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别歌》别歌曲薛之谦 别扭受 别歌免费阅读

别歌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别歌》是金英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姬云燚,山好,书中主要讲述了: 是的,出谷以来,一路上,山好、水好、心情好,什么都很好,惟一不好的,是我的身体。随着活动范围的逐渐扩大,我们行程的逐渐拉长,我清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8 18:05: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别歌》是金英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姬云燚,山好,书中主要讲述了: 是的,出谷以来,一路上,山好、水好、心情好,什么都很好,惟一不好的,是我的身体。随着活动范围的逐渐扩大,我们行程的逐渐拉长,我清

《别歌》免费试读

是的,出谷以来,一路上,山好、水好、心情好,什么都很好,惟一不好的,是我的身体。随着活动范围的逐渐扩大,我们行程的逐渐拉长,我清醒的时间是越来越短。

美人说,那是因为我伤势未愈,又长途劳顿之故。也是,我九死一生,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没死掉,如今才过去短短四个月,就能外出游山玩水,那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了。长时间的昏睡也很正常吧。毕竟睡眠最能补充体力的不是?更何况,美人在我身边呢,他会医治我,会保护我,我还怕什么。

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的伤既然未好,美人又为何要带我出谷呢?

睡的时候,美人赶路;醒的时候,任由我游玩戏耍。尽管一路上,我们大都拣着偏僻的山林小道走,却也更让我见识了这未曾被污染破坏过的美丽景色。

终于自由自在的在这世间游历,我才知道五年来自己自以为的宋朝根本就和我现在所处的空间毫无关联。这里完全是一个不存在于史书中的时代。津,是这个国家的名称。现在是太康十二年,当今的皇帝,是年仅十五即登基为王的姬云燚。姬云燚,没想到竟和我要嫁之人的名字一字之差。乍听之下,还真是吓了一跳。这是个国泰民安、繁荣昌盛的朝代,据说都是这姬王登基以后,励精图治所得。看来,我所生活的,还是一个挺不错的时代。

“美人,津城就是国都吗?你去过没有?那里大不大?好不好玩?”

一手接过美人递过来的水囊和药丸,我一边吃,一边趁着现在精神还不错的时候,履行我身为“麻雀”的职责。

“我们要在津城呆多久呢?我们去做什么?下一站我们又往哪里走?”

苦苦的药丸下肚,我伸直了手。美人也颇有默契地递上两颗蜜饯。

“找人。”

“喔。什么人?你的朋友吗?什么样子的朋友呢?我都没听你说过。”

“走吧。”

美人直接忽略我的问题,起身去牵在溪边踩水踩得正欢的雷冥。我早就习惯了,也不以为意地跟着从地上爬起来,拍拍一屁股的草屑。非常不服气的看着前方的美人,他雪白的衣衫,干干净净,别说草屑了,恐怕连一粒灰尘都没有。同样都是坐,为什么区别就那么大?没想通啊。

其实我不是很想去津城。那里是姬家的地盘,万一碰到怎么办?但是,也许碰不到呢?就算碰到,他们家的人也不会认识我吧,而且搞不好都以为我已经摔死了。美人没有把我送回上官家,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那个上官默儿,那他就更不可能知道我婚配的夫家了。想来想去,似乎都是我庸人自扰。不管了,先去了再说,国都呐,不去看看岂不可惜。还有美人要找的人,我也很好奇呐。

津城,我来了。迷迷糊糊,我又睡着了。靠着美人的胸膛,舒适而温暖,安安心心地沉沉睡去。

国都的繁华果然是别处无法比拟的。一穿过津城的城门,我就无法自己地惊叹连连。这座国之中心的城市,其经济之发达、人民之富裕,从街道建筑以及来往人群的穿衣打扮即可窥见。街边商铺林立,贸易频繁,市集喧闹,一路都引来旁人疑惑目光的美人这一身稍显怪异的装扮,淹没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里,倒也没有那么突兀了。

“好丑。”

情不自禁地盯着从雷冥旁边走过的女子身影猛瞧,再对比自己身上这件当初自以为梦幻如芭比的粉色裙装,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乡下丫头,土得掉渣。

“好丑喔。”

还是没反应。可怜兮兮地望一眼牵着马走的美人,再充满渴望地看着写着“绣庄”两个大字的服装铺子越离越远。呜呜呜,漂亮的衣服,人家也想要。时代再怎么变,我追求美丽的渴望可是一点也没变。暗示,没反应;我又没有足够厚的脸皮明示。呜呜呜,我穿得好看一点,也是美人你有面子呀。可恶,居然都没反应。

又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擦身而过,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这套,真的好丑。

我郁闷地翘高嘴巴,低下头兀自生起闷气来。

“到了。”

等到美人伸手把我从马背上抱下来的时候,我的嘴角还能挂三斤猪油。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机灵的伙计眼珠子骨碌碌直转地打量着我们,估量着我们究竟具备多大的消费能力。

“一间上房。”

“好咧,一间上房。呃?两位客官是夫妻?”

“要你管。吃饱了没事做呀?”我不爽地顶回去,正好把自己的怨气发泄发泄。

“对不住,客官莫生气。小的多事了,两位请随我来。”

出谷以来,只要住店,总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也知道自己看起来还没有大到能做某人的妻子,也没有小到像是某人的女儿。这一男一女,即不像夫妻,却又同居一室,不引来好奇之人的猜测才叫奇怪。而我,本身就没有这个时代男女授受不清的概念,对于美人每次只要一间房的行为,我自动的解释为:为了省钱。

伙计倒也看惯了脸色,见我一脸不爽,心中就算有再多的疑惑,也不再表露什么。动作麻利地按照美人的吩咐准备了饭菜。酒足饭饱之后,天色也暗下来了。

“睡吧。”

听话的爬上床,拉好被子,闭好眼睛,嘴依然厥得老高。对于美人无视我的要求这件事,我还在生气当中。忘记了这几个月以来,我吃他的、穿他的、用他的、住他的,一路上还要求东要求西,得不到满足就耍脾气,这个好像不是报答救命恩人的道理咧。

“哎。”

叹气了,有希望。

“改天给你买。”

宾果,成功。

我开心地睁开眼,盯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见他眼神中的无奈,甜甜地笑眯了眼。

“美人,我就知道你最好。谢谢。晚安。明天见。”

这回是做个美梦了。梦里我换上美人买来的新衣裳,倾城倾国。我站在美人的身旁,终于也能和他相匹配。然后我们一起变成了神仙,在天上快乐地飞呀、飞呀、飞呀、飞呀……。

《别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