。不过他怎么都没想到,荣华归日竟是生死别时,母亲已亡故。而死亡的原因,众所周知——在被镇上的李老爷骚扰逼迫下,**身亡!

其实村里谁都不知道裴东来的父亲是谁,只知道当年有一拨军队驻留离开后不久母亲就怀孕了。

自从生下裴东来后,那些踏平了裴家门槛的媒婆们就少有登门了。

但这不代表就没有人对自己的母亲有着觊觎之念,像李老爷,一颗色心放纵得狗胆天大,常常是连番骚扰。趁着裴东来赶考,竟派了人将母亲强掠到李府,意欲施暴,使得她刚烈自尽而亡。

李老爷空沾了一条人命在手,竟然将裴东来的母亲抛尸门外!而后被邻里看见,方才抬了回来。

由于母亲是**身亡,加上李老爷诸方打点,竟浑若无事,依旧逍遥法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裴东来心头紧得一缩,伏在床底屏住呼吸。

“老爷,夫人那边……”

李老爷醉眼一瞪,挥挥手道:“别他——妈,提、提——那个母……老虎,滚下去!”

看到这副情形,仆人马上弓着身子退出了房间。

谁都没发现,床底下竟然盘缩着一个人。

没过多久,裴东来就隐隐听到了上面响起了阵阵鼾声。

不过裴东来并没有贸然行动,他耐着Xing子多等了一刻钟后才爬出床底。

此时的他衣裳后面全部都被汗渍打湿,握着小刀的右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心跳剧烈得像是要破膛而出,裴东来小心翼翼的靠近床头,被浓烈的酒气熏得呼吸困难,眼里的恨意也越发浓郁起来。

只见他冷不丁的就伸手捂住李老爷的鼻口,右手的小刀在夜晕中光亮一闪,便猛然插入李老爷的脖颈处。

李老爷梦中惊痛醒来,紧紧抓住了裴东来的右手,双脚乱蹬。

“噗!”

只见裴东来手中的刀,狠狠的转动了一下。

鲜血顿时像酒瓶被抽了塞子,翻着沫子汩汩涌出。

李老爷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两脚也绷的笔直,惟独那双死鱼眼睛依旧圆鼓鼓地瞪着裴东来。

裴东来已经冷静下来,再也没有刚才等待时的紧张。他缓缓将插在李老爷脖颈中的小刀抽了出来,站在原地就这样跟已经死去的李老爷四目相对。

可能是因为一击必杀,所以裴东来并没有惊醒李府的其他人。

等真正出了李府之外时,他才头也不回地撒腿狂奔起来。

“咳……咳……”跑到离村口不到几百米远的地方,裴东来才扶着大树开始剧烈的咳起来。先前一直忍着,这会儿才感觉连肺都要咳出来。

回想起刚才杀人的一幕,裴东来禁不住反胃,在树边吐了起来。

不论前生还是今世,他都没杀过人。

良久,才恢复了些许力气。

裴东来就弯下身子开始挖坑——这些呕吐物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搞不好到时候就要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一切清理干净,裴东来才迈起脚步往离村子不远的小山坡走去。

小山坡上没有一丝人烟,倒是林立着不少的坟包。而一座新坟边上,则搭了个简易的草棚。裴东来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他要为自己的母亲守孝百日。

“咳咳……娘亲,孩儿总算是为您报仇了!”裴东来跪倒在坟前,:“您平日教诲我要上进,要施善。不记小恶,心怀正义!但天不开眼,竟然让如此凶残之人逍遥法外。孩儿不单单是为您报仇,更是为世间除害!希望您在天之灵,原谅孩儿……”

说完,裴东来对着墓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将身上的小刀,埋在了母亲的坟前。希望能藉此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现在天色已晚,想来不会有什么人会注意到这边微弱的火光。就算注意到,也只会以为我在生火取暖!”裴东来找出几天前未洗的旧衣服换上,又烧埋了血衣,不留下丝毫的线索。

回到草棚内的裴东来点染油灯,取出一块与自己身份极不相符的锦鲤玉佩挂到了腰间,又翻出一个油布包,小心翼翼取出《往生经》轻声朗读。

油布包内有好几本已经纸张泛黄的书籍,这本《往生经》则是裴东来专程去寺庙中求借来的。唯恐受潮破损,所以不读时都是与其他书一起用油布包裹起来。

那块锦鲤玉佩,据说是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父亲留下的物件。一开始母亲守着这块玉佩生活,就像是守着某种承诺。直到年初,裴东来十六岁成年了,母亲才将玉佩转交给了他。并且千叮咛、万嘱咐,哪怕是穷的路边乞讨都不能卖掉这块玉佩。

“不知道母亲是怎么想的,如果有一天我能遇上他!定要问他究竟是为何让您苦等十几载,定要让他来到您的坟前忏悔!”

裴东来虽然内心抑郁,甚至对那位父亲有些憎恨,但依旧没有忤逆了母亲的嘱咐。而且后来的他也慢慢发现了玉佩的奇妙之处:前段时间参加科考时他有些紧张,佩玉之处却似乎腾升起阵阵清气,使人心绪平宁,神澄气爽。

朗诵了许久的《往生经》,裴东来依然混无睡意。

“第一次沾染血腥,心情还是没法平复吧!”裴东来在心中暗暗想着。

杀死李老爷的那一幕又开始回旋在眼前,黑暗里混杂着酒臭汩汩涌流的黏稠血气,滴答滴答掉落在土地上溅起的泥腥味,死人凸鼓出来的眼珠子……一股暴虐的情绪在胸口蔓延。

裴东来双目赤红,胸口剧烈的起伏,不可抑止的狂咳了起来。

脑子中、眼睛里全都是小刀捅进李老爷咽喉转动拔出,血水喷溅的那一幕!

一股杀气,不可抑制的狂飙了出来。

忽然,腰间那块锦鲤玉佩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流涌入裴东来的脑海之中。

随着这股气流,裴东来有若混沌的脑海渐渐清明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以前的裴东来,可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情况。

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玄罡六式……第一式,引玄入境……”

顿时,裴东来的脑海中出现一名老者演示着玄罡六式。这六式绝学属于力量逐步叠加,第三式爆发之时让裴东来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

良久之后,他才目瞪口呆的呢喃道:“这就是武道修炼?第三式便有这般威能?”

自从裴东来重生之后,就发现这个世界充满着各种光怪陆奇。特别是武道修为,传闻修为达到高深时可以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可惜六石镇地处偏远,他根本接触不到这方面的一些东西。

紧攥着锦鲤玉佩,那股清气流动的感觉更是鲜明。裴东来周身都暖洋洋起来,咳嗽也停了:“我自幼体弱多病,而这块玉佩不仅能让我修炼武道,更能蕴养我的体质!”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缘故,裴东来就不会有今天这次的冒险报仇。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天生的这个毛病,裴东来肯定会以更摧枯拉朽的方式报复六石李氏。

“我要修行武道,今生定要将自己的命

《天下经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